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二十一章.呼名落马之术

第二十一章.呼名落马之术

  待到众人来到城门之时,却未见城头上有兵将值守,城门亦是洞开,只余留三五人看守城门,直到姜子牙出声相询后,才从那几人口中得知,原来值守城门楼的兵将居然擅自出城与张桂芳交战去了!

  闻言,陆植脸上不禁生出了一抹怒色:“今日值守城门之将是谁?!无有本帅命令,为何敢擅自领兵出城交战!”

  众将不禁看向了申伯,这值守城门之事,一般都是由他来安排的。

  将陆植也随众人一同转头朝自己望来,申伯脸色微变,出声道:“禀元帅,今日值守这城门之人乃是乾殿下。”

  “叔乾?!”姬发闻言,亦是不禁出声询问了一句。

  申伯口中的乾殿下,便是姬叔乾,乃是姬昌第十二子,姬发的亲弟弟,因好武,也习练得一身好武艺,现今他西岐反商,姬叔乾自然也投到了军中为将。

  姬发皱了皱眉,转头看了一眼陆植的表情,只见陆植面沉如水,显然对姬叔乾擅自行事十分不满,料想等会姬叔乾回返,恐怕一顿军棍是绝对免不了了。

  想了想后,他也并未出声,只是想着,等会姬叔乾回返,陆植责罚他之时,若是用了重刑,他便出声为其求求情,毕竟他可是自己亲弟,总不能让陆植真的把自己亲弟弟给斩了吧?

  不过,真等到姬叔乾回来之时,他却是已经连为其求情的必要都没了。

  只听城门外猛地传来了一阵马蹄轰鸣声,随后便见一支丢盔卸甲的残兵败将抢入了城中,高呼赶快紧闭城门,以免敌军趁势侵入。

  陆植转头望去,只见那支溃兵竟只剩下了十几人,当头那名偏将的马背之上,还搭着一具无头的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何事?!”陆植出声喝问道。

  “啊!元帅!”

  那些溃兵们见到陆植,瞬间面色大变,随后那名带头的偏将一个翻身便从马背上跃下,重重跪倒在地道:“元帅,丞相,还有武王殿下,你们终于来了啊!”

  “乾殿下他他身死殉国了啊!”

  陆植神色微冷,喝骂道:“给本帅抬起头来!究竟怎么回事,给本帅一五一十的讲清楚,为何你们一副溃败之相,又为何就只有你等寥寥几人回返城中?!”

  那偏将不敢抬头,只是俯首在地,以哭腔道:“先前,那张桂芳部的先锋将风林在城下叫骂邀战,乾殿下气愤之下,便带领我等出城迎战,欲要斩了那獠。”

  “谁知道,那风林修有异术,能从口中喷出黑烟,黑烟中藏有一颗红珠,一下子就将乾殿下给打下了马来,又追上一棍打杀,我军瞬间大败”

  “那风林最后还削去了乾殿下的首级,要带回请功,末将拼死,也只抢回了殿下的尸身还请元帅恕罪!”

  陆植闻言,不禁转头往那具搭在马背之上的无头尸体看去,脸上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姜子牙等人也是纷纷色变,而姬发已经惊叫哀呼出声,一边哀鸣,一边朝那姬叔乾的尸体扑了上去。

  “叔乾吾弟啊!你怎先为兄一步去了?!你让为兄如何与母亲交代啊?!吾弟”

  听闻此番噩耗变故,众人皆是神色难看,陆植亦是强压着怒火,又问道:“就只有你们这十几人逃回来了吗?其他人呢?”

  那偏将神色瞬间一滞,但却是不答,直到陆植再次追问,他才嗫诺道:“我等先前抢回乾殿下尸身后,只想着尽快将殿下带回西岐,传回消息来,行的匆忙,却是并未注意其他人”

  陆植神色一厉,再压抑不住心头怒火。

  “好胆!你身为乾殿下副将,却未能护住主上,事后又临阵脱逃,弃袍泽不顾来人啊!将此人给本帅拖下去斩了!其余人等,全部打入大牢,听候发落!”

