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三十三章 医圣之女

第三十三章 医圣之女

  “陆夫人!”

  这一声喊,让屋内妇人的神色立马慌张了起来,而她身旁的女子也同样神色异样起来。二人紧挨在一起,妇人将手放在女子的手上,轻轻摩挲着,小声说了句:“别怕,有娘在!”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房门被缓慢推开,一个衣衫华贵,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锦官他们眼前。

  中年男子进了门,举手示意了一下,身后的那些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村民便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个木桩钉在那里了一样。

  “陆夫人,别来无恙啊!”

  “你来干什么?”妇人双眼之中满是怒气,上前一步挡在自己女儿身前,将女子护在身后。中年男子却微微歪着头,直勾勾地盯着女子看,那眼神看得人发毛,连一旁的锦官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锦官走到妇人身旁,眼神示意一下,站在那里迎上中年男子的目光,用眼神提醒他收敛。

  中年男子收了目光,盯着锦官,看似不经意地说道:“原来陆夫人家来了客人,可真是稀奇!咱们芒村自从陆兄死后,好久都没个活人进村了,陆夫人不隆重介绍一下?”

  妇人无视他的话,继续开口撵人,“沈朗,我们三人这些年来一直避世不出,只求能够安稳度过此生,并不想再掺和往事,念在先前我相公对你有过恩,你还是放过我们吧!”

  “我何时没放过你们?”男子笑道,“这么多年来,我可都有遵守诺言,依照陆兄临终遗言,好好照顾你们三人啊!”

  “既然如此,你又为何一定要执着于清灵呢?”

  “什么叫我执着于她?”男子突然加大声音,“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百会一门已经快要消亡了吗?清灵是陆静山的女儿,是医圣之女,她必须肩负起百会门的将来!当然,还有芒村人的希望!”男子情绪高昂,言语之中竟然带有一些卑微地恳求。

  “陆静山早已脱离百会门,也不再是什么医圣,清灵也不是什么医圣之女,你还是赶紧走吧!”

  “当年陆静山为了你,不惜脱离百会门,导致百会门群龙无首,被魔道歹人趁机占领,不得已,门下之人只能避居此处,寻求陆静山的帮助。我记得当年你们的恩情,这么多年,我也尽心尽力在保护你们!”

  “是呀,若是可以,当年我一定阻止他收留你们,因为你们,害死了我的丈夫!而你的投靠,害得芒村成为如今的模样!”妇人情绪激动,指着屋外那些木桩一样的村民继续愤愤道:“若不是你,他们会变成这个样子吗?你已经归属魔道,就被假仁假义地说成是为了百会门了。”

  “我……”男子欲要开口,却被妇人的话逼得没有可乘之机。

  妇人打断他,用狠厉的语气继续说道:“百会门是你的,不是我的,更不是清灵的,赶紧滚吧!若你硬要带走清灵,就从老娘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此话一出,男子无奈一笑,摇着头叹气道:“陆夫人,既然如此,请恕在下无理了!”说着,举起一手,手指微微一动,外面立着的那些“木桩子”便像解了穴一样开始动起来,然后朝着屋内走来。

  “沈朗,你说你所做一切是为了百会门,可你修禁术,练将死人,将救人的医道之术与害人的魔道之术同修,在魔道之下行为非作歹之事,把人变得活不活死不死的,像游魂一样,你的所作所为三界都不容,你还想让老娘我宽恕于你?简直笑话!”

  妇人说着,双手合掌置于胸前,随即掌心相对,运转灵力在两掌凝成一团浅色的白光,随即出掌,将白光朝着沈朗打了出去。

  这一掌并未击中沈朗,因为在白光打出之时,他已飞快闪身避过。白光便朝着沈朗身后的那一群“木桩子”袭击过去,将他们通通打倒在地了。但在倒地之后,那些人却又直挺挺地立了起来,继续朝着陆夫人这边缓慢走来。

  如此诡异现象,让锦官他们惊讶不已。不过好在,一路上他们也算有过一些见识,所以并未表现出巨大的反应,而是随着“木桩子”的不断靠近,跟着陆夫人一起往后退着。

  “不过短短月余未见,陆夫人的修为又长进了,看来陆兄给你们留下的修习典籍,很是受用啊!”沈朗再次走到那群人之前,“也不知道清灵如今的修为,到了何种地步?”

  清灵冷眼横过去,不悦和不屑跃然浮现在眸色之中,双手紧握,本欲发力,却被陆夫人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阿娘,为何?”一直以来,清灵都对陆夫人不让她动手一事很是不解。

  平日里,陆夫人督促她勤加苦练,但每每她想要动手之时,均会被阻止,尤其是面对沈朗的时候,更是连半点灵力都不让释放。

  “既然不想清灵入我百会门,为何又要让她修习我门下之术?”沈朗步步紧逼,继续说道:“又为何要让她钻研陆兄留下的玄元秘籍?”

  “这是我家之事,与你何干?”

  “呵呵呵……”沈朗笑得有些苦涩,“与我何干?当年若不是你,陆静山不会离开百会门!”苦笑两声,继续说道:“不过,我倒要感激你,给陆兄生了这么个聪明伶俐的女儿,不仅继承了他的血脉,也继承了他的天赋……也给了我百会一门重振的希望!”

  陆夫人听他这样说,啐了一口,“老娘再说一次,要想带走清灵,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若真不敌你,我宁愿……”

  亲手了断她的性命——

  这样的话,陆夫人没能说出口,只能忍痛压在了心底。

  无论如何,她要保护自己的女儿,不会让她踏入那个充满黑暗和危险的处境中。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沈朗说着,神色凌然起来,飞速抬起双手,运转灵力,欲发动攻势。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锦官上前一步,拱手行了一礼,开口道:“大哥,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