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 一刀倾情 > 第3019章

第3019章(1 / 1)

第3019章

厉秋风思忖之际,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安,急忙转头向北望去,一片漆黑之中,隐隐可以看到松田岩岛北侧高大的山岩。厉秋风又向东望去,借着少许灯笼的光亮,朦朦胧胧地可以看到层层叠叠的屋顶和一堵堵的白墙。只是他虽然看到了山岩、屋顶、白墙、灯笼,甚至看到了码头上密集如林的桅杆,却看不到一个人影。但是在一片寂静之中,厉秋风却感觉到一丝凌厉的杀气,正向自己逼近过来。

电光石火之间,厉秋风突然想起幼年之时,有一次跟随师父到山中采药,自己贪玩,追着一只松鼠玩闹,竟然与师父走散了,在一片树林中迷了路。就在他四处寻找道路之时,突然感觉一丝异样,似乎有一双诡异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其时厉秋风虽然年幼,却极是机灵,发觉情形不妙,立时躲到一棵大树后面。便在此时,两头野狼自草丛中钻了出来,直向他扑了过来。厉秋风乍一看到野狼,虽然心中害怕,却并不慌乱,将背心倚靠在大树上,避免后背受敌,右手将挖草药的小铁铲横在胸前,护住胸腹要害。

便在此时,一头野狼自右首扑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白森森的狼牙,直向厉秋风咽喉咬去。厉秋风将眼睛瞪得溜圆,正要挥舞小铁铲向野狼击打过去,另一头野狼自左首悄无声息地绕了过来,张嘴咬向了他的右手手腕。

眼看着厉秋风就要伤在两头野狼的利齿之下,他师父突然出现,一掌拍在右首那头野狼头顶,立时将它打得头骨碎裂而死,右脚踢出,将左首扑来的那头野狼踹出了三四丈远,身子撞在一棵大树上,“砰”的一声摔落在地上,眼看着不活了。

厉秋风见师父毫不费力将两头野狼打死,心中又惊又喜,又怕师父责怪自己乱跑,心中颇为忐忑。师父却并未斥责他,而是夸赞他遇事不乱。须知野狼袭击人之时,最喜欢等人胡乱逃走之时,从后面扑击上去,径直咬向逃走之人的后颈。厉秋风小小年纪,竟然懂得将后背抵在大树之上,不给野狼偷袭自己背后的机会,这份本领他可从来没有教过厉秋风,而是厉秋风天生机警,别人就算苦练十年二十年,也练不出这份本领。

此时此刻,厉秋风伏在屋顶之上,竟然像当年被野狼窥伺之时,身上毛骨悚然。电光石火之间,他心中已然有了主意,身子斗然翻起,如同风车一般旋转起来,直向客栈院中坠去。只是身子甫一落到屋檐之下,堪堪与青袍老者等人居住的客房相邻的屋子窗口平齐之时,厉秋风倏然探出左手,正搭在窗户上。随即右手拔出长刀,悄无声息地刺入窗缝之中,手腕稍一用力,长刀已然将窗户撬开。窗户打开的瞬间,厉秋风如同灵猫一般掠入客房之中,双脚甫一落地,便即收刀入鞘,伸手将窗户合上。

窗户关闭之后,客房顿时陷入到一片黑暗之中。厉秋风听到身后有人鼾声如雷,并未因为自己潜入客房而惊醒,他也顾不得查看这间客房住的是什么人,急忙将面孔贴在窗户上,从窗缝向外望去。借着客栈门口悬着的两盏灯笼的光亮,厉秋风将客栈院子中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此时已近四更天,正是人最困倦的时候,客栈院子中静寂无人,厉秋风却不敢有丝毫松懈,双眼紧停着客栈大门。

片刻之后,只见客栈大门无声地开了,两道人影犹如鬼魅一般飘了进来,正是白天陪在布衣老者身边的一老一小两名怪客。厉秋风见两人倏然现身,虽然并不畏惧,心中也是一凛,担心自己方才伏在屋顶,已经被两名怪客发现。只是这两人进了院子之后,并未抬头向屋顶张望,而是向左右分开,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在大门口会合。厉秋风这才放下心来,知道两人并未察觉屋顶情形有异。只是看到两人在院子中转圈的模样,他心中又是一怔,暗想这两个家伙悄无声息地到了这里,又不闯进客栈,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做什么?

厉秋风思忖之际,只见两名怪客凑到了一处,似乎小声说了几句话。片刻之后,两人身形一晃,瞬间冲出了客栈,随即将院门悄无声息地关上。厉秋风这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心中越发不解,暗想这两个家伙莫名其妙跑到客栈院子里转了一圈,又悄然离开,到底想要干什么?

两名怪客离开之后,厉秋风这才仔细倾听屋子中的动静。只听得身后鼾声不断,客房的主人压根不晓得屋子中已经多了一人,兀自酣睡未醒。厉秋风侧耳倾听,竟然还能听到旁边屋子隐隐传来矮胖子的叫骂之声。想来他正在威胁那名少年,要他将藏宝之处说了出来。厉秋风心中暗想,此时正是人睡得最深沉之时,否则青袍老者和矮胖子、黄衫人在隔壁客房对那名少年讥讽打骂,只怕这间客房的主人立时便会惊醒。

念及此处,厉秋风心中一凛,暗想那两名怪客趁着客栈中众人睡得深沉之时,到客栈中转了一圈之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开,必定另有所图。这两人多半是仗着轻功了得,先到客栈之中打探消息,其后不晓得还有什么阴谋。

便在此时,忽听隔壁客房中传来“砰”的一声响,紧接着听到矮胖子粗声粗气地骂道:“他娘的!你这个臭小贼,再不说实话,老子一刀捅死你!”

矮胖子的声音从墙壁另一侧传了过来,虽然并不算大,可是正当夜深人静之时,声音显得有一些刺耳。厉秋风虽然一直全神戒备,可是突然听到矮胖子的声音,心中也是一凛。好在矮胖子骂完之后,隔壁客房立时静了下来,想来青袍老者听到矮胖子大声责骂少年,担心惊动了其他客人,已经将他劝住了。

厉秋风思忖之际,突然察觉身后的鼾声已经停了下来,紧接着有人小声骂道:“日你奶奶的王八蛋!大半夜不睡觉,叫得像疯狗一样。别瞧你们三个王八蛋蛮横得紧,迟早有一天被人宰了吃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