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慎重交代

第一百二十三章 慎重交代

  “加派巡夜值守士兵,保障宫内安全!”宋远志这样说着,眉头似乎皱得更紧了。宋元见状,于是劝道:“父亲,累了一晚上了,你去歇息一会吧!”

  但宋远志却似乎并没有打算要去歇息,他紧皱的眉头也没有在说完这些后有一丝缓和,宋元见他这般状态,于是又问道:“父亲,可是还有事要交代?”

  宋元虽然从小便被安排跟随在锦官身边,与宋远志并不如同一般父子那般亲近,但到底是血脉相连,父子连心,所以他仅凭一个眼神,就能看出宋远志心中所想。

  而宋远志,也并没有对宋元这贸然的一问表现出任何不悦,而是缓慢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宋元身前,伸出一只手,轻轻搭在宋元的肩上,语重心长说道:“你跟着十六殿下不知所踪一个多月,为父知道,这并非是你自愿,而是因十六殿下的威逼,所以为父并不怪你!现在既然十六殿下已经回来了,你也应该明白,这一次,羲皇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放他走了,所以你要明白,一个父亲对孩子的良苦用心,更要明白,我和你娘对你的担心,所以孩子,千万别再跟着十六殿下胡闹了!”

  宋元本以为,他会交代一些和宫中精怪之事相关的事项,却不想,迎来的却是一个老父亲对孩子的关切,一时之间,宋元有些不知该作何反应。

  父子之间的情谊不似母子那般,他纵然觉得心中感触万千,但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还是要表现得自若一些。所以,他只是抬头看着宋远志,缓慢开口,叫了声:“父亲!”

  宋远志的嘴角微微勾起,淡淡的笑意顺着嘴角弥漫开来,在他那张疲惫不堪的脸上,显得十分突兀,但不知为何,宋元觉得,这张苍老的脸上的容颜,此时却最是让人感到心安。

  只是,一向听话的宋元,此次却注定要让宋远志失望了。

  但无论如何,在此时此刻,他不能直截了当地说出叛逆之言,所以他应下宋远志的交代,说道:“父亲放心,孩儿知道轻重缓急,一切均已陛下的旨意为准,绝对不会做不该做之事!”

  得到宋元的这番回答,宋远志很是满意,于是拍了拍宋元的肩膀,突然打起了哈欠,摇着头说道:“看来我是真的累了,人老了,身体也就不似当年了!你也等了一晚上了,想必也累了,回去歇着吧!”

  宋远志说完,招呼来朱管家,让他吩咐下人准备热水,他打算洗洗就去歇息。宋元帮忙将一切都安排好之后,便离开了。

  离开之后的宋元并没有像答应宋远志那样老实待在家里,而是再次去了宫里。

  一觉睡到天亮的锦官是因为口渴难耐而醒来的,若不是因为口渴,他可能会睡到大中午。在幽冥道中,他们难得能够睡个好觉,所以回到宫里,睡到自己熟悉的床榻上,不注意就睡了如此之久。

  睁开眼来,锦官撑着身子爬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起身,冲着屋子里面吼道:“来人啊!”

  但是,他这一声喊并没有迎来任何人的回话,他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在关禁闭,屋子里面除了花朝,根本没有其他侍女,而他四下打望一下,发现此时花朝正蜷缩在一张椅子上,睡得正酣。

  “这种姿势都能睡着,你还真是不嫌硌得慌!”锦官看着花朝,不自觉就笑了起来,然后起身走到她身边,将她抱起,轻轻放在了床榻上,然后又给她仔细盖好了被子。

  也许是感受到了床榻上的暖意,花朝微微动了动身子,往被子里面钻了钻,然后便舒展着紧绷的小脸,继续睡去了。锦官伸手将她脸上的头发整理了一下,看着她笑得更甚了,然后摇了摇头,起身朝着桌子走去。

  他本想找点水润润喉咙,但却没来及打开茶壶,就在桌脚边发现了一张纸条。

  他将纸条拾起,打开一看,立马换了一番神色,同时笑了出来:“本殿下还想安心被多关几日,这下好了,难得的享受这么快就要没了,这可真是……”他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脸上,却是让人不明所以的笑意,从他的神情来看,他对这打乱他享受计划的纸条上的信息倒是很是满意。

  花朝本来睡得很是舒服,但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古怪的笑意,于是睁开眼来,猛地起身坐起来,自言一句:“谁在笑?”

  低头一看,又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了锦官的床榻上,正当疑惑,锦官转过头看看向她:“你醒啦?”

  花朝看着锦官,于是反应过来,刚才那一阵笑得有些奸诈的笑意是来自何人,于是没好气地说道:“臭小子,一大早,你笑得像个捡到金子的二傻子一样,是睡糊涂了吗?”

  旁人要是在锦官面前这般无理,可能早就被他怼得哑口无言了,但花朝这般态度,却让他不以为意,可能是因为平日二人嬉闹惯了,所以他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锦官并没有一丝怒气,反而走过去,笑着问道:“睡得好吗?”

  花朝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问道:“我怎么跑你床上了?”

  锦官一脸坏笑:“你觉得呢?”

  “你把我弄上来的?”花朝说着,裹紧了被子,一脸警戒。

  锦官见状,立马顺着花朝的话接着说道:“我怎么可能弄你上来,我还嫌你挤着我呢!”

  花朝疑惑,看着他确认地问道:“难不成是我自己半夜爬上来的?”

  锦官打了一个响指,道:“算你有自知之明!”

  此话一出,花朝觉得尴尬得要紧,懊悔地低下头去,低声说了句:“一定是椅子上太冷了,我才会……”

  锦官看着她那种神情,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戳了戳她的脑门,笑着说道:“傻姑娘,别乱想了,我早上醒来见你蜷缩在椅子上,怕你不舒服,才把你抱到床上的!你想什么呢!再说了,咱俩又不是没睡一起过,怕个什么劲儿啊!”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