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黑月光拿稳BE剧本 > 番外八(三生有幸遇见你,纵使悲凉...)

番外八(三生有幸遇见你,纵使悲凉...)

  初八, 又逢百年大比。

  此次大比依旧在衡阳宗举行,现在的百年大比与以前不同,以往百年大比是为了交流讯息, 共同对抗魔族, 现在仙魔两族暂且和平共处,百年大比自然只有考校后生的作用。

  苏苏提前向公冶寂无修书一封, 表示希望和澹台烬带着妖魔界年轻的修士过来比试。

  公冶寂无读完了信, 自然没有异议。

  知晓魔君要来, 衡阳宗几日前就开始张罗庭院, 准备招待魔族客人。

  说实在的,弟子们颇为忐忑, 千年前澹台烬如何暴虐杀人的一幕历历在目, 现在想想这样一个大魔头来自己宗门,但凡他翻脸, 那就是一出无人生还。

  虽然知晓澹台烬拯救了六界,可是心理阴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散去的。

  宗门内人心惶惶, 作为信任掌门的公冶寂无心中多有无奈。

  好在他心态不错,安慰道:“放心, 即便出事,也是掌门死在你们前头。”

  月扶崖纳罕道:“掌门师兄竟然也会开玩笑了?”

  公冶寂无淡淡一笑。

  弟子们并没有被掌门的冷笑话安慰到,大比那日,人人忐忑地等着澹台烬到来。

  天边黑云聚集,浓烈的暗色让众弟子忍不住抬头看。

  一架九头鸟怪物车辇从天边驶来。

  公冶寂无迎风而立,温和笑道:“师妹。”

  果然,车辇上一只白皙的手掀开车帘, 露出苏苏一张带笑的脸:“大师兄,扶崖!”

  苏苏跳下车辇, 久久没见昔日的家,此次说是比试,回来看看才是主要目的。

  以前苏苏在衡阳就是众人的小师妹,如今她回来,当年的师兄师姐们个个高兴不已,瞬间忘了她的神女身份,统统围了过来。

  一众人热络而亲昵地讲着话。

  跟随九头鸟车辇来的妖魔界修士看看苏苏,又看看乌云压顶的车辇,都选择安静如鸡。

  都知道,其实这什么破烂大比,魔君是不屑来的。

  倒不是怕妖魔族的年轻弟子输了丢人,妖魔个个好战,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魔君不愿来的原因,是据说衡阳宗这里有许多魔君曾经的情敌。

  俱都比曾经的魔君善良正直。

  如今魔君不太美妙的心情,连九头鸟都感受到了。

  澹台烬单手抱着阿宓下了马车,一眼就看见了对面玉树临风的公冶寂无。

  这个人与他的夙命纠缠何其深重,澹台烬眯了眯眼,若无其事抱着女儿走了过去。

  公冶寂无眸色温润,不悲不喜。望向他怀中阿宓时,他略怔,随即眼眸温柔下来。

  “你就是阿宓吗?”

  阿宓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公冶寂无,半晌眨了眨眼,冲公冶寂无伸手:“师伯抱抱。”

  公冶寂无略微僵硬地伸出手,把阿宓从澹台烬怀里抱了过去。

  澹台烬挑眉,松手。

  苏苏看看阿宓,又看看僵硬的师兄,走到澹台烬面前,悄悄拧了一把他的腰:“喂,你和阿宓搞什么鬼?”

  澹台烬低眸,笑看她:“不相信我就罢了,怎么连自己女儿都不相信?”

  苏苏:“……”阿宓只有在她面前乖一些,自从澹台烬归位,小阿宓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大魔头。

  偏孩子她爹每次都笑盈盈赞赏地鼓励阿宓干坏事。

  女儿长得像自己居多,可她到底是神魔混血,骨子里下意识带着澹台烬独有的恶劣。

  苏苏听见小丫头咬着手指问公冶寂无:“师伯,你的道侣呢?”

  公冶寂无沉默了一瞬,温和答道:“师伯没有道侣。”

  “哦,师伯为什么没有道侣?”

  公冶寂无鲜少与这么小的孩子相处,一时发现自己没法回答,与阿宓大眼瞪小眼。

  苏苏连忙走过去:“师兄,把阿宓给我吧。”

  阿宓回头,看了眼自己魔君父亲。

  澹台烬唇微微上扬,不辨喜怒。

  阿宓自然更听苏苏的话,放过公冶寂无,自己站在了地上。

  “抱歉师兄,阿宓把你衣裳弄脏了。”苏苏说。

  公冶寂无低眸一看,果然自己肩膀上有个孩子留下脏乎乎的巴掌印,上面还沾着糖渍。

  “不妨事。”他掐了个决,把衣裳清理干净,“大比即将开始,诸位道友请入席。”

  众人依次落座。

  苏苏看着面前两张一大一小的脸,警告道:“不许在衡阳宗闹事,也不许整公冶师兄,听见了吗?”

