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三十一章 谁起风云

第三十一章 谁起风云

  来人不是别人,却是不久前途径皇城的林川。

  诸葛昂见他那阵仗,冲着他吼道:“林黑狗,何事让你如此慌忙?”

  林川举起一手,示意自己的属下退下,走到诸葛昂跟前,道:“我在抓人。”

  诸葛昂想起上次与林川在陈之轩的木匠铺喝酒时,他似乎说过这么一件事儿。说是魔道中有人存有二心,暗自集结了一批人,四散在人间各处,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而且他怀疑,皇城近日的传闻,或许也与那些人有关。

  自从五百年前那场大战以后,前任首领血厥被司辰天重创,形神俱灭后,魔道内部大换血,这么多年在新任首领林充,也就是林川的大哥的带领下,秩序井然,门下之人也未再大规模私自踏足人界,和仙界也是和谐相处。

  而如今,情形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了。

  可是,如果真是有人想要在五百年后重新搅乱这三界好不容易维持的安宁,这个人又会是谁?

  诸葛昂难得认真起来思考这些事情,却被林川的话打断,“我循着气息,一路走去,却每一次都迟了一步!”

  “那不好意思,你又迟了一步,先前那个魔道大汉,已经被我打得灰溜溜逃了!”诸葛昂很是得意,随即却脸色一换,说道:“但我看那人,倒是不像什么有二心的主儿,长得跟头猪一样,没准只是偷溜出来享受一下人界的美味佳肴而已。你们魔界的那些吃食,生冷血淋,油盐不沾,实在难以入口。”

  “就算是你说的这样,那他也是触犯了魔界的规定,也是要抓的!”

  “得了吧!偷溜出来的不止他一个,你要抓,根本抓不完!别浪费精力在这种事情上了,还是想想怎么揪出内部乱党头目吧!”

  林川何尝不想,只是现在,魔界表面仍旧一团和气,若是真要一本正经搞个整肃大会,不仅会动摇内部,导致大家的互相猜忌,而且很有可能打草惊蛇,让内贼提早防备。所以现在,除了林川和林充二人,魔界内暂时未有人知晓此事。

  见林川神色凛然,似在思考什么,诸葛昂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叫了他一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血厥那个大魔头都形神俱灭了,现在的魔界,谁能有本事弄出多大的动乱。再说了,若是真能弄出个大的动静,仙门也不会坐视不管,所以放心!”诸葛昂的话里,带着莫名的轻松,好像天大的事儿在他眼里,都不过只是漫长人生中的小小插曲罢了。

  林川自是不会像诸葛昂那样想得那般轻松,毕竟五百年难得的平静,他不想再次因为他们魔道而发生变化。安稳的日子过久了,他早已习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日三餐简简单单的幸福了。

  芒村,夜色渐浓,少年按照妇人的吩咐已经将清浊汤熬制好,倒入了一个大木通里面。

  屋外,锦官正欲发问,求解关于魔道中人之事,却不想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妇人指示着将花朝抱起,跟着她进了内室。

  “把人放下,出去吧!”

  救人为先,其他事情,只能且先放下了。

  锦官放下花朝,说道:“我在这里帮忙!”

  “小子,女子沐浴换衣,你能帮什么忙?赶紧出去!”突然拔高的音量,喝得锦官有些尴尬,不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此处的确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于是便识趣地转身朝着门口走了出去,出去之时,还不忘将门给带上了。

  “怎么样?”见着锦官出来,朽兮立马上前焦急地问他,“花朝醒了没?”

  锦官摇头,表示自己不知。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的,三人在外面一直守着,带她们进来小少年已经瘫在榻上熟睡过去了,朽兮的眼皮一直打着架,好几次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宋元双手抱在怀里,靠在一个柱子上,闭着眼,也不知是睡是醒,唯有锦官,一个人焦急地在屋子里面来回踱着步,一会儿扶额,一会儿叉腰,坐立难安。

  突然的敲门声打破了这种场面,朽兮和宋元同时睁开双眼,锦官也抬起头循声望出去,三人皆是一副警戒的状态,还未来的做出反应,少年就从榻上了跳了下来,嘴里念着:“阿姐回来了!”然后奔了出去。

  不一会儿,少年便领着一个气质清冷的女子出现在锦官他们眼前。与此同时,女子凝眸冷对,对他们三人很是戒备,她紧盯着锦官他们,没有转头,将少年拉到身旁。

  “他们是谁?”

  “阿姐,他们是借宿的路人。”少年如实相告,女子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她垂着眸,冷冷地低声道:“芒村许久未有生人进入,你为何领他们进来?”

  被女子冷声呵斥,少年顿时委屈地解释道:“阿姐,他们中有人要死了,所以我才……而且娘说了,明早就让他们离开!”

  见三人未有人受伤,女子疑惑问道:“你们当中谁要死了?”

  “不是他们,是里面的人!”少年伸手指了指内室,继续说道:“娘正在给她治疗,你也去看看吧!”

  听了这话,女子快步朝着内室奔去,推门进入后,猛地又把门给关了。

  锦官见女子消失在视线里面,忙拉着少年问:“你阿姐瞧着咋这么可怕?”

  “阿姐才不可怕呢,阿姐是芒村最好的医者,是最好的人!”少年有些骄傲的昂起头,一屁股坐上榻,晃着两只脚丫继续说道:“虽然样子是严肃了点儿,但心却是极好的。”

  “是吗?”锦官有些怀疑地转头望向内室那方,突然之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来,那味道似乎有些熟悉,联想了一下,这才想起是曾经花朝还是一株虞美人时的味道,一下子就慌了。

  难不成……

  于是急匆匆地就那边走去,猛地推开了房门。

  “啊!”

  屋内顿时响起了女子的尖叫声,随着尖叫,一只鞋从里面飞了出来,直直砸在了锦官的脸上,随之而来地是花朝的一声怒吼:“死锦官!臭流氓!”

  锦官落荒而逃。

  实际上,他根本啥都没有瞧见,再则,她周身上下,他哪里没见过,何须如此动怒?

  捂着自己的半边脸退了出来,锦官突然嘴角一笑,自言道:“这种模样,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