  “元帅饶命啊!末将只是想尽快将消息与殿下的尸身带回来”

  陆植却是根本不想再理会此人,直接便让人将其拖了下去,然后又下令道。

  “哪吒,黄飞虎听令!本帅命令你二人,立刻各率领一千人,出城接应我西岐被困将士,本帅会亲自率领大军,在后方替你们压阵。”

  “末将遵命!”

  “是,元帅!”

  待哪吒与黄飞虎将城外被困的将士们接应回城中之后,一场变故与骚乱这才平息了下来。

  但姬发那边,却是又闹开了。

  刚将姬叔乾的尸体送回王府的他,被伤心欲绝的老母亲一阵哭喊责骂,最后要求他定要去那张桂芳大营中将姬叔乾的首级给抢回来,若不然,姬叔乾不能全尸下葬的话,她就也要随儿子一同去了!

  无奈之下,姬发只好敷衍应下,然后马上便又返了回来,冲陆植说出了此事。

  陆植瞥了一眼姬发,心中也知晓他的想法,不外乎就是想让陆植来做这个恶人,回绝那位老夫人。

  不过考虑到姬发生为人子,的确不好,也不能拒绝其母亲的哀求,也只能由陆植来了。

  “武王殿下,此刻出兵,乃是损兵折将的昏招,本帅不可能下令的。”

  “而且恕本帅直言,此次姬叔乾不尊帅令,擅自出击,本就犯了军规,之后其战败身死,更是给我三军衰落了士气,本帅没追责他,便已经是看在其忠烈殉国的份上了。”

  姬发闻言,也未再多说什么,只是叹息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去了。

  毕竟他也知道,此刻出兵,无疑是一件十分愚蠢之事,若不是被家中老母亲逼着,他也不会专门过来找陆植做样子。

  而陆植如今拒绝,他在老母亲那边也算是有了交代了,不至于再为难。

  是夜,陆植等人正在帐中定计。

  因黄飞虎昔年在朝歌为官,掌管天下军马的缘故,姜子牙便向其请教那张桂芳,询问黄飞虎是否对此人的本事有所了解。

  黄飞虎应道:“那张桂芳在朝歌之中,亦是有名气的,而且早年间,他也曾在末将手下当过值,末将也算知晓一些他的事迹本领。”

  “张桂芳此人,统兵之能自不必说,不然那朝歌闻太师也不会钦点其为主帅,来攻我西岐。”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那张桂芳不但武艺娴熟,还修炼有一门异术,名唤呼名落马之术,反是被其呼唤姓名者,无不顿时失神落马,束手就擒,所以我等对上此人,必然得提防此术。”

  姜子牙闻言不禁大惊,说道:“这世上竟还有如此诡异之术?如此的话,那我等又该如何应对他这呼名落马之术?”

  说着,他不禁看向了陆植:“元帅对此怎么看?可能认出这是何种秘术吗?”

  陆植不以为意的说道:“本帅也不知,但看其模样,不过就是某种摄心,让人魂魄离散的旁门左道之术罢了,非玄门正法,只要三魂足够稳固,或是有宝物防护神魂,其呼名落马之术自然便无用。”

  听陆植这么一说,姜子牙顿时感觉那张桂芳的秘术似乎也没有那么无敌了。

  姜子牙笑道:“如此说来的话,那张桂芳的秘术,其实也只能向普通人显威,对我等却是无用。”

  陆植瞥了他一眼,他想了想之后,还是决定给这位师弟留一点面子,没有直言。

  只是希望那张桂芳也能给姜子牙面子,不拿那呼名落马之术来对付他,不然的话,就以姜子牙这两地仙都摸不到边的修为,到时候再被张桂芳一声喊的一头栽下马来,可就真要丢脸了。

  陆植说道:“还是谨慎小心些好,不过哪吒乃是莲花化身,一身魂魄已经尽数于莲花身躯相合,正是那张桂芳的克星,若是那张桂芳来犯,就由哪吒你出战,将其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