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东宫藏娇 > 第623章 前世番外(五):记挂

第623章 前世番外(五):记挂

  三月初三,草薰风暖。

  芙蓉园举春宴,罗衫锦绣,处处风流。

  李俨对这种少男少女眉目传情的宴会向来不感兴趣,照例露了个面就离开了。

  回到东宫,冯安却还没回来。

  他想起昨日的事,心里又有些烦躁,静坐片刻,令人传陆子衿来见。

  “孤想向先生荐一人为徒——”

  陆子衿愕然,随即想到一人:“不会是池四吧?”

  李俨忽觉耳朵一热,绷着脸点了点头:“池侧妃——”

  “不可!”陆子衿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李俨顿时蹙眉。

  陆子衿笑了笑,道:“册封池四为太子侧妃,虽然理由还算说得过去,但殿下不会真觉得别人没有想法吧?”

  李俨眼神变了变,没有说话。

  “池四出身不显,又守孝在家,殿下纵然偏爱她,也有力所不能及之处,此时为她造势,殿下以为真的有益吗?”说到这里,陆子衿又笑了笑,“听闻册封太子妃的诏书已经到了中书,殿下这个时候却要将侧妃捧起来,恕臣直言,嫡庶不分,乃乱家之始,殿下此举,颇令臣下失望!”

  李俨沉默地坐着,目光垂落身前案几上,虽背脊挺直,却仍能从身形中看出几分颓然。

  陆子衿不由一叹,低声道:“殿下是储君,系天下苍生福祉,不可……有些委屈也是无法……”

  “是孤考虑不周——”李俨淡淡道,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情绪,抬眸时,却将这个话题轻易揭了过去,“三日前得报,西域宁远国得西突厥助力,窃居康居国王位,恐碎叶一带已经归顺的突厥十部蠢蠢欲动……”

  太子妃的人选确实定下了,也可能这几日就要下诏册封,但大婚却还早。

  甚至可以更晚……

  ……

  陆子衿离开后,一早被派出去的冯安也回来了。

  “奴看着,池侧妃的身子应该是无碍了,脸上也有了血色,只是听御医说,池侧妃底子薄,还要多养养,勿大悲大喜——”说到这里,冯安觑了一眼太子。

  太子殿下也正朝他看来,目光虽然跟平时一样冷淡,但冯安毕竟跟在他身边久了,还是能嗅出一丝催促的意思来,立即机灵地回答:“殿下赏赐的珍珠池侧妃很是喜欢——”

  太子殿下眉间微蹙,看着他的模样似乎是……不信?

  冯安心里一个“咯噔”,忙补充道:“真的,池侧妃谢恩时笑容满面,还让人将珍珠仔细收起——”

  “栀子。”李俨打断他,提示道。

  那姑娘还在孝中,连一个友善的笑都拘束着不敢,怎么可能因为见了珍珠笑容满面?

  何况珍珠也不是他真正要送的,那盆栀子才是。

  栀子盛放在四月,数百盆栀叶中,唯独开了这一株。

  他只看了一眼,便认定应是为她而开。

  但特意为她送去一盆花太引人注目,才令人取了两盒珍珠,分别赐予两名侧妃,而栀子算不得什么名贵花儿,便悄悄随珍珠送去。

  他很想知道她喜不喜欢他送的花儿,很想知道她明不明白他的心意。

  冯安听了提示恍然大悟,兴高采烈地说:“池侧妃见了殿下送的栀子喜欢极——”

  得了李俨冷冷一眼,才讪讪改口。

  “池侧妃见到栀子好久没说话,随后说道,江南的栀子是三月开的第一批,京城比江南冷,她还以为不会这么早开,奴回道,芙蓉园也就开了这么一株,殿下便让奴给侧妃送去,池侧妃问,殿下在芙蓉园,是赴上巳春宴吗?奴道是,又道殿下虽人在春宴,心里却在记挂侧妃,池侧妃言道,多谢殿下记挂……”

  李俨一边听,一边想象着她说这些话时的神态语气。

  她想起了江南的栀子,神态也许有些悲伤惆怅,但目光应该会因为怀念而痴柔,语气也应该是柔柔的,他听过她说话,嗓音细细的,糯糯的,带着吴音的甜软,一听便觉是个乖巧可爱的姑娘。

  李俨越想越觉得遗憾,可惜没能亲耳听到这些话,没能亲眼见到她说这些话时的神情。

  冯安把在池家的所见所闻尽可能细碎地一丝不漏地说了一遍,说到再无可说时,只能可怜巴巴看着太子殿下。

  李俨抬手正要挥退他,一顿,又问:“她在家里可好?”

  冯安略加思索,恍然答道:“池郎中一家待侧妃甚是恭敬,奴这次过去,见添了不少新婢女,有一个还到了侧妃跟前服侍,看着还算机灵——”突然灵机一动,“殿下要不要送两个人过去服侍侧妃?宫里的总比外面买的懂事些。”

  李俨听得心动,但这念头只一闪而过,便摇了摇头。

  陆先生说得是,树大招风,他不能因为一己之私为她招祸。

  可惜的是,暗卫中仅有的两名女子,一名已经赠予了陆先生,还有一个折在了江南……

  “殿下!”耳边一声低唤让李俨思绪回聚,挥退了冯安。

  殿门关闭,暗处闪出一道身影,躬身递上一张皱巴巴的纸。

  李俨接过展开,纸上是用木炭写的字,字迹潦草无章,只能勉强辨认,尽管如此,却令李俨惊得眸光骤缩。

  “人果然还藏在吴兴,就在姚无忌秘密开采的矿谷里,只是忌惮姚无忌未死,不敢现身……他说曾从姚无忌手下人口中听出一丝风声,当初殿下遇袭,乃是身边出了内鬼!”

  李俨并无意外,甚至心中已经有了怀疑的人,只是还没有查证。

  “日后不必再去找他。”李俨走到香炉边上,打开顶盖,将名单丢了进去。

  不说姚无忌还没死,即便姚无忌死了,这名单上的人,也不是个个都能动。

  暗卫应了一声,却没有和平时一样退下,反而“噗通”一声跪下:“若他日查出内鬼,属下斗胆,请殿下恩准由属下亲手取他首级,以慰青衣枉死!”

  没有咬牙切齿,只是冷冷的恨。

  青衣原是随风一手带出来的,从前一直跟在随风身边,直到他男扮女装下江南,才到了他身旁。

  也才十七八岁的姑娘……

  “好!”李俨道。

  随风谢过起身,继续回禀:“去年在吴县为池姑娘诊治的游方大夫找到了——”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