  阿宓很听话,连连点头:“阿宓知道了,娘亲。”

  苏苏亲亲她脸蛋儿:“阿宓真乖。”

  到底孩子心性,阿宓很快就乐滋滋的,看场上比赛了。

  “你呢,澹台烬。”

  澹台烬沉默片刻,似乎颇为不甘心。

  见苏苏依旧盯着他,他只好说:“知道。”

  苏苏松了口气,澹台烬答应她的事,一定会做到。

  苏苏笑着在他耳边说了句话,澹台烬闻言,眸中也带上浅浅笑意。

  他们讲话,公冶寂无都看在眼里。

  摇光坐在他身边,羡慕地说:“以前觉得,沧九f这个人,阴郁冷漠,现在看来,他对苏苏挺好的。”

  公冶寂无轻轻点头。

  是挺好的。

  苏苏说话时,澹台烬听得很专注,眼中只有苏苏一个人的影子。苏苏说什么,他眼睛里都有细碎的光彩。

  身为魔尊,也不在意带出来的弟子如何看,给苏苏剥完葡萄,又给阿宓剥。

  整个宴席上,他自己倒是没有吃过一口。

  千年的恩怨,两人从还是凡人那一世,纠缠到了现在,公冶寂无本来做好了澹台烬会刁难自己的准备,可是后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澹台烬甚至礼貌地冲他颔首,随后回头去看苏苏。

  见她开心的笑,澹台烬便也笑了。

  那笑容少见的纯粹,那一刻,公冶寂无突然明白了苏苏为什么会喜欢这个人。

  纵然澹台烬曾经自私冷漠、刚愎自用、狂妄歹毒,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千年的仇怨不死不休,可是只要苏苏一句话,一个笑容,澹台烬便拔去了浑身的刺,变得简单干净。

  一颗赤子之心,竟会出现在魔神身上。

  公冶寂无沉默地饮尽杯中酒,澹台烬对她好,他便放心了。

  夜间,苏苏和澹台烬宿在长泽仙山。

  这个地方澹台烬很熟悉,梦魇幻境中,他还是沧九f时,曾经来过这里。

  彼时苏苏在天池边用翎羽为他编织剑穗,可惜那剑穗只编织了一半。后来澹台烬赴死前,想象着那样的场景,自己把未完成的剑穗编织完了。

  曾经这个地方,对于澹台烬来说,入眼皆是悲伤。

  而今,却是她长大的地方。

  他想走她走过的路,见她认识的人,参与自己缺席的人生。

  天池深处,有一处木屋,苏苏小时候常常在这里修炼。

  苏苏盘腿坐在珠垫上,给澹台烬看自己小时候的东西。

  她从木盒中一件件拿出来,边回忆边和澹台烬说:“这是爹爹给我做的草蚱蜢,这是湘悦师姐送的弟子,这里师兄们用来吓我的琥珀青蛙……”

  澹台烬听得很认真,一如人间那个好学的少年。

  他眸中带着淡淡笑意,摸了摸她的头。

  苏苏没有问他的童年,她知道,澹台烬的童年大抵是不太好的。他的过往充满了饥饿、伪善、仇恨。

  所以现在,她有耐心带他去看很多美好的东西。

  就像当初给他展示的苍生符一样,把那些美好的画卷呈现在他面前。填补他心中缺失的东西。

  她鼓励澹台烬回逍遥宗,容许他生疏而溺爱地教导女儿,当年天道对他的不公平,如今苏苏用另一种方式弥补回来。

  这一晚他们睡在木屋,苏苏以前那张床上。

  澹台烬抱着苏苏,手一挥,漫天星子出现在长泽仙山。

  澹台烬吻了吻她眉心神印,苏苏靠在他心口,睡得十分安稳。

  清风拂过,早已成为天神的苏苏,睁开了眼。澹台烬眉心红色魔印微微闪烁,带着邪戾不祥之感。

  那是自他回归魔域之后,悄悄尾随着他的心魔。

  或者说,是属于魔神夙命的心魔。

  穿过了同悲道的间隙,附着在今生他的身上。说来神奇,这心魔也是“澹台烬”产生的,因此他无知无觉,并没有觉得不对劲。

  苏苏一直想知道那是什么,之前在妖魔界无法探知,可是今夜可以。

  苏苏掐了个决,窗外梧桐树沙沙而响。

  无形的阵法开启,助她去捉住属于魔神藏起来的心魔。

  苏苏闭上眼,抵上他的额,因为澹台烬并不抗拒她的气息,她轻易便在梧桐木的加持下,看见了魔神的心魔。

  那属于另一个人,却也是“澹台烬”。

  眼前竟是自己从未出现在他身边的那一世。

  澹台烬作为一个凡人长大,作为一个普通人努力存活厮杀,又在最后关头功败垂成。

  少年葬身大火,至死望着寂寥人间。

  他眸中茫然而痛苦。

  大火像是一面墙,将他与世人分割开。大火里面,他孤独而恐惧,大火之外,百姓们振声欢呼,庆祝他被烧死。

  他像个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孩子,蜷缩着身体,流不出一滴泪水。

  苏苏突然特别心疼。

  “澹台烬!”

  透过大火,她握住了少年的手。

  少年颤了颤,黑眸看向她。

  一眼万年,他眼里的痛苦似乎不见了,带上几分温柔的笑意。

  ――这凡尘痛苦,可你握住我手那一刻,便是幸福。

  少年小心翼翼地回握住她的手。

  渐渐的,景象与他一同溃散,隐藏在夙命中的心魔无声消散了。

  苏苏打了个呵欠,心满意足。

  清晨第一缕光透进来。

  澹台烬睁开眼。

  怀里的苏苏睡得安稳,他摸了摸自己额间隐去的魔神印。

  他被卷入同悲道时,看见了另一个自己。那个至死没有情丝,只知阴谋诡计的魔君。

  而这些孤独的景象,却在此刻,离他很远很远了。

  手腕上琉璃珠串在阳光下发着浅浅透亮的光,他低眸打量着珠串,梧桐林还未来得及散去的阵法下,魔瞳看见当年苏苏悄悄融进去的东西。

  ――那是一个神女,最珍贵的祝福与爱。

  怔愣许久,在这样一个普通的清晨,天生无爱无泪的魔神,骤然湿了眼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