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六十六章 梦魇缠身

第六十六章 梦魇缠身

  锦官和花朝几人一同回到屋子时,宋元已将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见锦官回来,他说道:“殿下,一切都已经收拾妥当了,地方太小,只能委屈你和我们一起睡稻草了。”

  锦官看着地上的稻草上铺好的一块破布,并没有任何嫌弃,走过去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往后一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一路,我们不是露宿山林,就是被困魔道牢洞,一比较,这地方已经好太多了!宋元,你也累了,快去洗洗早点休息吧!”

  宋元回了声“是”后,便拿着换洗的衣物出了屋门,去温泉池去了。花朝拉着朽兮和清灵一起挨着锦官躺了下去。一路下来,几人早已建立了深厚的“同甘共苦”情谊,男女之间的忌讳也并不那么在乎了。另一方面,一路下来,实在太累了,所以几人躺下不一会儿,便熟睡过去了。

  入睡之后,锦官再次陷入了那个熟悉的梦境之中,那梦中的画面似乎较之先前更加清晰了一些,鲜红色的血几乎填满他整个脑袋,唯有那女子的面貌,始终看不清明。他看着那女子挡在自己身前,然后重重地倒在了自己的身上,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里陡然生出一股悲怆来,那种感情说不明,但萦绕在心间的那一股悲怆却让他身临其境一般。

  猛地睁开眼来,发现此刻花朝也坐了起来,二人侧过脸来互相盯着对方,皆是一脸错愕。花朝惊魂未定地看着他,额间的点点虚汗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她摸了摸脖子,发现全身都差不多已经被汗湿了。

  刚才的梦中,她梦见自己死了,变成了一株虞美人在风雨飘摇中被人给带走了,那人是谁,却没看个清明。

  除了此前的幻梦之境,这是她化为人形做的第一个梦。虽说梦中之事大多不是真的,但刚才那种没来由的痛却清晰地呈现在了她的身体之上,就像自己真的如梦中一样,被重创,被刺痛……那感觉,总是不好受的。

  猛然睁眼醒来后,虽然那种疼痛消失得无影无踪,但心底留下的恐惧却经久不散。所以此刻,她脸色仍未恢复过来。

  锦官看着她的模样,顾不得自己,小声问她:“怎么醒了?”

  “做恶梦了。”

  锦官突然一笑,心想,她和自己还真是缘分匪浅,竟然连做梦都挑一样的时间。

  见他笑,花朝没好气地压低声音吼道:“你还笑?”

  “我可不是笑你被噩梦吓到,我是笑咱俩连做梦的时间都一样。”说着,又问道:“你做什么梦了?”

  许是不想让锦官担心,花朝摇摇头,回道:“刚才还历历在目呢,现在被你这样一问,差不多都忘记了。”

  “一般做梦都这样,所以你别想那么多,赶紧睡!”语气之中,满是关切,“明日还要参加招新大典呢!”

  花朝想想也是,于是再次睡下去。看着她躺下后,锦官注视着她的宁静的脸庞,摇摇头,躺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面一直回响起梦中那个女子临死前说的一句话:这一生,无怨……这一世,不悔……

  这话,究竟何意?

  被这一句话弄得在没睡着的锦官顶着两只熊猫眼出现在花朝面前的时候,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取笑道:“我说臭小子,你这两只像被人狠狠揍过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锦官有气无力地抓起桌上的馒头往嘴里送,一边嚼着一边说道:“别提了,昨晚有一只臭蚊子一直在本殿下耳边嗡嗡嗡地叫,闹得本殿下下半夜根本没睡着。”

  “有蚊子?”宋元疑惑道,“不应该呀,我昨晚用药香仔细熏过的,按理说不应该有蚊子才是。”

  “本殿下说有,那就是有,难不成我还骗你?”

  “殿下不骗我,我才觉得稀奇呢!”宋元漫不经心地说着,全然不顾锦官此刻已经有些难看的脸色,仍旧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的馒头,慢条斯理地喝着碗里的粥。

  自觉无趣,锦官不再和宋元理会,简单用完早点,便带着他们一行人跟着天渊阁的人,随着一同前来参加招新的人一起来到了一处宽广的地方。听领他们来的人说,这里是天渊阁之人平日听学习武修道的地方——落日坛。

  初来乍到,众人皆是新奇,看着立在他们眼前的一座恢弘雄伟的大殿,皆是议论纷纷,语气之中均带着几分惊叹之意。锦官却不以为然,毕竟皇宫的气派,不比此处差,唯一不同的是,萦绕在周围挥散不去的云气,衬托得此处愈发仙气飘渺。

  若是仔细感受,还能在那些云气之中,捕捉到几分灵力。看来这天渊阁,的确是个集天地灵气的修仙宝地。

  “诶,兄弟!”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锦官循声看过去,发现叫自己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昨晚在温泉池行了碰拳之誓的大壮。

  “兄弟,你看这地方,可气派了!”大壮的语气之中,透着和其他人一样的新奇,锦官附和道:“是呀,真气派。”

  一旁的花朝见锦官和一大汉聊起天来,一步一挪地挪到了他的身边,打量着大壮问道:“这人是谁啊?”

  锦官笑着介绍道:“大壮,昨晚结交的兄弟!”

  花朝扯着嘴角,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心想,不过一晚,就开始结交“狐朋狗友”,真是死性不改。她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这大壮看上去块头着实太大,给人感觉不像好人。

  大壮见花朝拿异样的眼神看他,却也没有任何不悦,反而冲着她傻傻笑道:“姑娘,你长得可真好看!兄弟,这是你媳妇儿?”

  “怎么可能!”花朝立即否认,大声吼道。锦官则在一旁憋着嘴偷笑,笑罢后,拍了拍大壮的肩膀郑重其事说道:“大壮啊,饭呢,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怎么看,她也不像我媳妇嘛,你见过这么嚣张的媳妇的吗?”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花朝扬起手,作势就要揍人,大壮见状,火上浇油说道:“的确,这般脾气的女子,做不了别人的媳妇。”

  花朝脸色瞬间僵住:……

  锦官在一旁笑得一时之间停不下来,花朝神色越发难看,强忍怒气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咳咳咳……”大殿上面突然传出一声浑厚的声音,下面的人立马安静了下去,霎时之间,气氛庄严肃穆起来。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