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三请三让(终)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三请三让(终)

  翌日清晨。

  李知大睡了一觉之后,精神就好了许多,正当他在吃早饭的时候,就听奴仆进来禀报道:“启禀主公,荀彧荀先生正在外面求见。”

  “唉……”杨英叹了一口气之后,无奈的将饭碗放下,揉揉揉眉心,说道:“什么事情就这么多,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会儿?!”

  话虽如此说,但是他还是对那奴仆摆了摆手,“让他进来吧。”

  “诺!”奴仆应了一声之后,便匆匆而去。

  不一会的功夫,他便带着荀家叔侄弟来到了李知的大厅中。

  荀彧见李知正在吃饭,眼中流露出一抹尴尬,不好意思地对他拱了拱手,说道:“没想到行之贤弟竟然在用餐,实在是打扰了。”

  “无妨!”李知摆了摆手之后,满不在意的说道:“一顿饭而已,什么时候吃都行。

  说吧,你们叔侄二人联袂来此到底是为了什么?

  昨天我不是已经让奉孝告诉你们了吗?我不想和你们联盟,更不想自成一股势力或者是成为谁的靠山,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

  “行之贤弟误会了,我们今天来此并不是和你商量联盟之事。

  而是想要问一下行之贤弟,愿不愿意领头请主公荣登帝位?”

  李知听到此言之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问道:“已经到了这时候了吗?这是不是有点太急了?”

  一般来说,一个开国之君想要荣登帝位,那必须得经过无数道的程序!

  首先,得经过各地官员的宣扬,各级官员会在自己的治地上弄出一个个的祥瑞,然后再报给君主。

  君主赏赐了之后,他们便会宣扬这位君主是天降之君,需要以新换旧,荣登帝位,如此才能普天同庆。

  然后再由朝中的众位大臣,三请三让,如此才能顺理成章的登基。

  但是现如今,第一道程序还没开始呢,怎么就直接开始三请三让了,难道曹操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皇帝了吗?

  荀彧见李知的脸色难看,略微思索了一下之后,便想明白了他心中所想,苦笑了一声之后,满脸无奈地问道:“行之贤弟,你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想事情老往坏处想?

  你跟主公相交日久,难道还不知道他的性格吗?他是那种事到临头便迫不及待的人吗?”

  李知闻言,皱着眉头问道:“难道不是孟德兄迫不及待地要当皇帝了?”

  除了曹操想当皇帝之外,谁还有那个胆量敢掀起这股登基为帝的热潮,就不怕曹操对他们下手吗?

  “当然不是!”荀彧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后说道:“之所以会掀起这股热潮,是因为此前的事情都已经铺垫好了!

  就在行之贤弟征伐南方四州的时候,各地的官员早就已经抱上了祥瑞,并且献上了血书,请求主公登基为帝。

  主公不允,非得等着行之贤弟凯旋归来才愿意登记为帝!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那些人还那么嫉妒、排挤你。

  要不然的话,就依行之贤弟现在的威势,谁敢对你动手?

  还不是因为你锋芒太露,太受主公恩宠,所以那些人还不得不对你

  下手!”

  “这样嘛……”李知闻言,思索了一会之后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我等现在便去见孟德兄吧!”

  既然早已经铺垫好了,那李知也就没必要再犹豫了,反正早登基、晚登基都是登基。

  早一点登基,他也能早一点完成自己的任务,然后归隐山林…

  想到这里之后,李知饭也不吃了,迫不及待在站起身,拉着荀氏二人便朝着曹操的府邸行去。

  不一会的功夫,他们便来到了曹操的府邸。

  此时,曹操的府邸门口聚集着大量的文臣武将。他们都是来劝曹操登基为帝的!

  “洛阳侯来了!”就在李知来此之后,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立刻便让开了一条道路。

  李知也没客气,直接顺着众人让开的那条路来到了曹操的门口,对着正在守卫门口的侍卫吩咐道:“去通报一声,就说洛阳侯李行之前来求见!”

  因为这场合太过隆重,所以李知也没有大意,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官职。

  “诺!”那侍卫应了一声之后,便匆匆地走进了府门内去通报了。

  不一会的功夫,曹操便急匆匆的走了出来,看了看周围的群臣之后,装模作样的问道:“朱伟伟和聚集在孤的府门口?难道有什么急事?”

  众人闻言,立刻便把目光转向了李知他才是这里除了曹操之外身份最高的人,此事应该由他来说。

  李知也没有推辞,缓缓的来到了曹操的面前,深深的对他行了一礼,大声的说道:“天地循环有道,日月更新有规!

