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1898章 雪洗虏尘静,风约楚云留

第1898章 雪洗虏尘静,风约楚云留(1 / 2)

速不台、木华黎、鲲鹏同属金帐武士,所谓家法,就是以酷刑对待叛徒,至死方休。

但因金宋两军正在不远交戈,此番对鲲鹏的处置应因地制宜,手起刀落给他个痛快。

当是时,鲲鹏已万念俱灰、完全没抗辩的意愿,本也不可能逃得过速不台的刀势。恍惚间他两耳失聪,头晕目眩,其余一切都不清楚,只记得有几道强光先一撇、再一捺,在他的脸上、给他的人生划出个大大的“x”……突然又砰一声响硬生生穿破耳膜,直将他惊回魂来,却迅即震晕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再睁开眼。世界彻底安静了,他呆呆躺在地上。望着雨停后滚滚来去的天云,它们很薄,很虚,很快,形状有时候会变得像狗一样——果不其然,“白云苍狗”,天色大亮,兄弟们都离去了,只剩我一人还在原地……

奇怪,我为何没死,好像身上是干的,怎么我刚刚没被雨淋吗?

鲲鹏一骨碌爬坐起,这才看到有个黑衣男人,沉默在侧等着他醒,适才应该给他遮过风挡过雨。那点雨对那个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如果浇在心灰意冷的鲲鹏身上,则必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醒了。”那人本该是敌人,可鲲鹏对他一点戒心都没有,鲲鹏就知道他不会害自己。

然而鲲鹏还是很尴尬,一边泪在眼眶打转,一边不自觉往后缩、保持距离:“怎么,是你,救了我。”

“不是。是我徒弟,辜听弦。”林阡告诉鲲鹏,木华黎处决鲲鹏时,适逢辜听弦闻知中部有变、从州西分兵来援,彼时林陌和郝定尚在胶着,故而这两方面军都比辜听弦晚到一步。

许是鲲鹏命大,辜听弦本还因为鲲鹏骗林阡而对之百般厌恶,怎料一到场就望见这党同伐异、众矢之的的情景,旧景重现,触景生情,他毫不犹豫在速不台刀下抢下了鲲鹏的半条命。

后来这地方曾陷入一片混战,但鲲鹏一直在短兵相接里浑噩不醒、由于辜听弦下令庇护而只受了轻微的踩踏之伤。

“辜听弦,他看我可怜……”鲲鹏堪堪站起,背朝林阡,踉跄往远方去,“于我有救命之恩,却彻底令我、自此无处去……从今往后,我什么身份都不能有了,空有……”哭喊如疯,长歌当哭。

话未说完,冷不防脑后生风,鲲鹏本能应激,转身飞刀格挡,另一只手则稳稳接过另一个来路上的暗器……那好像不是暗器,而是个……一壶酒?

“喝口。”林阡当然不是偷袭。真要用力打,鲲鹏几条命都死不起。

鲲鹏也了解这一点,刚好又饿又冷,索性仰头痛饮。这口一下肚,反应着实快,热得内脏在哪都感受得到。好酒,好酒,再喝一口!忘乎所以的一刹,倏然被林阡的又一句话击穿心防:

“什么身份都不能有——我徒弟,做吗?”

鲲鹏瞬然喝呛,刚死里逃生,又英雄失路,如何可能理智抉择?只能靠连连咳嗽来掩饰震惊。

“我知道有些乘人之危,但不会逼你敌对旧友——只跟我学刀,不去上战场,如何?”林阡直抒来意,“我也不忍心,看你空有这习武的根骨、听说还怀有锄强扶弱的抱负?”鲲鹏这言行举止太熟悉了,多年前,吟儿给他表现过的“价值缺失”!

平心而论,鲲鹏怎可能不被打动,他原本就觉得自己不适合战场,尤其在见过林阡的刀法之后。

欲言又止:可是,林阡,你总得让我缓缓,让我在一个平静的心情下,反复思考,而不是一时冲动!

鲲鹏在蒙古,也是有家眷的啊。幸运的是,木华黎应该不会对塔娜怎么样……

“不过,习武之人,最重是德。有武德才能胸襟开阔。”林阡又说,“你得保证,你师父确实不是茂巴思,否则……”

林阡明明没强逼鲲鹏,鲲鹏也正在措辞婉拒的过程中,但听到这句感到林阡好像想反悔,他竟不由自主马上追回头:“不是!茂巴思真不是我师父!他害死我师父,这我没骗过你!”

一口气说完,鲲鹏脸通红。

“好,那我就收你了。”林阡一脸的自以为是,好像鲲鹏理所当然就是他的人。

话声刚落,就转身要带鲲鹏走:“走吧。”

“啊。我,我还没……”鲲鹏一愣,我还没答应留宋军呢。

“顺路去你大师兄的驻地,谢过他。”林阡笑而大步回头,揽他肩背给了点动力。

“顺、路……”鲲鹏喃喃念着,这笑容能让人魔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