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二十二章 释放非人

第二十二章 释放非人

  龙形佩的力量不断加强,花朝身形不稳,紧紧靠在石壁上面。锦官的手仍旧用力握住她的手,眼神坚毅地盯着外面。

  环顾四周,他发现朽兮和宋元已经不知所踪,有些担忧。不过又想到,宋元的武力不差,朽兮又并非常人,二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于是放下心来。

  待他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这般在乎起花朝,竟在感到危险的时候,潜意识就拉着她一起,好像生怕她会受到什么伤害一样。

  他赶紧松开花朝的手,小声嘟囔了一句,“小心点,别让自己受伤!”

  花朝冲他一个劲儿点头,循着他的目光看向巨龙那边,发现龙形佩的光芒只增不减,而巨龙在光芒之下,似乎很是痛苦。

  只见巨龙长吟一声,随之一个摆尾打在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古木上。古木摇晃着瞬间倒地,巨龙之尾也渗出点点血迹来。

  “就算你能以龙身困住我,也依然逃不过龙形佩的力量,还是乖乖就擒,放我出去吧!”龙身之中,那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再次传出来,不过这次,却多了一个更为苍老的声音。

  “魔道乱贼,我是不会轻易放你出去的,就算舍弃这具躯体,也要与你顽抗到底!老龙我能困住你几百年,又岂能轻易被龙形佩的力量封印!”话虽如此,但从巨龙的反应来看,怕是不能支撑太久。

  锦官这方,听着二人之间的对话,不禁犹疑起来。巨龙称呼中年男子为“魔道乱贼”,难道他们这次不小心听信敌人的哄骗之言,做了一件助纣为虐的大坏事儿。

  这可如何是好?

  宋元不知所踪,眼下就只有花朝这个不经世事的花精在自己身旁,锦官一时之间连个商量对策的人都没,左右挣扎一番,拔出剑来,欲上前,被花朝拉住:“臭小子,你干嘛去?”

  “收回龙形佩!”

  “你不要命啦?你出去,肯定会被那股力量给吸进去的。”语气之中,满是担忧。

  “放心,我仔细看过了,龙形佩的力量因为巨龙的抵抗,力量已经消失大半,我现在出去,不会有事的!”他用眼神示意花朝放心,然后松开花朝因为担心而抓住他衣袖的手,嘴角勾勒出一个和平常一样的轻松笑意来,嘱咐道:“要是真给我吸进去了,你就跑吧!一个劲儿地跑,有多远跑多远,然后回皇城找陈木匠,他不会不管你的!放心,本殿下可是答应过你,一定会保你平安的。”

  听着锦官这自信满满的话,花朝摇头,叹了叹气,放开了他,“那你自己小心!”

  无奈自己身为花精,空有灵力,却不知如何运用,只能当个“拖油瓶”。不过好在,连日来,锦官与自己形影不离之下,被自己灵力影响,他自身的灵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所以依靠着诸葛昂教他的三招两式,也不至于一出去就被打了回来。

  只见他飞身几个闪过,来到龙形佩下面,然后再飞身向上,想要将龙形佩抓住,却在触碰那一刻,被一道光芒击退,直直滚落在地。当他撑着剑艰难起身时,巨龙的身体已经开始产生变化。龙身散发出无处蓝色光点,一点一点变得模糊起来,那些光点朝着龙形佩飞去,被吸入其中。

  巨龙不断发出凄惨的低吼。

  待到光点被吸收殆尽,巨龙的身体也已经消失得所剩无几,而龙身腹部所在地方,一个蓬头垢面一声血污的男子出现在了锦官眼前。

  “我认得他,他曾是魔道旁支——影鬼派的钟无良。”藏在一旁的朽兮望向那边,对立在身侧的宋元说道:“你真的不去救你家主子?”

  宋元双手抱在怀里,“姑娘,你这紧紧抓我的手,我想去也去不了啊!”也不知道朽兮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竟把一身强体壮的男子的手握出几道深深的指痕来。

  朽兮低头看着自己紧紧拽住宋元的手,尴尬一笑,赔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习惯了!见谅见谅!我们赶紧上去帮忙吧!”说着,宋元几个闪身便来到了锦官身前。

  “属下来晚了,请殿下恕罪!”

  见来人,锦官埋怨道:“还以为你俩私奔了呢,这个时候才出来,你是想等我死了给我收尸吗?”

  “我们是不想抢了你出风头的机会!”朽兮一脸坏笑,“正好也瞧瞧殿下你的威风!”

  锦官叹道:“还威风?你们还好意思打趣我,你俩要再不来,我可就要被打成猪头了!”

  “殿下,我们被骗了!”宋元将朽兮刚才所说的话如是告知锦官,“此人并非所谓的守山神灵,而是魔道影鬼派之人。”

  “看出来他不是什么好人了!”靠近宋元,锦官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觉得,我们胜率有多大?”

  “这……?”

  说实话,宋元并不了解此事站在不远处那个男子的实力如何,他也未曾与魔道中人交过手,但依据朽兮所说以及先前的那一番情形来看,他们若是与那魔道中人硬碰硬,铁定是行不通的,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想法子将真正的守山神灵,也就是那条白龙再次释放出来,让白龙去对付他。

  但宋元还未来得及将这一想法告诉锦官,不远处的男子就飞身向上,将龙形佩夺了下来,落地后狂笑几声,然后满意地提步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三人佯装镇定,等着来人过来,眼神之中满是躲闪。

  “小子,不错!”

  听着男子的夸赞,锦官三人嬉笑道:“前辈英姿,着实不凡。”

  男子被夸,自是得意。锦官于是抱拳行了一礼,遂问道:“不知前辈因何故被困巨龙身中呢?”

  “你想知道?”许是许久没见过人了,男子对锦官他们倒是并未设防,但从他慌张的神色中可以窥见他此时内心之虚。他说道:“那巨龙乃是一妖物,曾被封印于龙形佩中,后来趁我不备,破了封印而出,再趁我不注意之时,将我吞入肚中,这一困就是几百年之久……”

  见男子说得起劲,锦官再追问,“那敢问前辈,龙形佩是何神物?我看它也就是个普通的青铜之器,实在瞧不出什么独特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