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2 / 2)

周如山见孙宏伟基本没动筷,热情起身:“尝尝这里的甲鱼汤,早上现捞的。”

“谢谢。”孙宏伟接过。

甲鱼汤很鲜很淡,他试着吃了喝了两口。味道不错,但依旧没有兴趣。

周如山和肖方勇互看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着急。周孙宏伟是此次招商引资的关键人物,若他第一天就过的不顺畅,这之后的招商工作不好做啊。

不断着急中,房门推开。

“醋溜白菜,糠面大饼,猪肉粉丝汤。”服务生熟练的上菜。

“呦!都是我们东省特色菜啊。”

“这段时间忙,很久没吃猪肉粉丝了。”

“这糠面大饼卖相不错。”

……

考察团都是东省本地人,虽不至于怀念家乡菜,但在小渔市看到东省菜,还是十分惊喜。

考察团动筷。

“味道可以。”

“能上全国厨艺大赛就是厉害……”

……

众人啧啧夸赞。农家乐大厨虽是南方人,但有一定厨艺功底,这几道做的远超水准。

考察团吃的十分过瘾。

“孙总。”周如山转向孙宏伟。现在东省菜上来了,但孙宏伟还是没怎么吃。

“我尝尝。”孙宏伟无奈。他在桌子上转了一圈,最后将目光放在醋溜包菜。

醋溜包菜是北方餐桌最常见的家常菜之一。以前条件差,家里一地窖一地窖的储存包菜。他们兄弟多,父母炒好包菜,兄弟几个拿馒头蹲锅吃。现在过去五十年,但想想还是充满温情。只是年龄大了,这些温情时刻很少了。

“卖相不错。”孙宏伟将目光放在桌上包菜。这些包菜大小均匀,上面撒着淡淡醋汁,卖相要比小时候的小巧精致。

“还有糠面饼。”周如山帮其夹了个糠面饼。

“谢谢。”孙宏伟先咬了一口饼,接着是包菜。

他本是走个过场,只是在包菜入口的那一刻,神色有些顿住。口中包菜爽口清脆,淡淡的醋酸和包菜清香完美结合。还没等他反应,包菜就被咽了下去。

孙宏伟抬起筷子,又夹了一口。接着是第二口,第三口……

孙宏伟一连吃了七口,才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他看向诧异的众人,抬手道:“你们尝一下,包菜十分正宗。”

他刚才回忆小时候的大锅菜。刚才一吃,竟让他找回童年的感觉。孙宏伟感觉自己一把年纪有些矫情了……

众人十分给面的抬筷。

“挺好吃。”

“感觉跟老一辈的包菜一样。”

“肖老板,你们这请的东省大厨啊。”

……

众人原有些诧异,在尝下第一口后,立马愣住。包菜是最常见的蔬菜,他们之中有很多人不喜欢包菜。但面前包菜苏爽清香,这哪是包菜,完全是米其林水准啊。

“全国大赛,名不虚传啊。”众人对肖方勇竖拇指。一份醋溜包菜很快吃完。

肖方勇有些不好意思。他尝过大厨手艺,大厨虽做的好吃,但好像用不着这么夸张……肖方勇一头雾水,还是和众人得体应酬。

宾主尽欢。

众人吃到十点,孙宏伟走出包房,看向万分紧张的周如山:“周主任,你就把我当成普通代表。咱们互相考察,您也不用这么紧张……”

考察团吃吃喝喝已经是老黄历的事情。他们是正规企业,而且以霍大嫂在全国的地位,也不用吃吃喝喝这些旁枝末节来决定投资。

“那是。”周如山不好意思地挠头,小渔市这两年gdp有些跟不上,他确实有些太紧张。

“咱明早先去高开区考察?”周如山说起明日行程。

“几点?”

“九点?”

孙宏伟有些犹豫。

周如山十分有眼力劲的问:“您看几点合适?”

孙宏伟不好意思:“明早能不能再做份醋溜包菜?”他几点都行,就是醋溜包菜没吃够。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吃完包菜,总感觉全身心的舒畅很多。

“没问题。”周如山拍着胸脯保证。

不就是一份包菜啊,他一会叮嘱肖方勇炖一锅!

……

“啾!”

就在周如山安排明日行程的同时,天空农场,小金扑棱着翅膀,在江朝身边跑来跑去。

“你啊……”江朝无奈。此时小金身上湿漉漉,脑袋和翅膀有明显的白色印记。

“啾。”小金围着江朝裤脚转圈圈,有些转上瘾了。

江朝一把拎起,从口袋里掏了包纸巾。

他刚才将羊奶倒进碗里,小金第一次见瓷碗,直接一头扎了进去。一碗羊奶也被喝了一半。

江朝擦了擦小金肚子。小金肚子鼓鼓的,和巴掌大的体型明显不符。

江朝轻轻戳了一下。

“噜噜!”小金打了一嗝。肚子似有水流声作响,身体神色没有任何不适。

小金重新站在地上,有些歪歪扭扭的走向另半碗羊奶。

碗口太深,小金再次扎了进去。

江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