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将军的寒门小娘子 > 第四百九十九章 喜气

第四百九十九章 喜气(1 / 1)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伴着里正一声声洪亮的唱礼的声音,珍娘终于跟着一众围观瞧热闹的观众们,一道亲眼见证了她二哥和她闺蜜的婚礼。

隔着大红的盖头外面,珍娘是看不见玲花此时此刻面上的神色的,只能目光追随着那窈窕的单薄的小身影,被一众人群簇拥了出去的画面。

珍娘也没急着跟上脚步一道出去,她只是眼神关注了好几眼蒋二壮那一脸傻乐的表情,他的欢欣和喜悦,大伙都是有眼可见的。

“三哥,你瞅瞅咱二哥那两片嘴咧的,都快要扬到天边上去了。”珍娘就笑着跟身边的蒋小壮说了一句。

“那可不得乐的,人生两大事,娶媳生孩子,咱二哥今儿个已是中了一件,剩下那一件,也差不离多久了。他怎的不乐呢?”蒋小壮亦是眼里显着高兴的神色,说道。

他们蒋氏三兄弟,从小一起打闹着长大,现如今总算亲眼见证了一个安稳幸福的生活了,蒋小壮又怎会不觉着开心呢。

珍娘也是有些感叹的说道,“今儿个最开心的就是咱爹咱娘了,盼了这么些天,今儿个也总算是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可以落地了!”

蒲氏今儿个表现的还好一些,估摸着也是前一阵已经激动过头了,所以,真到了这时候,她反而冷静了许多,不过,那面容里的满意也是看得见的,却是蒋老二,刚刚两个新人一起叩拜高堂的时候,珍娘可是明显的看见,她爹那眼窝子里面都快要泛着泪光了。

不过,说来也不奇怪,为人父母的,有哪一个不希望看着自己的孩子成家立业的呢,尤其这农村山户里,最最奉行的就是儿孙满堂的说法了,他们二沟村里,像蒋老二这样年岁的,已经有不少都抱了孙子,甚至孙辈绕膝的了。

倒是他们家,一门三兄弟却都个个成家的晚,早两年蒲氏也不是没有给上面的俩兄弟说过亲事,只是,那会子家里门庭还没有如今富裕,再加上这方圆百里的谁还没个打听的。

大伙只要纷纷一听他们跟老院子那边的关系,就都把亲事说的没音了,珍娘也不是没有听到她爹背着人晃脑叹气的,再加上后面又出了她大哥那档子事儿,蒋老二更是郁郁了不少时候。

所以,到了蒋二壮这门亲事上,虽然这亲事从头到尾就是蒲氏跟赵家那边一气说成的,甚至到了下定之前,蒲氏才与蒋老二言语了一声,但是,蒋老二却是丝毫没有一点气量的。

临到要办亲事之前,他也是乐颠乐颠的被蒲氏支使了忙前忙后的,每天早起贪黑着,总算是将这桩大事给圆满的办成了。

所以,即便是平日里一贯沉默寡言的他,今儿个也是一脸喜气洋洋的。

蒋小壮听着这话,也是跟着点头说道,“咱大哥成亲的时候,咱爹也没见着,所以,就算是乐呵也没处乐去。不像二哥这一回,从前到后的,他也是张罗个不歇的,怎能不高兴呢。”

又说,“要是过个俩月,二哥二嫂再造个小娃出来,咱爹才是更加笑的合不拢嘴呢。”

珍娘见他说的这般,亦是脑子里想象着,家里突然多个小奶娃的那个画面,不觉得心里充满了期待。

只是,转念想想,玲花那小身板的,想想她那年岁,比自己个还小了俩月呢,就这年纪要是就生娃当娘的,那是不是有点忒吓人了。

这般想着,珍娘倒是不那么期待自个早日添个小侄儿啥的了,想着这个,倒是无端的消散了几分原本的喜悦。

蒋小壮看着珍娘突然有些紧眉的样子,想想她刚才围着蒲氏的身边招呼客人的场面,今儿个不论来个什样的客人,反正蒲氏是一个不落的要当着人家的面吹嘘一下自家的闺女的,蒋小壮远远的冷眼看着自家妹子被那些个姑娘大婶的围着,不得不硬扯了笑容来应对的样子,都不觉得替她觉着心累,所以,这一会,也只当珍娘是累着了。

因而,就笑着开口说道,“其实,咱二哥最好是先生个闺女最好,那样咱娘肯定是最高兴的。顺便也能分散一下咱娘对你一个人的那个关注。”

珍娘听他忽然这样说道,转念一想就知道自家二哥那意思了,不过,却是没有接话。

又转了个话头问道,“对了,今儿个二哥咋在赵家那边耽搁了那么长的时间啊,这都快要中午了,你们才把人给接过来。”

蒋二壮去迎亲,珍娘身为妹子也不好跟过去,而且,她原以为就这么几步远的距离,将人迎回来也就是一会儿的工夫吧,却没想到,这迎亲就迎了将近一个晌午的时间。

珍娘暗自猜想,她二哥肯定是遭了不少的考验?

“嘿,你可是没瞅见,今儿个赵家那门口堵的,估摸着是把整个族里的老少爷们都请过来了,我跟二哥那是过五关斩六将的,一个个的过关过过去,才能把咱这二嫂子给迎到花轿里面的。”蒋小壮一听这个,就有些激动的说道。

“怎个过五关的?你给我说说呗。”珍娘听了这话,倒是越发的激起了几分好奇心来,追着问道。

“还能咋过?一会儿又是拼酒,又是掰手腕的,后来还整了个诗词考试的,要不是今儿个陪着二哥去迎亲,我还不晓得他们赵家那边还有那些个人才呢!”

“非逼着咱二哥当场作那什催妆诗的,你想想咱二哥那点墨水,哪能做得出来啊?愣是磕巴了老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来的。”

“那最后咋整的?你帮着做的?”珍娘就看着他问道。

“我也没那个能耐啊,平日里光学点八股章的,就已经够够的了,再多的,也就是看点兵书什的,像这种诗词歌赋的玩意,我哪里作的出来?最后幸亏我拉了两个以前学堂里的同窗一道去了,还是人家吴怀义帮着作了一首,后来我又悄悄的撒了几个红包,这才算是把这关卡给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