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穿书]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您有病吗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您有病吗(1 / 2)

客服找到的件商品,名为“笔仙之笔”。

笔仙,算是恐怖小说里的常见题材,简单来说就是被请来进行占卜的孤魂野鬼。这支笔以“笔仙”为名,起到的自然也是差不多的用。

简单来说,就是以问它问题,有问必答。

据客服所说,这支笔以用文字表达自我,所以沟通时一定要注意,不要沉浸于它的回答。它会通过他人的依赖和信任,逐步控制他人心神,最终将方变为自己行动的傀儡。

【不过您请放心。这支笔上有我们专门请仁心院的高级秩序者施加的限制。它现在只回答问题,不说多余的话。】客服如此强调,【只要保证一天问的问题不要多,应该就不会出事。】

【哦。】徐徒然诚恳求教,【请问还有什么的需要在意的点吗?】

客服:【有的有的。就,请注意不要问它数学题。】

徐徒然:?

【全知倾向都是有偏向的嘛。】客服坦然,【这支笔的数学不好。问它数学的话,它会不高兴。】

【还有就是,这支笔,它不好相处。】

关于这点,徐徒然倒是不奇怪:【知道的知道的,等级问题是吧?放心,我会谨慎待的。】

客服:【……倒也不全是。】

徐徒然:??

【它脾气不好。】客服敲字的节奏有迟疑,【就,交流起来会令人不愉快。】

“……”徐徒然顿了一下,着客服诚恳发问:【您觉得,我和它们交流的时候,会让它们感到愉快吗?】

客服:……

她起个秃头的布娃娃,以及个脊都被扯掉大半的血肉之,默默倒吸了口气。

必是很不愉快的。

【就了嘛。】徐徒然理直气壮,【又不是为了交朋友,也没打算长期养,要什么愉快呢是吧。】

客服:……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徐徒然又问了注意点,确认没问题后,便和面直接商量起提货。为星星公园墅区的安保比较好,徐徒然不得不费劲跑到公园外侧,才终于顺利提到货。

这次用来装商品的,是一个不过巴掌长的银『色』铅笔盒。徐徒然拿回去拆开,只见里面是一支正红『色』的钢笔,笔身上刻着奇怪的符文,笔帽并不是很合适,松松垮垮的,感觉很容易掉。

说来也怪……就在徐徒然拆出这支笔的时候,她脑海中死值提示音又响了。

【恭喜您,获得四十点死值。】

语音流畅,完全没有问题。

她又检查了下数据,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多出了大概一百二十点的死值——这让她起了先前五声卡顿的“恭喜”。

按照之前的经验,每购入一个灵异品,应该都带来一定的死值。这支“笔仙之笔”,是被压到灯级的爟级,应死值是四十点;么其他五件灯级商品,应死值应该在二三十左右。

假设这多出来的一百二十点是先前的开箱带来的,数据倒正好得上。

很巧,之前卡顿的提示音也是五声……或许时的系统,正是在计入五件商品带来的死值?

问题是,为什么会卡?明明数字也没有很大……

徐徒然微微蹙眉,很快又将注意力转回支笔上。

随笔一起送来的,还有一大堆空线圈本和便条本。客服建议是每次问完它问题后,都要将它写出的回答撕下丢掉,用这种本子比较方便。

徐徒然将其他灵异品都包好放在一边,坐在桌前,端正坐姿,将笔拿在手里。

“请问你就是笔仙之笔吗?”

笔控制着她的手指,自行在纸上移动起来,留下一行流畅的红『色』花体字:

【是。我就是你正在寻觅的全知倾向道具。相信我,我解答你心中一切困『惑』。】

“好的。”徐徒然耐心等它写完,再度开口,“么现在,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她用左手快速划了下手机,翻出先前找到的题目:

“请问——我把兔子和鸡关在一起。从上面数有三十五个头,从

笔仙之笔:……

笔似是陷入了僵直,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迟缓地写出答案:

【二十三只鸡,十二只兔子,外加一只闲得无聊跑来问全知者鸡兔同笼的大傻『逼』。】

徐徒然:……

几乎是同一时间,她脑海中再次有提示音响起:【恭喜您,获得二十点死值。】

行吧,看来这支笔的脾气是的不怎么好。

——徐徒然非常满意。

*

又过二十钟。

徐徒然逐渐意识到,客服的措辞还是保守了。

和支笔的交流,何止是不愉快。

……虽然严格来说,这事还是她挑起来的。

事情是这样的。

徐徒然原本是给它准备了一大堆数学题的。毕竟每次出题都有死值拿,不刷不刷。不过这笔显然比她得要聪明一——

除了前两道会认认地算上好一会儿外,之后的题,它干脆开始摆烂。不是回答【小猴搜题】,就是回答【百渡一下,你就知道】。

而且情绪也调节得很快……不知是不是看出徐徒然就是在故意逗它,它一开始还会气呼呼地骂徐徒然傻『逼』,同时给涨点死值,后面却是一点情绪起伏都没了。

……这就是爟级憎的实力吗?果然不容小觑。

徐徒然叹为观止,只试着从其他方面下手。她一面随口问着普通的问题,一面在网上查找着关于“笔仙”的资料,平平淡淡地试验了几个回合后,忽然来了一句:“诶,你怎么死的啊?”

