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南宋风烟路 > 第1898章 雪洗虏尘静,风约楚云留

第1898章 雪洗虏尘静,风约楚云留(2 / 2)

林阡对于降伏鲲鹏是极其笃定的,哪会容许鲲鹏有时间考虑?开门见山、以退为进,双管齐下,无论怎样都要拿下——

蒙古散兵突然传出内斗,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关键还涉及内鬼、叛徒,木华黎不可能放任不管。如果外力未救,鲲鹏死路一条。

听闻辜听弦捷报后,一方面林阡爱惜鲲鹏武功和人品,一方面陈旭想借机攻心痛打落水狗:“既然听弦已救鲲鹏,主公务必将之劝降。一来,教木华黎感到此消彼长,我要见他身为军师、一蹶不振。二来,鲲鹏九死一生投宋,蒙古军心虚,接下来他们所有的密道都不敢再用。”

“然而,这出内斗,会否是他们演出来的?会否鲲鹏是他们安排给我们的内应?”辜听弦救虽救了,却因为鲲鹏曾骗过林阡,而不敢全信。

“内斗是真。”陈旭摇头。

结合惊鲵、转魄的情报,若对苏赫巴鲁和鲲鹏的内斗做个简单的侧写,情节如下:

鲲鹏是个略有心机、但有底线的家伙,素来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木华黎拍足马屁;苏赫巴鲁却相反,再三靠猜战略抖机灵,以求获得木华黎的赏识。两人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但是因为彻辰同样优秀而得以缓冲。

彻辰却在芥子川面对林阡刚烈地自刎,这无意间预热了鲲鹏和苏赫巴鲁的针锋相对。

苏赫巴鲁对鲲鹏动杀念,应是一瞬间的事——

“谁会比你和林阡亲,一口一个师父嘴甜,要疑也先疑你了。”“那不是为了骗林阡吗!疑我?真寒心!你当林阡的顺民才容易日久生情!”那一刻,依仁台和鲲鹏互开玩笑,依仁台时不时地摸摸鲲鹏的光头,苏赫巴鲁则面无表情望着他俩……

一来,依仁台的出现提醒了苏赫巴鲁:木华黎一向认为情报是战争的第一要诀,他最看重的就是蒙谍;“天地玄黄”有个席位是空,素来由依仁台身兼两职,但是此战遭遇徐辕瓦解,呈现出需要助手的迹象;鲲鹏和依仁台那么熟,鲲鹏又有战功,很可能会先于自己得到那个香饽饽。

二来,木华黎因为裙带关系偏爱鲲鹏,苏赫巴鲁却有个怯战躲封寒身后的献丑末节迟早会被怪罪;依仁台这句玩笑话给了苏赫巴鲁一个强烈的刺激:你有且有一个翻身机会,就是攥着“一口一个师父嘴甜”的把柄把鲲鹏锤到底,踩着鲲鹏往上爬。

是了木华黎是偏爱鲲鹏的,鲲鹏出了“说破战狼之死触怒封寒”那么大的事,木华黎都不苛责、还费大阵仗、宁可杀了封寒也要给鲲鹏擦屁股。

再加上这一战苏赫巴鲁被林阡砍断手、鲲鹏却保持体力迟早成功臣,苏赫巴鲁选择在这个时间对鲲鹏发难就可想而知了。

“既然他们没演戏,那就收了鲲鹏!听弦担心的倒也没错,万一他身在宋营心在蒙?那就这样,军机暂时不给他碰,主公以真心传授刀法,即可。”吟儿笑着说。

“那我……去了?!”林阡眼睛一亮,迫不及待去捡鲲鹏。



即日起,林阡一定会给予鲲鹏保护,但最大的保护,还是想透过鲲鹏,给转魄。

感谢苏赫巴鲁!让我林阡既得到一个好徒弟,又使真正的转魄能安全扎根蒙古!



继对战狼、封寒之后,木华黎对鲲鹏的灭口,被“事不过三”的现实教育。

初衷是肃清,结局却为渊驱鱼——竟把手底下唯一一个体力旺盛的战将双手奉送给林阡!眼下,他讽刺地竟只能寄望于鲲鹏并未变节、不会这么快就对故友们倒戈一击……而就算鲲鹏真是被冤枉的,蒙古军又有哪个还敢走密道。

换而言之,镇戎州的“茫茫山海”,这个曾经除了蒙谍之外木华黎对宋盟具备的最大优势,不复存!连这也失去,宣告了蒙古军的这支偏师彻底失败……勉强脱险以后,尽管天色大亮,却刺得木华黎双眼生疼。

风水轮流转,现在他麾下主力竟成夔王府,若非他这些天始终礼遇,谁知夔王会否翻脸无情?好在夔王府倒还收敛,可能是吃够了门可罗雀的苦,不敢随便小人得志便猖狂;但那小曹王可一点也不低调,连续这么长时间寄人篱下,一旦翻身做主,尾巴还不直接翘上天?就差没笑嘻嘻地过来说:“您吃好”“您喝好”“这是我曹王府的”“甭客气”了。

小曹王虽没说,可全写脸上,那真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然而,对木华黎而言,小曹王有什么可怕?狐假虎威、跳梁小丑罢了。再怎么挑战底线,战狼和封寒的死都会使他乖乖被木华黎挟天子以令曹王府。

可怕的,是曹王府的那个驸马——

鲲鹏已上了林阡的船,蒙古无大将、以夔王府为先锋,而木华黎感觉得到:即便沦落到此,林陌还在撬!和他哥哥对镜一样在瓜分战果!

仙卿也几乎同一时间发现:传闻中被林陌搭救的范殿臣,居然没亲自来迎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