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十五章 少女朽兮

第十五章 少女朽兮

  出城后,锦官根据诸葛昂的地图一路向西。

  按照地图所示,他们所行会经过七座大小不一的山,而且几乎每座山,锦官此前都未曾听过。稍稍听过的,便是离皇城最近的小官山。

  但据诸葛昂所说,这是从皇城去往天渊山最近的路线。

  前途漫漫,而他们只有不到一月的时间。他们必须在八月初七之前,赶到天渊阁。

  一路上,宋元都鲜少说话。许是还与锦官置着气,锦官怎么跟他说话,他都不搭理。不过,每每锦官做出什么稀奇的举动来,他仍旧会掏出小册子来记上一笔。

  锦官每每见此,都忍不住笑他说,这都出了皇城,还改不了宫里的做派,什么都端着,一点都没意思。再说了,这小册子记是记上了,可给谁禀告呢?

  宋元的回复总是:“回宫后,如实禀告圣上。”

  离了皇城这一段路倒也太平,没什么怪事儿发生。

  路上顺遂得很,锦官无聊就和花朝打闹,二人之间倒是越来越亲密无间。

  但在宋元看来,他俩亲密得有些过头了。

  此刻,锦官将手搭在花朝肩上,二人并排而行,嬉笑说着什么,说着说着,锦官就得寸进尺地将花朝搂住了。

  花朝许是不懂,自然也毫不避讳,倒是宋元见着,眼色一沉,用力咳了一声,高声道:“常言道,男女授受不亲是为礼也!勾肩搭背,非礼也!”

  锦官嘴角含笑,回头道:“我说宋元,如今咱三人是一条船上的人,无论前路是凶是险,都得同心协力才行,你这一路跟我们保持了不下三米的距离,你不觉得孤独吗?”

  说实话,的确有些孤独。

  宋元没有理他,仍旧依着自己的步调跟在二人身后。

  此处是他们经过的第一座山,小官山,离皇城不过二十里路程,是个其貌不扬,也不出名的小山。这座山锦官倒是知道的,传言说是以前的乱葬岗,阴气重得很,所以除了那些修习奇诡之术的人,鲜少会有人进山来。久之,小官山也就逐渐被人们抛弃,变成了一座野草疯长的荒山,如今更是连个像样的路都没有。

  锦官在前面,用自己的剑胡乱砍着那些横在他们面前的树藤和杂草,花朝和宋元紧随其后。

  不觉天都快黑了。

  三人寻了一块空地,生了火堆,准备休整休整。

  不知为何,花朝进了小官山之后,便身体不适,脸色变得越来越差。这一变化,锦官看在眼里。

  “你没事吧?”锦官递给花朝一壶水,虽然很想关心一下,但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变了味儿,“堂堂花中精灵,竟如此之弱?”

  “臭小子,你能不能说点好的?”

  “若我说点好话你就能好起来,那我就违心说几句夸你的话好了!”锦官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说道:“姑娘好姿色,艳冠满皇城;脾气虽不小,心肠未必坏;跟着本殿下,吃香又喝辣;同去天渊阁,同心斩妖魔;匡扶人间义,逍遥好眷侣……”

  花朝费力抓起身旁的一个小石子儿,朝着锦官扔了过去,“臭小子,谁要跟你当好眷侣!不要脸!”

  锦官避过石子儿,笑道:“还能打人,看来还不至于就这样暴尸荒野!”

  “本姑娘才不会轻易就这么死了!”

  “放心,本殿下更不会让你这样轻易就死了,你要死了,恐怕会变回一朵虞美人种在这里,本殿下可不想随时抱着一盆花行走江湖!”

  “混蛋!”花朝无力地骂道,蜷缩在一旁,觉得周身冰冷,冷得骨头都要碎了一般。明明火堆就在眼前,可还是觉得冷。锦官脱下自己的外衣,扔了过去,“有点脏,将就着!”

  宋元在一旁看着,心想,十六殿下,什么时候学会关心人了。可真是稀奇。

  因实在太冷,花朝就算嫌弃,也还是将锦官的外衣裹在了身上。

  她实在搞不懂,为何自己的身体会出现这种情况。看锦官和宋元,都没有任何不适出现,她猜想这或许是因为自己与他们并非同类所致。

  夜越发深了,周围开始起了雾,花朝冷得瑟瑟发抖,脸色惨白,嘴唇青紫,没有一点生气。

  “殿下,花朝姑娘这样可如何是好?”宋元有些担忧。锦官听言,眉头紧锁,眸色中满是担忧。这人是自己硬要带在身边的,自己必然要为她负责,可现下她突发怪症,自己又不懂解疾之术,这可如何是好?难道这要就此折返?

  沿路走来,他也并未发现有什么镇子,连村子也没,更别说人了!

  思忖再三,锦官走到花朝跟前,将她拦腰抱起,冲着宋元喊道:“回城!”果断,而又坚决。

  花朝费力虚开双眼,望着眼中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坚毅的下颚线下面,脖颈处凸起了青筋。

  走了一天了,几乎没有好好吃点东西,体力,怕是只撑不住吧!

  “放心,本殿下一定不会让你有事!”恍惚中,花朝听得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她很想回应一句,但她实在没有任何力气了,气息也逐渐微弱下去,缓慢合上眼,靠在了锦官的怀中。

  “殿下,想好了?”

  “你想看着她死吗?”话毕,抱着花朝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宋元浅笑一下,连忙走到前面去开路。

  可奇怪的是,他们明明照着原路折返的,但走了一阵儿,却又回到了原地。这种现象,太过诡异了。四周漆黑不见五指,他们也不知道暗处是否藏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突然,一个干净得如银铃一般的声音从暗处传了出来,二人紧靠在一起,做好防备之态。

  “小官山,不是一般的山,有来时路无回时路,你们这样走,一辈子都别想出去!”

  “是谁?”宋元朝着声音处问道。

  “我是朽兮,你呢?”

  突然出现在宋元眼前的一张人脸吓得他后退了几步,定下神来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出现在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少女一袭红衣,但装束怪异,眉间朱砂像是一团火焰,四肢皆戴着奇特的银饰,手里拿着一根系着红色吊穗的鞭子,不似平日里皇城中的女子。

  她究竟,是人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