  如今汉帝不仁,弄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值此生死存亡之际,孟德公仗义挺身,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如此,才不至于让天下分崩离析!

  孟德公有大恩于天下,当得帝位!

  臣,李知、李行之,恭请孟德公荣登帝位!”

  在李知说完之后,其他人同时对着曹操行了一礼,“我等恭请主公荣登帝位!”

  “你…你们这是置孤于不义!”曹操听到这些人的话语之后,装模作样的挥了挥衣袖,义正言辞的说道:“孤深受汉室恩德,怎能取而代之?!此议不妥!你等都退下吧!”

  说完之后,曹操便一甩一袖转过身,朝着自己的府邸内行去。

  众人见此面色,平常的直起了身站在原地等候着,他们早就知道规矩,要三请三让!

  如此,才能表现出曹操是被逼无奈才登上了帝位,以求一个名正言顺。

  在众人等待的功夫,荀彧悄悄的来到了李知的身旁,朔道:“行之贤弟,该进行第二请了。”

  “恩”李知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之后,又对着那个侍卫说道:“你去禀报孟德公,洛阳侯李行之前来求见!”

  “诺!”早就得到吩咐的侍卫点了点头之后,又一次的进入了曹操的府邸中。

  不一会的功夫,曹操装作无奈地走了出来,“洛阳侯,你又有什么事要找孤?”

  李知又一次深深的对着曹操行了一礼,“天不可无日,民不可无君!

  现如今天下已然群龙无首,

  百姓翘首以盼一位英明的帝王腾空出世!

  而孟德攻值此之际,一统天下,正合天心民愿!

  臣,洛阳侯,李知李行之,再请孟德公登基为帝!”

  “臣等,再请孟德公登基为帝!”就在在李知说完之后,他身后的群臣立刻同时深身的行了一礼,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他们此次的声音比上一次更大,有几个人甚至都喊哑了嗓子!

  “唉……”曹操见此,故作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满脸愁苦的说道:“孤刚才不是说了吗?孤无德无才,实在是不配帝位!

  若是你们想找皇帝,那便去找汉帝刘协吧!”

  说完之后,曹操装作生气的一甩一袖,气呼呼的大步朝着自己的府邸行去。

  这一次,大门直接关了上来,像是不想再听到他们啰嗦似的。

  李知见此,又一次平静地直起身,目光迷离地看着曹操的大门,不知道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荀彧戳了戳他的后背,小声问道:“行之贤弟,你在想什么呢?”

  李知闻言,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之后,说道:“我在想,如果我们趁着人多,直接将这大门给攻破!

  然后强行将龙袍披在孟德兄的身上,他还会不会装模作样的推辞?”

  他现在是真的烦了,非常讨厌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他现在只想赶紧完事,然后回家蒙头大睡!

  “这……”荀彧听到李知的回答之后,立刻便愣住了,过了好久他才结结巴巴的问道:“行…行之贤弟,你…你是在开玩笑吧?”

  “呵呵……”李知闻言,突然笑了一声,不置可否的回答道:“或许是在开玩笑吗?谁知道呢。”

  “……”荀彧听到这话之后,有些畏惧的看了李知一眼,缩了缩脖子便退回了他自己的位置上。

  他总觉得李知今天有些奇怪!

  过了一个时辰之后,李知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又一次对着那侍卫说道:“去禀报孟德公,就说洛阳侯、李知李行之再次求见!

  如果他不来,那本侯便跪死在他府门口!”

  “诺!”侍卫不厌其烦的应了一声之后,便从侧门走进了曹操的府邸,

  不一会的功夫,曹操的大门大开,曹操阴沉着脸从里面走了出来,“洛阳侯,你到底想干什么?有话尽管说,便是何必以死相逼?”

  “噗通!”李知闻言,立刻单膝跪下,抱拳一礼,大声说道:“臣,洛阳侯,李知李行之,跪求孟德公登基为帝!

  若孟德公不允,那本侯便跪死在这里!”

  “噗通噗通……”随着这李知的话语落定,他身后的大臣全都一一的跪下,使劲的磕了一个响头!

  “臣等跪求主公登基为帝!若主公不允,那我等便跪死在这里!”

  “唉……”看着跪倒的这一大片人,曹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摆摆手,

  “罢了罢了,你们都起来吧!

  尔等之请,孤允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