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八十章 破局之计(7)

第八十章 破局之计(7)

  藏格的法子的确有用。

  他用苍南派秘术将那些人的灵力分解之后,他们身体中恶的一部分灵力便开始伤害他们的身体。那种痛苦被无限放大后,迎来的便是痛不欲生的煎熬。待到他们在这种痛苦中煎熬得差不多了之后,藏格便再将恶的那一部分灵力祛除,然后那些人便渐渐变得正常了。

  只不过,因为动用秘术,藏格耗费了太多自己的灵力和体力,晕了过去,睡了好一阵儿才醒过来。醒来时,天色已经黑了,他睁开眼睛发现小客已经在自己身旁安静地睡着了,而锦官他们则在火堆旁说着什么。

  他坐了起来,看着火堆周围围了几十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疑惑,不过,此刻和锦官聊得正欢的那个男子,却让他露出了一丝狐疑。于是他起身走了过去。

  见着藏格过来,锦官立马起身,冲着他问道:“你醒啦?身体可有什么异样?”

  面对锦官的关心,藏格只是摇摇头,浅笑一声,说:“没事儿!”说着,又看向坐在锦官身旁的那个陌生男子,问道:“这是?”

  “在下莫巡,中原地域关山派大弟子。”莫巡做完自我介绍,藏格微笑示意了一下,正欲开口报上自己的名讳,却在开口时被对方截断:“岭南地域苍南派藏格,他们已经给我说了!”

  “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多做介绍了!”藏格说着,挨着他身边蹲了下去,因为蹲下的时候用了点力,手臂处传来了一阵隐痛,他龇着牙,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莫巡见状,忙抓住他的手腕,关切地问了句:“你没事吧?”

  藏格摇摇头,浅笑一下,“没事儿,旧疾而已,不碍事!”

  可是,看着藏格那苍白的脸色,莫巡却觉得事情并不像他说的那样,于是趁势掀开他的袖子,便发现了那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藏格惊慌失措地往前一推:“别碰我!”

  莫巡错愕地看着一脸怒气的藏格,有些抱歉地说道:“我只是……你的手?”

  察觉到自己太过紧张,藏格强忍住手臂的痛楚,伸出另一只手想要将被自己推倒的莫巡拉起来。莫巡握住他的手,恢复了坐姿,然后听得他说道:“伤疤太骇人了,我怕你们犯恶心,还是不看为好!”

  “藏格,我想问一下,那些被你祛除的不好的灵力,究竟去了何处?”先前,藏格一直睡着,锦官一直疑惑的问题也得不到解答,现在他醒了,他便开口问道。

  “伽罗印中。”简单地回答,却不知为何,让人听出了一丝无奈。

  “所以,每动用一次秘术,伽罗印就会扩大一些,是因为那些不好的灵力所致?”

  面对锦官的追问,藏格微微点头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既然这样,你不能再用秘术了!”

  听着锦官的关心,藏格却不以为意地笑笑:“没关系的,就这几次,还不至于!我的灵力和修为,还承受得起!”

  “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能让你一个人承受这样大的伤害!你不能再用秘术了,我们的计划,也得调整一下了!”此时的锦官用命令式的语气说着,神情之中,莫名带了几分在皇城之中的威武之气。

  “你是想到了什么新的法子吗?”藏格见锦官的神情冷静,于是这样问道。

  “你睡着的时候,我和莫巡商计了一下,我们觉得,这个任务之中的‘妖’字,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藏格好奇地看着锦官,然后听他继续说道:“这个‘妖’,可能不仅仅只是蛰伏在暗处的那个我们还未见过的存在,可能还有另外的一层意思。”

  锦官条理清晰地说着,而周围的人则默不作声地听着,仿佛是在传递事关天下大事的密令一般,没有任何一个人打断他。

  “也许,这个‘妖’,更多的指代的是——任务之中的人!”

  “这是……何意?”藏格听得云里雾里,实在不知道他这番分析有何根据。

  不止藏格,余下的人听罢锦官的话之后,均露出了不解的神色,直愣愣地望着他,等待他作进一步的解释。

  锦官抓了抓脖子,突然笑道:“我也只是猜想,因为莫巡说过,他们是被那个妖物迷惑才变成那种样子的,所以我在想,会不会这个任务并不是让我们去降服那个妖物,而是让我们能够抵御住那个妖物的迷惑,保持住自己的本心,不起贪欲,不要沦为‘妖’就行了。”

  “你这样说来,好像挺有道理的,可是,我们现在的确被妖物所迷惑,但为何并没有任何完成任务的迹象?”

  面对藏格的问题,锦官摇摇头,叹道:“所以啊,我再想,是不是还有另外的关键,这个关键,可能就是打开密室的钥匙。至于这把钥匙是什么,我实在想不到。”说完,他咧着嘴笑了笑,看向一旁听得入神的花朝问道:“花朝,你听明白了没?”

  花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嘟哝着:“半知半解的,不过,我在想,是不是我们把所有人已经迷失心智的人救了,就算完成任务了!”

  “你说什么?”锦官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再说一边!”

  面对锦官突然的激动,花朝眨巴着眼睛小声重复道:“我说,是不是我们把所有人已经迷失心智的人救了,就算完成任务了!”说完,紧张地望着锦官那张严肃的脸,等待着他的回应。

  听完花朝这样简单的一句话,锦官凝眸低头,拖着下巴,一副饶有所思的模样,在心里琢磨了好一会儿之后,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满含深情地盯着花朝,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笑道:“你咋这么聪明了呢!”

  面对锦官突然的夸赞,花朝不可置信地摸着被他刮过的鼻子,嘴里小声嘟囔了几句旁人听不清的话,然后看着他突然站了起来,煞有介事地冲着大伙儿说道:“我终于知道了!”

  众人纷纷满含期待地望着他,等待着他能说出一个新的万全之计。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