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 第4章 第四章姐给凑个整呗

第4章 第四章姐给凑个整呗(1 / 2)

从上辈子起,徐徒然就知道,自己脑壳多少有点不正常。

都骂人脑子里缺根弦,她是真的缺了根弦。她对似乎“危机”、“危险”之类的事过分钝感了,说得通俗点,就是不知道什么叫怕。

打个比方,一般人看到火焰,都会下意识远离,这是本能的一种。但徐徒然不是这样。

她一定要自己亲手『摸』上去了,确认这东西是会带来疼痛的,才知道要远离——但也只是“知道远离”,并不会因此对这东西产生排斥或畏惧。只要有必要,她下次还敢。

这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徐徒然在面对某些事时,她关注的侧重点,可能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比如现在。她的面前是一个铁皮柜子。铁皮柜子已经开了一条缝。缝里已经伸出了一只手。

这种时候,但凡脑壳完整点的人,必然是以活命为先,然后才是是一些关于女鬼来历或是如何反击的深度思考;而徐徒然,她则是跳过了这些步骤,直接思考起了另一个直击灵魂的重点问题——

距离女鬼彻底摆脱柜子,应当还有一段时间。

在这段有限的时间内,她还有没有办法,再捞到一点作死值呢?

徐徒然站在柜前,陷入沉思。

*

同一时间,另一边。

“你们确定这样……真的可行吗?”

一楼最里间卧室,双人大床下,体育委员尽可能地蜷缩起高大的身体,小声问道。

旁边传来顾晨风闷闷的回答:“不确定,看运气吧。”

体育委员:“……”

他艰难转头,看向床外洒着的一圈白盐,一时陷入了沉默。

白盐的外面,还撒了糯米。糯米的外面,还摆着锅碗瓢盆和各种五金用品。这些东西,全是他们在有限的时间内,从隔壁厨房和杂物间拿过来的。顾晨风说以前看的灵异小说里,就是用这些东西来驱邪的。

时间紧急,他们这些“防护”也布置得『乱』七八糟。布置完后,就一同挤进了双人床的床底,女生在里,男生在外,一边瑟瑟发抖、一边静静等待。

徐徒然离开后,他们当真没有再分组行动。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撞鬼,没什么经验,肯定还是人多一点比较安心。

这个房间柜子上的锁,同样已经被崩开了。从顾晨风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那只从柜子里的伸出的手。那手还在柜门上不住扒拉着,时不时会抓到贴在柜门上的符纸,发出刺耳的声响。顾晨风心跳如擂鼓,挪动身体,尽可能地挡住身后女生们的视线。

体委忽然开口:“我说,那些符纸我们能用吗?”

顾晨风:“……嗯?”

“把符纸全都撕了,贴我们自己身上!”体委道,“说不定能吓走女鬼呢?”

“符纸撕没了,那女鬼就提前出来了!”班长没好气道,“你这是在作死!”

“本来也快出来了……”体委缩着身体,语气有些憋屈,“打又打不到,总不能真就坐以待毙吧。”

之前那柜中女鬼刚把手伸出来的时候,他还真试着用菜刀砍过。就像在劈空气一样,根本砍不着。

班长:……

不得不说,他们班的这个体委确实相当有想法。在他们刚躲进这个房间的时候,他还认真的提议过,要不要把铁皮柜开口朝下推到地上——他觉得这样女鬼就绝对出不来了。

班长当时就想问他,柜子那么大,万一推到一半女鬼先滚出来了呢?你给拿着扫帚再给扫回去?

“行了,都闭嘴。”他隐忍地闭了闭眼,“还有三十秒……保持安静。”

话音刚落,外面柜子上一张符纸飘落,柜门开得更大了。用来堵门的椅子完全翻倒,压在上面的重物掉落一地。

身后传来女生们害怕的吸气声。顾晨风喉头滚动一下,用只有三个男生能听到的气声道:“等等如果有必要,我会冲出去。”

班长诧异:“你干嘛?找她肉搏?”

“不是。”顾晨风道,“她不是偏爱成绩倒数的人吗?我高考作文偏题,数学两道大题没写出来……”

班长:……

不,我觉得它说的成绩倒数并不是这个意思,真的。

他的脑袋又开始疼了,刚想开口劝人别送,体委的声音又从旁边悠悠飘了过来:“你们说的这个成绩,它加体育特长分吗?”

不加的话,他还真不一定比顾晨风高。

班长:…………

救命。

就在此时,忽听“刷刷刷刷”一阵连响——柜子上,竟一连掉落了十几张符纸!

这个进展速度显然吓到了躲在床底的众人。三个男生立刻闭嘴,矮下身体,紧张地看着柜子的方向。

碎裂的符纸接二连三掉到地上,紧跟着是哗啦啦的厚重铁链。柜子终于完全解封。

紧接着,在顾晨风等人惊恐的眼神中,那两扇生锈的柜门宛如死神的翅膀,猛然向两边弹开——

跟着又砰地一声关上。

关得太迅速,那女鬼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被柜门夹了个正着。

……不知是不是他们幻听,柜子之中,似乎是传来了一声咒骂。

这、这几个意思?结束了是吗?

几人懵『逼』。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过了几秒,柜门再次打开。那只鬼手,重重拍到了地上。

先是手掌,接着是干枯的手肘、肩膀……有些许头发垂下,湿漉漉的,散发出强烈的水腥气。

顾晨风浑身紧绷,忽然觉得他们还是天真了——躲在床下真的是个好主意吗?万一那女鬼,突然低下头呢?

他单单是脑补一下那个场景,就感到后背一层薄汗。

就在此时。

那只按在地上的鬼手飞了。

……不,不只是那只手。女鬼的整个身体,都飞了——她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朝后一仰,好不容易爬出柜子的部分,又以一种特别利落的姿势,整个飞回到了柜子里。

柜门啪地关上,仿佛无事发生过。

顾晨风:……?

因为角度限制,他看不到完整的画面,忍不住扯了下班长:“啥情况?”

班长茫然摇头,再旁边的体育委员不确定地开口:“看上去……像是被揍了?”

顾晨风:“……啊?”

“反正我觉着像。而且还是从下巴踢上去的——就那种,前踢,懂吧?”

体委说着,居然伸长脖子朝外看了看。班长一个激灵,忙把人拽回来:“别看了,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