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六十三章 飞流直下

第六十三章 飞流直下

  攀爬了一大半的锦官一行,此时已经疲惫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纷纷瘫倒在石阶上,接二连三地喘着粗气。

  虽说这一路景色怡人,但急于赶路的几人根本没有心思赏玩一二,此刻停下之后,放眼一望,才觉得自己如临仙境一般。

  层层萦绕在山间的薄薄云气增添了几分朦胧之美,透过那层朦胧的云气,睥睨远山,更觉柔美异常。耳边传来巨大的水流之声,循声望过去,一面巨大的瀑布从山巅处飞流而下,在日光的照射下,白色屏障之上呈现出七彩的彩虹之桥,让人惊艳。

  而飞走在半山林间的珍奇走兽,更是毫不怕人地在几人的脚边游走,几只长相可人的松鼠更是在经过时留下几粒松果,似乎是知道他们已经饥肠辘辘了。

  锦官从地上拾起一颗松果,仔细端详着,说道:“这仙山的果子,吃了应该对提升灵力有帮助吧!”

  花朝哼哼道:“你脑子里面除了这个,还能不能有点其他的。”

  “其他的?”锦官饶有所思,随即道:“比如醉香楼的酒和曲儿,含香楼的娇女子?”

  花朝:……

  朽兮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宋元摇头,伸手在怀中掏了掏,摸到小册子的时候有了一丝冲动,但还是没有将册子拿出来。

  出走这一个月来,那本小册子虽然时刻不离身,但却时常被他遗忘。

  “宋元,日后你便是十六殿下的贴身侍从了,你可要好好替本王看着他哟!”回想起曾经羲皇的话,宋元突然觉得自己有负所托。要是自己真的替羲皇看好了锦官,现在他们恐怕是在醉香楼喝酒,怎么也不会在这里。

  宋元陷入了沉思,但锦官的一声吆喝将他拉回了现实:“我总觉得,那瀑布之下隐藏着什么,你们仔细瞧瞧,是不是?”

  顺着锦官的手看过去,宋元却觉得什么也没有。

  花朝看了看,摇头说道:“什么也没有啊!臭小子,你不会是饿得两眼冒金星,眼花了吧!”

  锦官揉了揉眼睛,再次看过去,先前那突然闪过的一丝光亮却已经消失无影了,于是他有些尴尬地笑道:“可能还真是。”说着,掰开松果,取出几粒松子,用牙咬破壳,将松仁送入口中嚼了起来。

  几人走后,那瀑布之上突然飞过一只青黑色背脊的大鸟,并传出一声凄厉的嘶鸣。

  花朝回头看了看,有些疑惑地碰了碰锦官的胳膊,小声问道:“你听见了没?”

  锦官摇头,遂问道:“你听见什么了?”

  花朝使劲儿摇摇头,干笑道:“许是听错了,你也知道,太饿,脑子就不清醒。”

  听了这话,锦官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然后将手里的余下的几粒松子递了过去,“垫垫吧!就快到了!”

  接过锦官递来的松子,花朝会心一笑,“臭小子,要是以后你都能这样照顾我,我怕我……”

  “你倒是想得美!”犹如一盆冷水突然浇来,花朝愣住,随即白眼一甩,赌气一般用力咬破松子,嘴里嘟哝着:“反正以后我也是要走的。”

  那声音很小,锦官没有听清,“你又在嘀咕什么?”

  花朝冲他扮了个鬼脸,“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松子的壳真硬!”

  说完这话,一只手突然摊在花朝面前,她转头一看,锦官面不改色地看着前方,一只手却伸在了自己身前。

  见花朝久久未有回应,锦官转头过来,一把抢过她手里松子,然后放入嘴里一一咬破后,又塞回她的手里。

  看着自己手中沾上了锦官唾沫的松子,花朝一脸嫌弃地悄声囔道:“臭小子,你不嫌恶心啊!”

  锦官不以为意,又将松子抢了回来,然后用一副擦了擦,又递了回去:“这下总行了吧!你是殿下还是我是殿下,给你咬开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还不赶紧谢恩!”

  花朝摇头笑道,不情愿说了句:“是,谢十六殿下!”说着,挑出几粒松仁,送入口中。

  打坐静息的诸葛青突然睁开了双眼,屋门外传来一个阳刚的男声,“师傅,天幕瀑布的凤凰今日竟然飞了出来,在外面盘旋了片刻,还发出了嘶鸣一般的叫声。”

  听了来人的话,诸葛青冲着屋门喊道:“岳林,进来!”

  推开门,一袭蓝衣的青年男子出现在诸葛青的面前,男子行至他跟前,恭敬地行了一礼。

  诸葛青从盘膝之姿恢复成端坐之态,望向岳林问道:“可有看清?”

  岳林坚定回道:“我和师弟们在落日坛练功,亲眼所见,那凤凰的确飞了出来。”

  诸葛昂若有所思,喃喃道:“自从天儿走了后,那凤凰已经五百年没有出来过了,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师傅,凤凰出洞,可是好事?”

  诸葛青拖着下巴,笑道:“凤凰乃是上古神兽,凤凰出洞自然是祥瑞之兆。”

  见诸葛昂神色轻松,岳林便不再执着于凤凰之事,而是说起另外的事情。他说道:“师傅,明日便是招新之日,前来求学的人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不知师傅可还有别的安排。”

  “既然人都来了,你便将天渊阁的规矩还有招新的考核标准一一发放下去,让他们提前准备!”

  岳林回了句“是”后,便离开了诸葛青的房间。出来不过一刻钟,不一会,就迎面迎来了一人的招呼:“师兄,你去哪儿啊?”诸葛昂提着一壶酒,朝着岳林摇摇晃晃地走来。

  看着许久未见的诸葛昂,岳林并没有一丝喜色,反而面露怯色地后退了几步,嘴角抽动几下,打了声招呼:“师弟,何时回来的?”

  “昨日!”简短的回答后,诸葛昂快速上前,将手搭在岳林的肩上,又问道:“师兄,你这么匆忙是要准备明日招新的事情吗?”

  岳林点头。

  “师兄可否给我说说,这次招新,什么规矩?”

  天渊阁的招新规矩从来都不是一层不变的,为了尽可能挑选出上乘天资之人,每次招新都会立下一些与往届不同的规矩来,防止往届落选之人作弊,让招新更为公平公正。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