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天空农场[系统] > 31、第三十一章

31、第三十一章(1 / 2)

(天空农场[系统]);

“真选?”江朝一愣。

“那还有假?”徐腾将牛舍栅栏打开,

示意江朝可以自由选择。

“哞——”五只牛犊慌乱的挤成一团。

江朝走进栅栏。

“大家一个宿舍,干嘛光送江子。”

“老二老四有问题啊。”

……

李大飞和赵原在一旁拱火。这些牛犊虽营养不良,但皮毛黑白相间,

看起来十分小巧可怜。

“你们会养?”

徐腾白了两人一眼,继续补充:“记不记得江子那乌龟?以前那意外,

挺过意不去的。”

江朝大一时曾养过一只花龟。花龟憨厚可爱,

一直是宿舍靓丽的风景线。徐腾不知从哪听的偏方:花龟喝酸奶会滑龟壳。

徐腾从超市买了三瓶芒果酸奶,一股脑的倒进乌龟缸里。乌龟壳没有变化,乌龟却是死的不能再死。现在两年过去,江朝虽没有怪罪。但他一直记得这事,这也算用牛犊弥补当初过失。

“你们家不是有院子?每天喂些剩菜剩叶,他们也不闹腾。”徐腾说起注意事项。江朝家里两栋房子。一栋老城区,

一栋市中心带小院。也有充分的环境养牛。

“选这只,

看的精神!”

“这只不错,

每天早晨还能喝新鲜牛奶……”

……

李大飞和赵原在一旁参谋。他们刚才就是说说,要是真给他们一头牛,完全不会养。

江朝认真挑选,

最后选了一只公牛犊。这只牛犊神色蔫蔫,

四周和背部正在打颤。

“不换一只?”徐腾一愣。这只有轻微牛喘病,

一般都是肉联厂预备牛。

“换个母牛多好,养大了还能喝牛奶。”徐腾指向三只母牛犊。

“不用,就这只了。”江朝摸了摸牛犊牛角。他不是感性之人,

但牛犊的眼神太戳人。

徐腾往牛耳上绑了条红绳做标记。

现在牛犊选好,

几人商量,

给牛犊起名花花。

“花花好好吃吃,爷爷以后去福省看你。”李大飞拿了把干草逗牛。

“去你的!”江朝笑骂。

他刚说给花花当爸,李大飞这是纯粹的占便宜。

几人逗了会牛,

等走出牛舍,时间也划到了晚上八点。

天空传来一道尖锐的鹰鸣。一只米粒大小的黑点越飞越近,接着在半空盘旋一圈,直落江朝肩膀。

“啾!”小金扑棱着翅膀,朝江朝脖颈蹭了蹭。

“绝了!”徐腾惊奇的看着小金。

他们在牛舍呆了一小时。这里天大地大,他一直担心小金找不到回程方向。没想小金自己出现了……这比隔壁牧场的边牧还聪明啊!

“啾啾!”徐腾从口袋里抓了把牛肉干。

小金看了一眼,屈尊金贵的飞了过去。

徐腾小心翼翼的撸了把羽毛。小金没有理会。等牛肉干吃完,小金十分霸气的重回江朝肩膀。表现的比大巴车上更加高冷。

徐腾:……感觉被嫌弃了。

晚上九点,四人回到四合院。

手扒肉,涮羊肉,羊杂碎,蒙省血肠……

四人吃了一顿极有蒙省特色的大餐。直到第二天早上,众人一张口,还感觉嘴里都是浓郁的孜然羊肉味。

蒙省人民十分热情。

呼伦贝尔草原,响沙湾沙漠,末日格勒河……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四人沿呼市四周转了一圈,心情格外的开阔。

第三天上午十点,众人来到扎克县南端的王家牧场。

天朗气清,这里遥遥望去全是看不到尽头的草原。

“王叔!”徐腾掂着一箱香烟白酒下车。

这是一个比徐家更加空旷的大型牧场。牧场有羊有牛,江朝几人来到栅栏,还看到一群一米多的羊驼。

羊驼浑身顺滑,正在在栅栏边吃着青草。

李大飞靠近栅栏,从地上拔起一把青草:“咩!”

“咩——”羊驼歪头咩了一声。

“咩咩!”李大飞继续咩咩。

“咩咩——”羊驼跟着咩咩。

李大飞声音越来越大,羊驼明显跟不上。

李大飞面色得意。

羊驼停下咩咩叫。

李大飞看着羊驼,羊驼也看着李大飞。就在李大飞即将取得胜利果实时,羊驼靠近,一口口水果断吐出。

“咩咩!”羊驼咩咩着离开。

李大飞看着羊驼背影,又抹了把脸,有些回不过神。

“先擦擦。”江朝递上纸巾,和赵原尽可能的忍笑。

徐腾笑的前俯后仰:“我之前也中招了,不过他是吐我下巴……”

“太损了。”李大飞把脸擦干净,对羊驼深深鄙夷。

“腾子来了。”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出蒙古包。男子四十出头,穿着花t恤,正是王平来。

王平来打开栅栏,招呼几人进牧场。

“王叔。”徐腾递上香烟白酒。

“来都来了,送什么东西……”双方来回礼让。

调侃中,众人走向最大的蒙古包。

“风吹草低见牛羊。”

“我们华夏的大好河山太美了。”

……

李大飞和赵原沉浸在四周景色中。江朝跟在身后,目光却放在刚才的羊驼上。这是一只六月左右的羊驼。羊驼皮毛顺滑,看着十分精神利索。

江朝打开系统界面。

当前任务:[风吹草低见牛羊](剩余26天)

任务详情:1,为农场增添五种物种。2,打造牧场。

任务奖励:[随机区域卡]x1。

系统任务为[风吹草低]。要是弄一个羊驼场……似乎也不错。

羊驼注意到江朝动作,十分霸气的靠近。

这时四人走到蒙古包门口,众人均顿住脚步。

“这羊驼是看江子长得帅,过来吐口水了。”李大飞猜测。他对刚才口水充满了怨念。

就在这众人注目中,羊驼距江朝仅三十公分。

“咩!”羊驼叫了一声。

五人屏住呼吸。

李大飞期待口水,只见羊驼朝江朝腰间蹭了蹭:“咩。”

声音婉转,一副小羊依人。

“没天理啊。”李大飞怀疑世界的真实性。

王平来同样愣住。自家这只羊驼名叫盖盖,是十只羊驼群中脾气最大。别说温顺粘人,平常不吐口水,不哈人都算好了。

“咩。”羊驼朝江朝靠的更近。

江朝心神一动,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干草:“想吃?”

现在万亩农田已经变成万亩杂田,这把杂草是他离开农场,随手揣兜里的。

羊驼一把咬住杂草,三下两下的吃完。

“咩!”羊驼充满期待的看向江朝。

“没有了。”江朝摸了摸羊驼脑袋。

羊驼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尽可能的凑近江朝。江朝身上有农场的清香,它闻的十分舒服。

“没道理啊。”王平来回不过神。自家的霸王羊驼什么时候变成小绵羊驼了?

四人走进蒙古包,羊驼依旧跟着江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