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巴山剑场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乱象

第一百五十三章 乱象(1 / 2)

当王惊梦说出这句话的刹那,他身后的一座雨棚就塌了。

雨棚榻,是因为雨棚后方的一堵墙塌了。

轰!

那堵墙后方对着零碎杂物的角落之中,有一件沉寂多日的东西突然接受大量天地元气的感召,它如同出动的巨蟒,直接绞飞了堆积在它身上的杂物,接着如同天神挥出的铁棍一样,直接击碎了前方的院墙。

劲气四溢,烟尘四起。

架在这堵墙上的雨棚砸落下来,雨棚的下方有几个装着鱼的大木盆。

木盆里水花四溅,受惊的大鱼拼命的跳跃,有些直接从盆中跳了起来,跌落在地,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有些跳起的刹那,却是正好撞在蒙盖在木盆上方的雨棚上,发出如撞闷鼓的声音。

一片骇然的惊呼声响起。

雨棚下方是装鱼的木盆,无法站人,但院墙的边上,这个铺子内里,却都是人。

这些人惊慌失措,有的人被杂物击中,痛呼着倒地,有的人被碎片割破了额头,鲜血直流。

一时场面无比的混乱。

直接击倒那一堵院墙的,是一根黄竹挑棍。

在击倒院墙的刹那,这一根黄竹挑棍裂了开来,碎裂的竹片在烟尘之中,就像是一朵绽放的黄|菊。

碎裂的挑棍中央,承载着更多天地元气贯入的,是一柄黝黑的铁剑。

这柄黝黑的铁剑表面全部都是奇特的鳞片状符纹。

这种鳞片十分粗大,不像是剑身上锻打容易出现的细密蛇鳞纹,倒像是粗大的鲤鱼鳞片。

俞膳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柄朝着王惊梦后背击去的剑,他的眼中只有王惊梦的身体和这柄剑,至于那些围观者的生死,他毫不在意。

对于他此时而言,周围的环境越乱越好。

因为这并非是修行地点到即止考校剑技的比剑,而是敌国修行者之间的厮杀。

大秦的剑师想要杀死一名隐藏在长陵的暗探和刺客,而他这样的暗探和刺客,在生命中最后的时刻,自然也想帮自己的国家抹杀一名敌国的天才修行者。

这柄沉重的铁剑隐匿在杂物之中许久,它的剑身沾染了太多的鲜血,所以此时一朝重见天日,不仅散发着浓烈的杀器,还散发着一种浓厚的血腥气。

周围的乱象很容易乱人心神,而这样一柄嗜杀的凶剑则很容易震慑修行者的气势。

俞膳面无表情的看着这柄剑,这柄剑就像是承载了他所有的意志和凶焰,要将王惊梦也像那堵墙一样一击碾碎!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王惊梦却似乎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一剑上。

他的左脚突然极为迅捷的往后后撤了半步。

嗤的一声响。

一道血水就像是锅盖边缘的蒸汽一样,从石片的缝隙里冲了出来。

一道轻薄的剑片随着这道血水飞出,原本要刺穿王惊梦的脚底,然而却是瞬间落空。

一道如春光般的剑光亮起。

这道剑光极为精准的捕捉了这道剑片的运行线路,看似如春光般宁静而温和的剑光,却在接触这道剑片时如同春雷般炸裂!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

一团肉眼可见的气浪,在王惊梦的身周炸开!

这道极为阴险的剑片被王惊梦一剑斩落,如腐朽的铁皮般在地面弯折,弹起!

那道气势汹汹如嗜血巨蟒般的铁剑已经接近王惊梦的后背,然而在只有一寸的空间时,它却硬生生被王惊梦用剑鞘击偏!

这柄重剑看似飞剑,但并非真正的飞剑。

它的锋芒在刹那之间绽放,却无后续的改变。

真正的杀意来自早就隐匿在砖石缝隙,隐匿在血水之中的这一道轻薄剑片。

在感觉到鱼市的异样,在王惊梦进入鱼市之前,这道剑片就已经悄然埋伏此处。

哪怕已经暴露在光明之中的刺客,依旧是刺客。

他的手段和寻常的剑师依旧不同。

俞膳的眼中出现了异样的震惊神色。

他不明白王惊梦为什么能够挡住他这样的一击。

但他眼中出现的这一抹震惊的神色也迅速化为了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狠辣神色。

伴随着一声厉声嘶吼,他紧抿的唇角迸射出猩红而温热的鲜血,但他却是无数体内气血的震荡,甚至完全不管体内的伤势和疼痛,他的双脚猛烈的蹬踏在地面上,腥臭的鱼内脏和血水如倒飞的雨点般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