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如实告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如实告知

  锦官一行离开之后,陈之轩就被柳晚晚朝缠住了。不过,他早就知道这次回来,有些事情已经瞒不住她了,他也早知道,这个被他埋在心里面五百年的秘密,已经到了该让它被人知道的时候了。

  所以,面对柳晚晚,陈之轩并不打算隐瞒。

  柳晚晚也并没有急迫地逼问他,她晓得陈之轩是个慢性子的人,所以他没有急着否认,就说明他打算如实相告,而一直没开口的原因,应该是他在整理思绪,所以柳晚晚喝着茶,安静地等待着。

  良久之后,陈之轩开口说道:“你我都知道,墨骨剑是谁的佩剑,所以关于这点,我就不多说了!你想知道的,无非是为何墨骨剑会在皇宫对吧?”

  柳晚晚目不转睛地望着陈之轩,认真地点了点头:“不错。”

  “还记得五百年前的仙魔大战吗?”

  听到陈之轩突然提起仙魔大战,柳晚晚的神色突然起了一丝变化,眼神也变得严肃起来,因为她知道,和仙魔大战有关的信息,事关重大。

  柳晚晚严肃起来,点头回道:“记得,司辰天湮灭于那场大战不是吗?三界天之骄子一朝殒命,魂飞魄散,再无转世,实乃三界莫大的遗憾。这样的事情,我怎会忘记。”

  “但实际上,司辰天并未魂飞魄散!”

  “啊?”柳晚晚听到这个信息,登时张大了嘴巴,鼓着两只铜铃般大小的眼睛,惊诧得说出话来,吞吞吐吐道:“司辰天……没?湮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柳晚晚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想来,她在接收到这个能够震惊三界的信息时,内心复杂得很,根本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她再次确认地问道:“你没开玩笑吗?”

  五百年前那场仙魔大战,魔尊血厥与司辰天的惊天之战,彼时天地变色,地动山摇,柳晚晚清楚的记得,当时司辰天为了永除后患,不惜释放出自己所有的灵力,与血厥顽抗到底,最后二人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皆湮灭于世了。

  五百年来,仙门中人对司辰天的湮灭惋惜不已,但他用一人性命换来三界安宁,三界众生皆是对他佩服不已。

  但现在,这个被人们坚信和惋惜了五百年之久的信息,突然就这样被陈之轩一句简短的话给推翻,任谁听了,都会觉得难以置信。而且,他还固守了这样一个能够震撼三界的秘密五百年,这得有多大的定力才能坚持下去啊!

  细细想来,陈之轩的确自从那场大战之后,便一直驻扎在皇城之中,鲜少离开此处。柳晚晚记得,当年她想来皇城的时候,还曾了受到了陈之轩许多帮助。但他俩在皇城待了这么多年,陈之轩竟然对此事只字未提,他到底又是打得什么主意?柳晚晚心中,有太多疑惑了,所以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陈之轩见她神色异样,却也没有打搅她,直到她自己从惊讶和恐慌的思索中回过神来,一脸惊恐地望着陈之轩的时候,他才浅笑道:“我可以继续讲了?”

  柳晚晚调整了一下呼吸,正色道:“嗯,讲吧,我做好心理准备了!”

  “大战最后一刻,司辰天和血厥同时灵力耗尽,均不惜想以血肉之躯抵抗到底,最后同归于尽,但是,在魂飞魄散的最后关头,墨骨剑中的墨骨藤却发挥了神木的力量,将司辰天快要消失殆尽的最后一缕魂魄留在了墨骨剑中,所以,司辰天,尚未魂飞魄散!”

  柳晚晚认真地听着,因为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此刻倒也并没有表现得太过分,但仍旧被这样的信息吓得说不出话来。陈之轩见她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于是接着说道:“墨骨剑将他这一缕魂魄留存着,然后在大战结束后,不知踪影。当时大家寻觅无果,都觉得墨骨剑是随着司辰天的湮灭一起化作了齑粉,便没有在寻了。但实际上,神剑有灵,它自己带着司辰天的一缕魂魄逃走了。数日之后,墨骨剑找到了我!”

  “墨骨剑为何会找你呢?”柳晚晚不解地问道。

  “你有所不知,墨骨剑的制造者,乃是我曾修习的灵剑山师祖,我自幼喜爱修缮兵器,所以曾经在灵剑山求学过,我想,这或许就是墨骨剑找到我的原因吧!我在墨骨剑中,察觉到了司辰天气息,便觉得事情不简单,而那时候,司辰天虚弱的魂魄用最后的力量将他最后的诉求告诉了我。”

  听到这里,柳晚晚的眼睛瞪得已经不能再大了,陈之轩见她这般神情,突然话锋一转,问道:“还想继续听下去吗?”

  柳晚晚被他这突然的语气弄得有些不知作何反应,但既然他都说到这里了,若是不继续听下去,被吊着好奇心,那得多难受,于是她点头应道:“继续!”

  于是,陈之轩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司辰天告诉我,墨骨剑中除了他的一缕魂魄,还有一缕……”

  “什么?”柳晚晚惊叫了出来,陈之轩的脸色却也开始变得有些异样起来。柳晚晚觉得,接下来他说的信息,恐怕就不是那么好让人接受的了,于是她咽了口唾沫,听得陈之轩继续说道:“血厥的魂魄!”

  “什么!”柳晚晚再次惊叫了出来,这和她平日里的妖娆妩媚形象大相径庭,但此时房间里面只有他们二人,所以她也不必要保持老板娘的姿态。更何况,三界之中,任谁听了这样的惊天秘密,恐怕都无法保持镇定吧!

  “你的意思是,魔尊血厥,同样会转世?”

  陈之轩没有回答,但从他的神情来看,无疑是已经默认了柳晚晚的猜想。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试图寻找血厥的转世之人,但却无果。不过,司辰天的转世,倒是已经找到了。”

  “嗯?”柳晚晚疑惑又好奇地盯着他,“是谁?”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司辰天的转世究竟是谁。

  陈之轩并不想绕圈子,但他也不能说得太过明显,他只是说道:“近在眼前,你我都识。”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