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演道 > 第一百零八章 正立无影,千里传音!

第一百零八章 正立无影,千里传音!(1 / 2)

佛山,南方武林用来安置北方朋友的一座三进大院之中。

北方拳门的一众师门徒弟都回到了这里。

而在听到了陈希象那句“一力破之”的话语之后。

院中的宫宝田、李存义、车毅斋三个老前辈全都沉默互相对视了片刻。

这时候。

宫宝田沉声说话了:

“江湖毕竟不单单只是打打杀杀,还是人情世故,陈师弟你年纪轻,对于南北武林的矛盾,能说出以力破之这样单纯的话来,也不是不能理解,可要具体做起来,何其艰难。”

李存义、车毅斋两人都是面色没表情。

而以尚云祥的聪智,也都想到了那句“以力破之”是什么意思,心下也是有些惴然。

南北武林加起来,那可就是整个江湖了。

以力破之。

是想要一人担下这千古武林的多少代恩怨吗?

即便陈希象在他们心中已经被敬畏如神明,可这话毕竟也大了些。

反倒是宫二在一旁眸光熠熠的注视着院中陈希象,心中自语道:

“我这次倒觉得是爹小看人家了。”

作为亲自被陈希象从近百人刀剑绝境中救出的当事人,宫二切身体验到了这年轻师叔的不可思议之修为。

而薛颠则是死心塌地的相信陈希象,道:“师叔,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别人不行,未必我师父就不行。”

宫宝田面色仍旧未变,却是早有下文,道:

“这话儿倒也没错,但是想要让南方的朋友服气,得咱自己门里的人也相信希象真有这个本事。”

他呼出了一口气,背着手出来,道:

“这活儿只能我来了,师弟,你过手要是赢了我,咱门里的人,就能先服了你,你再去主持这件大事,便是名正言顺了。”

听到这话,车毅斋便心中叹息,这活儿确实得宫宝田来。

一个门里,有人做面子,就有人做里子。

李存义是形意八卦门的掌门人,不管在门外还是门里,他都不能输,不然形意八卦门这招牌就要倒了。

陈希象看着面前这个被妖拳划分为六拳王之一的师兄,轻声道:

“可。”

这世上,每一个能达到丹劲的高手,都是极其强大的,已经成为了古往今来人类最巅峰的一批人之一。

而宫宝田还是负责给师兄李存义接挑战,维持门派颜面的人,武功如何,不用多说了。

院中,小辈们看着居然两位辈分极高的长辈要较量起来了。

除了尚云祥、薛颠几人外,其他都是宫宝田、李存义的徒子徒孙,譬如傅剑秋,唐维禄等人,各自都面色紧张起来。

“这,到底谁能赢?”

“看你说的,陈师叔放言要以力整合武林,化解南北恩怨,要是连宫师叔这一关都过不了的话……”

宫二在一旁默默看着,心里轻轻叫了一声:

“爹,你可别出事……”

院中两人相隔三丈。

陈希象语气十分平静,似乎闲坐聊天一般,道:

“师兄出手吧。”

哗啦~

宫宝田面无表情一个垫步,五指张开似掌,而后骤然捏锤,掌心一握之间,面前空气旋转,整个人都化作了一条老龙一般游了过来。

起手就是一个形意抱架,而后化为八卦的“子午针”。

霎时。

宫宝田这一发劲之下,空气中气流呼啸翻滚。

形意的刚猛!

八卦的阴柔!

在宫宝田身上形成了一股十分怪异却协调的意境。

这一瞬间许多弟子看在眼中,只觉得一股极其别扭的冲击感影响心灵,感觉头脑都发晕,有种想吐血的感觉。

一看见宫宝田的这一起手,车毅斋心中就是感慨:师弟的刚柔变化,已然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再给他几年,一定会进入孙禄堂的那个境界。

孙禄堂就是兼修了八卦、形意、太极等百家拳术,最后融会贯通,将劲力炼入了罡劲。

不过,在大街上的时候他们和徒弟们都已经发现了。

陈希象早就进入了这个境界。

论境界,要比宫宝田更深厚一层。

所以不光是车毅斋,李存义与尚云祥、薛颠都想看陈希象到底该如何打败宫宝田,用什么样的手段,能真正折服他们所有人。

就是这所有人一眼望去的电闪间。

在宫宝田攻过来的刹那。

陈希象整个人动了。

他似乎没有用身体任何一个地方发劲,也没有肌肉骨骼的颤动,却是在那一刹那间,人消失在了原地,其实是这些普通弟子的视线跟不上陈希象动身的那一电闪间的速度。

但即便是李存义、车毅斋、尚云祥几个人也都是霎时眼神微变。

因为他们那一瞬看到了……

陈希象那一霎的行动太快,在几丈之间,影子都在飞快晃动,最后在他们眼中都造成了错觉,好像陈希象是大白天出现的鬼神,身下无影。

这速度快到了不可思议。

呜呜呜~

一掌前递,捏成手刀,电闪间就划破了面前空气。

罡气如刀,直接就切向了宫宝田的手腕。

八卦手刀与八卦子午针!

电闪间出手,以刀尖破针芒!

宫宝田心头陡惊,先是被陈希象正立无影的速度骇到了一瞬,旋即感受到陈希象这一刀之犀利,知道两人劲力差距有天壤之别,绝不能够硬接。

霎时。

宫宝田手掌连晃,或抓或推,时高时低,好似层峦叠叠的山脉,笼罩向了陈希象整条手臂。

这正是八卦掌的精髓,每一掌之后,都紧跟着八八六十四个变化,劲力如影随形,令人好似感觉到如渊似海般的深厚。

呼呼呼!

掌风呼啸,如山厚重。

陈希象却是丝毫不见变招,仍是那一手刀,好似冲杀进了敌营的上将,任千军万马,崇山峻岭,我只一刀,斩尽一切变化!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