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 > 第42章 带你去看新世界

第42章 带你去看新世界

  面对突如其来的冲突,希里显得有些慌乱,可她很快就镇定下来,从容不迫的应对冲上来的松鼠党成员。

  这些人看起来凶神恶煞,但真正的作战技巧比起卡西尔和兰伯特要差了太多。

  希里知道,只要可以克服恐惧,胜利的一定会是她。

  而这时,威戈弗特兹也在奋不顾身的砍出一剑之后猛的相后退去,他知道如此冒险的举动,极有可能会让他身负重创。

  可那也好过几个呼吸之后死在这里。

  他承认自己大意了。

  “想走吗?”

  罗杰脸含笑意,不紧不慢的挡开威戈弗特兹手中的武器,紧接着他上前一步,手腕轻颤威戈弗特兹的武器脱手而出。

  无心恋战的术士哪里顾得上许多,纵身跃上身后的矮墙,随后从腰间取出了一个黑色的金属圆球随手扔向罗杰。

  那是特制的炼金炸弹,威力极其惊人,可威戈弗特兹从没想过自己会有机会使用上的一天。

  轰隆隆。

  越过院墙,威戈弗特兹就听到了剧烈的爆炸声,顾不上查看战果,他双手飞快的抖动,将随身携带的东西撇了个干净。

  没时间思考了,哪怕可以阻碍对方一刹那。

  身体飞快的退去,然后是充盈的魔力重新回到体内。

  来不及回气,威戈弗特兹一股脑激发了全部的力量,身后的空间塌陷,他无心恋战,第一时间开启了传送门。

  而这时眼角的余光撇过,在不远处的墙头上,似乎跃上了一个身影。

  威戈弗特兹大惊失色,在成为巫师之后,他还从未如此这样狼狈过。

  “快!”

  “快一点!”

  “啊!”

  额头青筋暴起,眼中血丝密布,如此疯狂的调动能量,威戈弗特兹的内脏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害。

  后背陷入空间的虚影之中,在身体变得虚幻的同时,威戈弗特兹感觉到一股凌厉的寒光从远处射来。

  可这时候他已经没办法控制身体做出闪避的动作了。

  下身传来一丝凉意,威戈弗特兹的身影消失在空气中,而这时远处的爆炸仍没有结束。

  “罗杰!”希里大声喊道,分心之下险些被一个大胡子的矮人从背后劈中。

  “顾好你自己。”

  罗杰的声音传来,然后女孩就看到一道身影毫发无损的从烟尘中跳出。

  “慢走不送。”罗杰冲威戈弗特兹离开的方向,轻轻的说了一句。

  在原本的历史中,这家伙本来和恩希尔一起合作,皇帝陛下根本不知道他要抓捕希里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目的。

  他需要希里体内的上古血脉。

  不是通过实验,而是传承。

  她会强行和希里结合,在女孩怀孕之后杀死希里,取出婴儿与胎盘,只有这样他才有希望将那股力量占为己有。

  不过现在。

  罗杰相信他永远没办法让任何雌性生物怀孕了。

  嗯除了

  拼接?

  从其他男性身上割下来,然后做一次嫁接?

  “我失误了。”

  想到这一点,罗杰也有些懊恼。

  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凭他的力量,威戈弗特兹原本不可能可以活着离开的。

  罗杰让他现在活着,是因为他还有用,光杀死一个威戈弗特兹解决不了实质问题。

  事实上叶奈法的见解有一部分是正确的,但她根本不了解罗杰的实力。

  而现在罗杰便希望威戈弗特兹可以帮他推动一下,让他可以一次解决所有问题。

  在罗杰思考的时候,希里那边也结束了战斗。

  女孩虽然表现的勇猛异常,可她毕竟只有十四岁,战斗时还没有什么,可当一切结束,看到满地尸体与鲜血,希里的脸色多少还有些难看。

  罗杰没在乎这种小事,类似的事只要经历多了,自然会习以为常。

  威戈弗特兹逃走了,可仙尼德岛上的纷乱还没有结束,并且可以预见的是,这场纷乱将会永远的改变南北世界的格局。

  “我们走吧。”

  罗杰收好武器牵住女孩的手。

  “我们去哪儿?”希里却心情沉重,在叶奈法口中,她几乎可以预见自己未来的命运。

  “带你好好看一看这个世界。”

  两人骑上卡西尔带来的骏马,马蹄清脆穿透洛夏宫长长的走廊,在他们背后,是烈焰肆虐的仙尼德岛。

  “这个世界很大,我们可以去海的那一边,或者山的那一边。”

  “另外,不用太在意他们告诉过你的那些鬼话,你不是要做这个世界第二强的剑客吗?”

  “即便以威戈弗特兹为目标,你的路还有很长。”

  “去山的那一边从来没有人到过那里。”希里既憧憬又忐忑。

  “我们怎么走?”

  罗杰在一座高山上拉住缰绳,抬头指了指天空上微不足道的一个光点。

  “骑龙。”

  没过多久,仙尼德岛事变发酵,其结果开始逐渐影响南北两方势力。

  术士评议会彻底分裂,众多巫师术士要么躲入深山老林,远离政治漩涡,要么积极站队纷纷自保。

  以威戈弗特兹与法兰茜丝卡为首的巫师彻底倒向尼弗迦德帝国,而菲丽芭等人则成立了女术士集会所。

  虽然大局稳定,但在汹涌的暗处多方势力都在寻找那个银发女孩。

  密探、预言者、星象师、占卜师。

  众人想尽了一切办法,可那个女孩却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隐秘的消息在小部分人的圈子中流传开来。

  天才巫师威戈弗特兹经历了一场可被称之为耻辱的失败。

  他眼睁睁的放任银发女孩儿从自己手上逃脱,被一位魔人打得落荒而逃。

  众人都在猜测这个魔人的身份。

  有人说是白狼杰洛特,有人说是年纪最老的维瑟米尔,还有人说是一个来自狮鹫学派名不经传的年轻人。

  另外在那场战斗中,威戈弗特兹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原本深沉内敛的人变得喜怒无常。

  尤其是针对一些女术士,显得尤为刻薄。

  而他似乎在准备一些古怪的实验,从材料上来判断,或许和人体有关。

  说实话,罗杰倒是很期待威戈弗特兹能想办法给自己换一套工具,毕竟让一个天才巫师把玩球蛋,无论怎么想都是一件充满喜感的事情。

  于是时间流转,天气逐渐变得寒冷,当仙尼德岛事变尘埃落定的那个冬天。

  一行人出现在通往凯尔莫罕的小路上。

  这个冬天,凯尔莫罕似乎格外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