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四十二章 宗主冷旭

第四十二章 宗主冷旭

  行至殿门前,男子将罩在头上的帽子缓慢拉了下来,俊毅的脸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跃然眼前。

  见了来人,守卫赶紧行礼,道了声:“宗主。”语气,似乎微微颤抖。

  男子不予理会,径直朝着殿门内走去,走了没几步,迎面就遇上了正欲出去的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步伐轻柔,黑衣男子则步伐沉稳,这一柔一刚形成鲜明对比,犹如水火相撞一般。

  红衣男子率先发现了来人,迎了上去,“哟,回来了!”妖娆婉转的语调,漫不经心地语气,让人听了竟有些舒心,就像出走多日归家后,家中人亲切的寒暄一样让人感到舒心,一种莫名的归属感油然而生。

  黑衣男子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嘴角勾出浅浅的笑意,回了句:“嗯。”

  二人之间简短的招呼后,便不再说话,擦着肩从对方的身边经过,然后背向而行,头也不回地朝着前方走去。

  黑衣男子绕过前殿,行至后面的正殿,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的长袍卸下,还未进门,就已经有侍从前来接过袍子,然后走在前面轻轻的推开门,将黑衣男子往门内引。

  门内,站立一排的几个少年见了来人,齐声喊道:“恭迎宗主。”

  男子摆了摆手,“都退下吧!”

  “是。”齐声应道,然后微曲着身体,低着头往殿门退去。

  殿门被出去的侍从随手带上,关门后,殿内一片漆黑。男子上前几步,将手中的佩剑斩魂放下,随意瘫坐在了椅子上,闭上双眼,享受着这难得的放松时刻。

  闭眼不过半刻,殿门就被什么人推开了,光亮照进来,他猛地睁开眼来,抓起手边的茶壶扔了过去,“谁叫你进来的!”没有克制的吼声响彻整个屋子,“滚”字儿还未说出口,就看见左镇直直地站在门边,朝着他咧嘴笑着,一副等候多时的模样。

  “是你呀,我还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侍从呢!”见来人是左镇,男子收敛怒气,直起身子,手指扣了扣桌面,示意左镇过来坐下。

  待到左镇落座后,男子率先开口问道:“可有什么收获?”

  左镇摇头,“虽然那件事情无甚收获,但有一事,需要向你禀告。”

  “何事?”

  “百会门沈朗,已叛变!”言简意赅地汇报,没能激起男子半分神色变化,他仍旧面无表情地把玩着手指,良久,吐出一句:“小门小派,不足为患,何须紧张!”

  “可没有他,我们的死士之军……”

  “死士之军不过就是傀儡,日后也只能当做人肉之盾利用,况且,现在我们的死士队伍已经足够庞大了,沈朗在与不在,已经不重要了。现下,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听罢这方言论,左镇不便再继续说下去,反正他已经如实禀告了,就算存有后患,那也是日后的事情了。

  “宗主此行,可有收获?”

  男子摇头,神色难掩失望,“皇城找了个边,什么都没发现,还差点遇上林川。”

  “二公子?”左镇有些诧异,“他为什么会在皇城出现?明明魔督大人说二公子受伤在闭关修养……”

  “修养?”男子轻笑一声,“他那个模样生龙活虎得很!而且,还和仙门的诸葛昂和陈之轩搅在了一起,我就怕……”

  “你怕什么?”

  “没什么!”男子欲言又止,赶紧转移话题说道:“听说天渊阁招新在即,魔道这边有没有什么新的打算?”

  “仙魔大战过了五百年了,期间三界秩序井然,未出现什么大的骚乱,想必此次招新,魔督大人也会派几个亲信前去观摩一番。”

  “消息可靠?”

  左镇摇头,“都是道听途说,不过曾经血厥大人还在的时候,不也曾派林充和林川去过嘛,如今三界局势比起过去似乎更好,想必这传统也要继续下去。只是不知道,这次会派谁去!”

  派谁?男子凝眸思忖,心中早有答案。林充接任魔道后,对曾经忠于血厥的几大宗门都有意疏远,唯独对亲近仙门的宗门厚爱有加,反正派谁,都不可能派他们影鬼派的人去。不过,这样也好,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不待见他们影鬼派,他自然也就不用虚情假意的阿谀奉承,彼此之间相安无事便是最大的和谐。

  但此次去皇城遇上林川一事,还是让他有了一些忧虑。

  按理说,他所谋划之事,天知地知,除了自己,便只有左镇和无欲知晓。再加上,这些年来,自己表面上对魔道表现得忠心耿耿的,虽然占了幽冥道几座山当据点,但也未作出什么震天动地的大事儿。只要不危害三界平衡,林充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不会过分的插手他们魔道各大宗门之事。

  再则,就算被怀疑,林充也不会傻到在没有任何人证物证的情况下直接摊开了来说,至于遇上林川一事,或许只是林川私自出行。毕竟遇上他那一次,他身边未带任何随从,不像是有任务在身的模样。

  左镇见男子思考了良久,推了推他的手,叫道:“冷旭,你在想什么?”

  回过神来,男子应道:“没事儿,有些累了。”

  见他神色之间难掩疲惫,左镇也不便再叨扰,于是起身说道:“那就这样吧,你好好休息一下,明日叫了无欲那小子,咱仨人找个地方喝酒去!”

  说着,转身便离去了。

  殿门再一次关闭,黑暗中,冷旭微微合上眼,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人影来。那人有着好看的眉眼,喜欢穿紫色的衣衫,爱喝三十年的窖藏,平日里不苟言笑,旁人见了都避让三尺……但那个人,却向他承诺过,要让三界臣服于魔道之下,要让魔道成为三界唯一的准则,要让他与他一起,站在三界最高的位置,号令十方生灵。

  “呵!”冷旭无奈一笑,眼角竟划过一滴泪水,苦涩而又心酸地低声自言着:“血厥啊!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能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