笔仙之笔:……

【恭喜您,获得三十点死值!】

徐徒然满意点头,将手机上的搜索页面收起。

【召唤笔仙的禁忌之一,就是不询问它的死】——这是从某个怪谈论坛里找到的,没还有用。

笔仙之笔:你礼貌吗?

事实证明,这支笔更不礼貌。为它即回了一句:

【你才死了。】

【你全家都死了。】

……看着像是脏话,但细一琢磨,又不算是没回答徐徒然的问题。

徐徒然场来劲了。哟呵,这小致还挺东。

她了,又问道:“我明晚顺利进入[混『乱』之径]吗?”

笔仙之笔刷刷地在纸上移动起来:【你特么买的是全知倾向还是预知倾向,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徐徒然:……

“懂了。”徐徒然点头,“你不知道。”

看来这支笔的盲区不仅仅是数学题……它还无法预知未来的事。

徐徒然默默将这一小发现记在了内心的小本本上,另一头,正红『色』的钢笔已经被气到开始往笔头滴墨水了。

怎么说话的?全知的事,这叫不知道吗?

这叫超纲题!

不过很惜,它气归气,却不多“说”什么——为它身上的禁制,它只回答问题,却不随意表达自我。

徐徒然成功呛了回去,心情大好,更让她心情好的是再次响起的死值提示音——不过随口回了句,又收获三十点。这笔大方。

不过看看时间不早,她也懒得再和这笔多哔哔什么,将它往银『色』的『色』纸里一包,转身做起了休息前的准备。

*

徐徒然心里清楚,她现在的处境,多有古怪。

或许是为今晚几声卡顿的消息提示音,又或许是一种本上的预感——不过她暂时『摸』不清种古怪究竟是缘何而来。索『性』也没去多,该吃吃、该睡睡。只是临睡前留了心,格外在房间里多做了布置。

正好她天在慈济院翻新人守则时,看到了一适合新人用的符文——这种符文都是高阶力者开发出来的,符文本身就已经包含了一定的力量,起到一定的检测或防御用。

给新人用的东,然也不会有多高深,但聊胜于无。徐徒然现学现卖,临睡前方房间里画了,多算努力过了。

然而转天醒来,却是什么事都没有。

一夜好梦,一夜平安。画在门上墙上的符文完全没有被触动过,夹在门缝与柜子里的头发也没有移动过的痕迹。

就连新购入的灵异品的表现也很正常——徐徒然昨晚睡觉前,只收起了灵异拍立得、混『乱』镜子和笔仙之笔,其余的几件,则全部摆在了房间里。

今早起来一看,毫不意外地狼藉满地。她新买的一个带刀泰迪熊,肚腹都被撕出了一道口子,外『露』着红『色』的棉花,叫一个惨兮兮。

换句话说,自己的被动技“扑朔『迷』离”,依然在健康运转中。没有受到干扰。

而且自打昨晚取回笔仙之笔后,死值系统也一直在正常运转中。她试了下,技加点功也正常使用……

徐徒然略一沉思,再次将支笔仙之笔拿了出来。

“问你。”她的语气很不客气,“这个屋子里,除了我从淘宝店购入的商品外,是否还有其他的非人类存在?”

笔也回得很不客气:【呵。有的话它昨晚咋不弄死你呢。】

徐徒然:……

行吧,也就是没有了。

徐徒然然没完全信它,毕竟这笔没不见得耐到什么程度,给出的答案最多做个参考。她自行收拾好东下楼,准备今天去慈济院培训的时候,再找法子看看。

如果托菲菲帮自己看下自然更好……不过毕竟是刚认识的外人,不管方是否自己抱有善意,徐徒然都不习惯过依赖。

才到大厅,正好听见她便宜霸总养兄的声音传过来,声音里似是隐隐含着怒气:

“这件事我一开始就强调过……你给我找借口。我不听解释。今天下午之前,将改好的方案给我。”

“?”徐徒然探头出去,正见方摘下蓝牙耳机甩在桌上,一脸愠怒。察觉到她的到来,又瞬间收敛了表情。

“起这么早。”他冷冰冰地与她打招呼,“早饭在冰箱里,你自己看着弄吧。我准备出门了。”

他说着,往桌上的咖啡杯里放了两块方糖,搅动起来。徐徒然琢磨着方才听到的内容,试探道:“是公司出问题了吗?”

“小事。不必担心。”养兄道。

“不是自己的东,你然不担心了。”徐徒然冷哼一声,坐到了餐桌旁边。

下一秒,便见青年将手中咖啡杯重重搁在了托盘上。

“徐徒然,你不用这么阴阳怪气地试我。”青年瞟她一,冷冷道,“答应叔叔阿姨的事,我一定会做到。你要么急着接手,我不介意你从大学跳级毕业。”

“……”徐徒然本只是试探一下,没到回旋镖说来就来,愣是把她给扎噎住了。

你说话就说话,好端端地扯什么大学!

徐徒然瞬间颓了,面的人则似懒得再和她多说,快速喝完咖啡后就拎着外套走了。

房门关上的同时,徐徒然抬起眸,若有所思地看向便宜养兄方才坐着的位置。

“他刚才是生气吗?”她掏出了支笔仙之笔。

笔仙之笔:【嗤。说得好像如果我说不是你就会追上去和他道歉一样。】

……应该就是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