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四十章 所托非人

第四十章 所托非人

  此前林川去天渊阁拜访之时,曾在短暂的三月时间里爱慕过天渊阁一女子,不料那女子对林川无意,林川就想着让诸葛昂给想想办法。诸葛昂答应得倒是爽快,说一定帮他促成这桩姻缘,却不想,他想出一“生米煮成熟饭”的破计,险些坏了姑娘的清白,也差点败坏了他的名声。

  又有一次,他拜托诸葛昂去请司辰天喝酒,人是给请来了,却不想趁着司辰天醉酒,将人给拖到了烟花之地,害得自己差点没被司辰天给赶天渊。得亏是司辰天,要换了脾气不好的其他人,恐怕就不是被赶出去那么简单了。

  要知道,司辰天当时可是仙门数一数二的公子哥,声望盛极一时,若因为跟自己喝了一次酒给坏了清白,自己可就成了仙门中不可饶恕的罪人。

  仔细想想,这些年来,自己拜托过诸葛昂的事情,的确没一件给办好过。林川摇摇头,将自己的思绪从久远的回忆中拉回来,遂对诸葛昂摆摆手:“罢了罢了,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也不一定非要你不可!”

  说着,林川转身欲要走,却被诸葛昂给叫住了,“你给我等等!”诸葛昂用剑拦在他身前,有些不满意地说道:“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不爽呢?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想所托非人吗?”

  “有吗?”林川装着糊涂,“你多想了吧!”

  “得得得……”诸葛昂放下剑,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你且说说什么事?”

  见诸葛昂这般在乎,林川强忍住内心的欣喜,面上仍然波澜不惊,“都说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既然不愿帮忙,我也就没必要告诉你吧!”

  这样一说,诸葛昂更是来了兴趣,上前一步,逼近林川的脸,林川后仰一寸,脸上堆着没来由地笑意。

  诸葛昂逼问道:“你先告诉我,我再决定要不要帮你!”

  林川笑道:“真不劳您大驾!”

  诸葛昂举起拿剑的手,将剑横在林川眼前:“说不说?”

  林川伸手挡在胸前,“我说。”

  诸葛昂这才直起身子,收回了剑,于是听得林川开口道:“不过就是想让你在皇城的时候替我留意一下,若有可疑的魔道中人出现,烦请你告知一声,若是可以……”

  “继续说!”

  “能捉住就更好!”

  “好啊你!你是想让我堂堂仙门第二公子给你魔道当跑腿小卒啊!我凭什么啊!”诸葛昂突然闹起了脾气,“是凭你长得黑还是凭你黑得发亮啊?”

  林川被这样一怼,握剑的手瞬间收紧,强忍不快,顺着诸葛昂的话接下去:“不妨就凭我比以前白了一点吧!”

  这话说得,直接让想要继续取笑林川的诸葛昂嘴角抽动了几下,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只能干笑两声,继续说道:“得了,我不和你贫了。总之,我答应你了!”

  如此轻易就接受了自己的请求,林川倒显得有些错愕了。而诸葛昂仔细端详了一番林川的神情,像是洞悉了他的想法,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林川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诸葛昂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下颚角因为疏于打理的胡茬已经冒出一大截,但那张稍显邋遢的脸上,却难得露出了认真的神色,于是他放下心来,笑着回道:“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怕耽误你喝酒的时间嘛!”

  “呵!”诸葛昂没有答话,只是轻声应了一下,心中早已有了回答。和三界的安宁比起来,孰轻孰重,他自然心中有数。

  而林川却并不知道,那晚自己喝醉后所说的话,已经被诸葛昂记得一清二楚,其中利害关系,他自然了然于心,所以面对林川刚才所托之事,才会答应得那般容易。

  不过,待到八月初七,他必须回天渊阁,到时候恐怕要将此时交付于陈之轩才行,想到这儿,他又有些踌躇起来。一来,陈之轩似乎对这些事情并不在意,好像也没什么心思管这些事情。二来,要是交付给陈之轩,自己好像又得欠他一个人情。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欠他的人情多了去了,先攒着,以后再慢慢儿还便是。

  得到了诸葛昂的承诺,林川也就放心离去了。

  诸葛昂在林川离去之后,稍显失落地站在原地,久久未能回过神来,待到回神之际,才猛然感应到陈之轩的到来。

  “那晚,你应该都听到了的吧?”不急不缓地说出口来,诸葛昂回过头来,毫不掩饰地看着陈之轩问道:“你觉得林川口中所说的魔道内贼会是谁?”

  陈之轩看着难得这般正经的诸葛昂,摇了摇头,神色漠然地回他:“不知。”

  “切!”得到的回答不是他心中想要的,诸葛昂扔给他一个白眼,没再追问,而是越过他的身旁,慢悠悠来了句:“我就不该问你!回吧!”

  望着诸葛昂的背影,陈之轩叹了叹气,低声自言了一句,“会是谁呢?”浅笑一声,然后跟着诸葛昂一道回了皇城。

  回城之时,已近黄昏,但街上却了无行人。

  自从长清山精怪的传闻在城中肆意传开之后,本是夜夜笙歌不断的皇城,天还没黑,家家户户就关门闭户,弄得偌大的城一点生气都没有。

  没了行人,街上冷清得要命,诸葛昂觉得无趣,便只能早早回了陈之轩的木匠铺,开了壶锦官给他的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陈之轩仍旧忙着修缮兵器,二人之间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锦官这边,经过了一番跋涉,终于在浓重的雾气之中见了一丝光亮,那是许久未曾感受到的炙热日光。

  走完下山的最后百余步石阶,穿过长长的一片竹林,他们终于穿过了这座有惊无险的老鳖山。

  一路的紧张在沐浴着阳光的那一刻便瞬间消失殆尽,众人长吁一口气,便随意找了个空地坐下,准备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