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 正文 第5043章 ? 囚龙

正文 第5043章 ? 囚龙

  常绫抿着薄唇,在思索着是就此离开,还是一同前行。

  时至此刻,她所做的一切,本都是与她毫无瓜葛,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做这些事情会对她有何益处。

  但一想到剑无双在帝君道场上所展现出来的惊才绝艳,以及可预想的凄惨处境,她便于心不忍。

  虽然常绫坚信帝君不会妒才,但是剑无双当初的表现实在太过骇人了,以衍仙之力便可以力挫大衍仙,这是亘古未曾有过的惊鸿天骄。

  站在帝君的处境来看,再没有将其囚禁起来,或者灭杀更加合适了。

  一位修行之路不可想象的惊鸿天骄,不该这样沉寂陨灭。

  常绫的目光逐渐坚定,然后她也毅然前行。

  小帝君视她于无物,拨开云烟前行。

  “你这样是不行的,容易被那个大家伙发现。”常绫有些担忧的劝告着说道。

  下一刻,层层云烟被拨开,一只比巨日还要大上数倍的眼瞳,悄然睁开。

  纯粹的琥珀色如同静谧的天河泉水,最中央的竖瞳漆黑到了极点,将小帝君和常绫的身形,完全映照了出来。

  他们同时咽了咽喉咙,缓缓后退。

  “衍仙,这不是你们能够踏足之地,速速离去,饶你们一条生路。”

  云烟之中,这巨兽发出了警告。

  常绫目光凝重,已经不知道是战是退了。

  小帝君很快恢复了镇定,面对着巨兽,凝声说道,“我来此界,是要寻找一位衍仙,只要找到,即刻离开。”

  话音落下,虚空之上云烟狂暴席卷,一尊无法想象的兽首从云烟中探出,巨日般的眼瞳中只剩下了无尽威仪。

  “不允!”

  巨音阵阵,力可排空。

  小帝君面色一寒,“如果我硬要进入呢?”

  “那就留在这里。”似龙非龙的兽首从天垂临,带有无尽大威。

  二者间的距离,甚至已经不足百丈。

  他诡谲一笑,眉眼皆锋利,“那本座,今日就闯给你看!”

  他话毕,无量衍力爆发了,震天撼地,瞬间将一切云烟都撕裂了。

  与此同时,一道寸芒绽现,内敛亿万缕可怕衍力,直奔巨兽那巨大的眼轮捅刺而去。

  “尔敢?!”

  巨兽震怒,它根本不曾想到,一个如同蝼蚁一般的家伙,居然会率先暴起。

  它彻底震怒,鼻腔中喷涌出荒芜气息。

  纯粹到极致的寸芒,哪怕再过锋锐,也没有可能刺瞎巨兽的眼轮,甚至在碰撞上那荒芜气息之后,便破碎了。

  至于小帝君,要的就是这个契机,他几乎是在寸芒绽放的瞬间,身形便已经掠出万丈!

  而常绫也适时反应过来,目光坚定的释放出了自身的衍力。

  衍力如匹练,纵掠万千,一瞬间缠绕向了巨兽的兽首。

  “找死!”

  巨兽震怒,巨音如同层层涡流爆发,轻而易举的便将衍力匹练轰碎。

  常绫也后退千丈,仙体中气血翻腾,但她身形并没有丝毫停留,再次纵掠而起,无尽的衍力匹练从她手中脱出。

  她在为小帝君争取时间!

  四目相对,小帝君回身看她一眼,然后迅疾向荒界深处掠去。

  但下一刻,混沌云层骤然破开,一道遮天巨爪盖临而下。

  这遮天巨爪实在太大了,一张开足以遮蔽十万里天地,直接拦住小帝君的去路。

  他心中惊骇,掌中软剑随之刺向巨爪。

  但这一剑,只崩毁了数百片鳞片,根本无法撼动巨爪。

  小帝君眉头紧皱,明白根本无法硬撼,他当机立断,纵身朝着另一个方位奔去。

  与此同时,常绫在艰难抵抗着巨兽兽首的攻势,她虽然已经是大衍仙,但面对着这望古巨兽,却依旧难有一战之力。

  巨兽一呼一吸之间,都带给她莫大压力。

  她明白,自己最对再坚持十息时间。

  “顽劣之辈,要付出代价!”巨兽发出可怕的声音,巨音携卷着灼热之息,将常绫完全包裹。

  她闷哼一声,自身衍力竟然在这一瞬间就被阻断了。

  然后,一道束缚着近千根黝黑锁链的巨爪从云烟中探出,直接抓握住了常绫。

  她瞬间感觉仙体要支离破碎了,衍力被某种未知的力量完全封堵。

  并且这缠绕束缚着锁链的巨爪在不断紧握。

  “顽劣之辈,我曾再三劝阻过你,但你依旧不悔改,既然如此就落入我腹中吧。”

  巨兽沉沉说道,然后他张开了足以吞下万天星河的巨口。

  常绫绝望,却根本无法掌控自身的命运,只能眼睁睁的坠入那巨口之中。

  下一刻,却异变突起!

  千百道纯粹到极点的衍力匹练破开层层云烟,缠绕住了常绫的仙体,然后迅疾收回,在千钧一发之际,从巨兽的口中救下了她。

  常绫大惊,脑海一片空白,等她反应过来时才意识到,竟然是大帝子公子衍救下了她!

  “尔怎敢?”巨兽彻底震怒,被锁链完全缠绕住的巨爪盖临而下。

  面对着这遮天大势,小帝君平静到了极点,“我留在这里,你去寻觅剑无双,记着,你若胆敢对他多说一句废话,我要你命。”

  在说完这最后一句话之后,他直接将常绫推出了百万丈的距离。

  然后,他毅然决然的迎击巨兽。

  遮天之力盖下,轻易击碎了小帝君的衍力。

  巨爪凝握,将他完全钳制,丝毫动弹不得。

  “蝼蚁,你怎敢来此?”巨兽沉声轰鸣说道,巨日般的瞳孔,倒映出他已经殷红的面容。

  “蝼,蝼蚁?在本座面前,汝才是蝼蚁罢了!”小帝君艰难说道,因为巨力的原因,他嘴角溢出了一缕神血,七彩神血。

  “嗯?”

  这一刻,巨兽双目大睁,竖瞳收缩,“帝君之血,你是属于帝君一脉?”

  小帝君冷眼看着他,眼中尽都是藐视与不屑。

  下一刻,巨兽大笑,巨日般的双目全都是大仇将报的快意。

  “有帝君一脉打打牙祭,当真是一件快意之事,想必你就是真武阳的帝子了,我要让他尝尝痛苦的滋味!”

  小帝君已经震惊,他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