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五十八章 成功出逃

第五十八章 成功出逃

  清灵含着眼,纵然心中迟疑,但权衡一番,决定听从锦官的提议。

  锦官一行刚离开左镇寝殿不久,就有两名黑衣人急冲冲而来,还未推开门,就哐当跪在屋外,高声喊道:“不好了,左护使,那几人逃了!”

  左镇和无欲闻声出来,见跪下之人俯伏在地,肩膀微微颤抖,遂问道:“什么情况?”

  两名黑衣人匍匐下去,将额头磕在地上,声音颤抖:“那几人诈死骗我二人开门,然后……”

  “废物!”那人还未说完,左镇就一脚朝着他的头部踢了过去,将人给踢得后仰过去,脸上立马肿了起来。

  顾不得痛,那人赶紧起身,恢复成匍匐的卑微姿态,嘴里说着:“左护使饶命。”

  左镇本欲再次发作,却被无欲拉住了,“你责怪他们也于事无补,还是赶紧追去吧!”听了这话,左镇收回已经悬在半空中的脚,袖子一甩,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吩咐下去,封锁流光阁每个出口,连一丝缝都别留!”

  “是!”二人齐声应道,随即站起身来,弓着身子退了下去。

  锦官他们还未走出左镇的寝殿,就听见院内嘈杂声起,不可辨别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传来,刚要行至殿门,就望见好几批黑衣人在外面井然有序地四下分布,其中有带头的人高声命令着:“这两列,去东南方位,另外两列,去西南方位,严防死守,决不可放过任何可疑之人!”

  见状,锦官几人赶紧退回殿内,根本不敢踏出门外。

  而另一边,左镇也已发现了清灵不见的事实,更是怒气上涌,加派了人手进行搜查,一时之间,流光阁内戒备森严,气氛几乎凝结到了极点。

  锦官他们躲在左镇的殿内不敢轻举妄动,在一处假山之下的狭窄石洞里面蜷缩在一起,逼仄的环境中,几人的呼吸声以及紧张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

  “喂,臭小子,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花朝被挤得有些难受,小声冲着锦官问道,然后动了动僵直的身体,想起此前在皇宫时的情景,不觉失声一笑。

  锦官见她突然笑起来,压低声音取消她:“都这样了你还笑得出来,你可真是乐观啊!”

  花朝抬头看向他,“你不觉得这个洞很有一种亲切之感吗?”

  锦官狐疑地打量了一下,嘴角突然冒出一抹笑意,随即又正色道:“花朝啊,你这小脑瓜整天都想些什么呢!”一想到自己曾经隔三差五就给花朝施肥的事情,他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看花朝的样子,倒是不甚在意。

  想来也是,她本就非人,对人界男女之间的避讳自是知之甚少,所以对此前的事情大多觉得好笑,实际上根本不了解其中的厉害。想到这里,锦官神色突转温柔,看着她浅笑的脸,摇摇头,未在与她继续交谈。

  一直躲在此处也不是办法,宋元想着,得赶紧出去才是,于是微微探出头去,见外面的黑衣人来回穿梭着,脸色颇为不妙。

  见宋元叹气,锦官遂安慰道:“何须叹气!在宫里的时候,本殿下哪次出逃是被抓住过的?”他的脸上带着莫名的轻松和自得,让宋元严肃的脸色稍微有了一丝缓和,轻笑道:“这倒也是,不过宫里是因为有个狗洞,这里可没有可供殿下钻出去的狗洞啊!”

  这话一出,本来因为拥挤而神色严肃的几人顿时憋着声笑了出来。锦官横眼看向宋元,佯装生气,“好啊宋元,你是一天不拆本殿下的台,你心里就不爽是吧?”

  宋元拱手恭敬道:“属下只是陈述事实,殿下可不要过多解读。”

  锦官白眼一甩,别过头去,不再与他争辩。

  又过了许久,但外面的黑衣人仍旧没有散去,锦官他们有些气馁,几乎同时叹出一口气,“唉”声在狭窄的环境中愈加透出一股无奈感来。

  因为长久的蜷缩,锦官觉得腿脚发麻,实在有些坚持不住了。他扭动了几下身体,弄得身旁的花朝一个劲儿地往里挤,“你干嘛?”

  “动动。”锦官一边说着,一边更加过分地朝着花朝那边挤着,余下几人也只能微微动了动,给他挪出点地方。

  几人在狭窄的洞中动着,突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那声音清脆得如同一根枯木被用力折断时的声响,“啪嚓”一声之后,锦官身后的石壁恍然一开,他猝不及防后仰了过去,伴随着一声惨叫,人便消失在了洞中。

  见状,几人赶紧凑在石壁突然移动留下的缺口看下去,只见锦官姿势奇特地趴在下面的碎石上面,一手握立着佩剑,哀声连天地喊着:“哎哟喂……”

  他声音有些大,理所当然引起了外面黑衣人的注意,眼瞅着黑衣人就要过来之际,宋元抓起几名女子就往洞口扔,然后自己也跟着跳了下去,随即,石壁又轰然关闭,仿若无人经过一般。

  “啊!”杀猪一般地惨叫回荡在漆黑的洞中,宋元赶紧点了火,于是便发现被压在最底下的锦官探出一只颤抖的手,咬着牙,憋出一句:“你们……可真重!”

  听见他微弱而痛苦的声音,几人赶紧爬了起来,齐刷刷站成一排,对着趴在碎石上面的锦官深鞠一躬,异口同声道:“见谅见谅!”

  宋元上前将锦官拉了起来,锦官坐起来盘着腿,抬眼看向花朝他们,叹了口气,一副想要发作又得强忍着的模样,随即又抬头望了望石洞四周,低声自语着:“真没想到,咱们误打误撞竟然从左镇那里给逃了出来!”

  “殿下怎么就知道左镇不知道这处山洞?”宋元不解地问道。

  锦官一边拍着衣服上的灰尘,一边说道:“要是他知道,早就在这里派兵把守等我们自投罗网了。”

  宋元环顾四周,发现这山洞荒废已久,想来已是久久未曾有人踏足过,恐怕连左镇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寝殿内,会有这样一处隐秘的山洞吧!

  不过,这洞,究竟是何人所造,又通往何处呢?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