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深夜梦魇

第一百一十四章 深夜梦魇

  诸葛昂喝了那杯浓郁的普洱古茶后,的确翻来覆去睡不着,睁着两只大眼睛看着房梁,一直到深夜,都没有一丝睡意。

  而此时此刻,锦官也睡得有些不安稳起来。

  他再次陷入了可怕的梦魇之中。

  依旧是那个可怕的梦,只是这一次,梦中似乎出现了一些新的东西,他在梦中听见了诸葛昂的声音。然后梦中的场景突然又从那个鲜血淋淋的战场转移到了现在他们所处的天渊阁,他看见了诸葛昂的身影,还有另外一个身着玄色衣衫的男子,但只有一个背影,他并未看清那人什么长相。

  但从梦中二人谈笑风生的相处场景可以看出诸葛昂与那人之间的关系十分亲密。在二人身后,他似乎又看见了一个女子躲在暗处偷偷看着诸葛昂那边,那女子的样貌也看不真切,所以他也并不知道女子看的究竟是诸葛昂还是背对着的那个玄衣男子。

  这种奇怪的梦比起以前的那个梦要轻松许多,但还是让他惊醒了过来。

  睁开眼,猛然坐起来,然后发现了一张人脸,吓得他往后一退,但待到看清那张脸是谁时,他惊魂甫定地爬了过来,冲着她低声囔道:“花朝你干嘛?”

  “我还想问问你干嘛呢?你睡觉都不好好睡,一人霸占两个人的位置,我还怎么睡?”花朝有些无奈地指着自己那个被锦官霸占了的位置,然后转头看向锦官,“还有,你刚才又做梦了?”

  锦官看了看床铺,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道:“挤着你了啊?”

  他们的床铺分为男女两边,中间本来有一条大约一尺宽的间隔,锦官和花朝都睡在边上,但不知为何,锦官今晚,竟然越过那道间隔,睡到了花朝那边去了。得亏这人是花朝,要是换了别的女子,早就将他痛扁一顿了。

  花朝没好气地低声回道:“那可不!”说完,钻进被窝,拉过被子,准备要继续睡,“明天就是第二重考验了,赶紧睡吧你!”

  花朝说着闭上了双眼,但锦官被梦惊醒后,却一时半会没了睡意,于是摇了摇花朝,在她耳边小声说:“花朝,别睡,我们出去看看月亮。”

  “八月十五都过了好几日了,现在哪有什么月亮!”花朝并未睁眼,有些不耐烦地回道。锦官见她没有任何要起来的反应,于是继续伸手扒开她的眼睛,指着窗外继续说道:“外面有萤火虫,你不想去瞧瞧?”

  “萤火虫?”花朝重复一句,然后缓慢睁开眼来,顺着锦官手指的方向看向窗外,的确在外面发现了星星点点的光亮,于是撑着起身,转头看向锦官,说道:“真有啊!”

  “走吧,去看看,陪我散散步。”他这一句话,难得说得如此温柔,听得花朝不由一阵错愕,魔怔一般就跟着他起身出了房门,来到了斋心院后面的一处树林里面。

  今夜虽不是满月,但仍有一弯下玄月高悬夜空,虽然月光不够明亮,但在幽暗的月色之下,衬托得那些游荡的萤火虫更加迷人。

  花朝看着那些萤火虫,玩性大发,跟着就追了出去,和那些萤火虫玩起了追赶游戏。锦官负手背在身后,看着花朝那毫无顾忌的模样,不由地脸上约上了一抹温柔的笑意,他摇着头,冲着那边的花朝喊了一句:“傻姑娘,你小心点儿,别摔着了!”

  花朝听得他的声音,转头看向他,叫道:“臭小子,你赶紧过来啊,这里有好多萤火虫啊!”

  花朝说完,见锦官不为所动,于是走上前来,拉着他就往林子里面跑去。

  奔跑的过程中,他看着她微笑的侧脸,不由为之一动,那感觉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美妙,将他心中的烦恼尽数驱散,整个人变得莫名轻松起来。他心下疑惑,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自己真的……

  想到这里,他赶紧摇头将自己这一想法给否决了,有些慌张地甩开花朝的手,假模假样地咳了一声,“作为女子,还是要保持一下该有的矜持,随便拉着男子的手,可要不得。”

  花朝愣愣地望着他,“臭小子,没事吧?突然这样说,你心里有鬼吗?”花朝上前一步,逼近锦官的脸,继续追问:“你不会是被我这样一拉,心里起了异样吧!”

  锦官干笑一声,连忙否认:“本殿下怎么可能因为你而内心骚乱,你可省省吧,也不瞧瞧自己什么样子!”

  “我自己可瞧不见自己的样子,不如你给瞧瞧我什么样子?”

  锦官看着花朝逐渐靠近自己的那张小脸,虽说不上有多么惊世骇俗的美,但那不染前尘的干净却在一瞬间让他失了神。

  花朝见他久久不语,于是站直了身子,有些失望地说了句:“算了算了,不为难你了,要你说出夸我的话来,比登天还难!”

  听了花朝这句话,锦官本来就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被自己给憋了回去,然后看着花朝继续在林中追赶着那些萤火虫,脸上的笑意愈加明显起来,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傻姑娘,希望你能一直这么无忧无虑,开心快乐下去。”

  “臭小子,赶紧过来给我抓几只,我想拿回去给朽兮看。”

  于是,锦官便跟了上去。

  二人在林中嬉闹着便忘了时辰,玩累了就在林中随便找了个树干靠着就睡着了,直到清晨醒来,发现彼此为了御寒互相抱着取暖,相视一眼,然后瞬间推开彼此,站起身来拉开老远的距离。

  锦官见花朝面露嫌弃,笑道:“又不是没抱过,你害羞个什么劲儿!”

  花朝白眼:……

  见时辰不早了,想到今日要去抽取二重考验的任务,于是二人便连忙赶回了斋心院。一进门,早早等候在屋内的几人就赶紧迎了上来,朽兮紧张地问道:“你们昨晚去哪儿了,我还以为你们私奔了呢!”

  “怎么可能!”花朝连忙否认了朽兮这不正常的想法,然后端起桌上的茶水就猛灌了几口,然后问道:“你们现在要去干嘛?看样子是要出门?”

  “刚才有人来通知我们前去落日坛,准备接受第二重考验!”

  “既然如此,我们赶紧走呗!”锦官说着,转身就出了房门,其余几人则紧随其后。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