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落入陷阱

第一百三十七章 落入陷阱

  锦官一听花朝这么一说,觉得貌似是这么个道理,正要抬头夸赞她几句,不知从何处归来的诸葛昂的出现,打断了他刚要说出口的话。

  诸葛昂见着锦官和花朝似乎在讨论什么,走上前去,好奇地问道:“你们又在商量什么?是在计划怎么避过满城的通缉吗?”

  他在街上溜达了一圈,结果发现全城上下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贴满了锦官的通缉画像,地上也到处散落着画像。锦官听了他这话,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也未有任何不悦,反而凑到诸葛昂身前,笑着问道:“怎么样,这次本殿下的画像,可俊俏了些?”

  “自己看!”诸葛昂随手将一张画像甩给锦官,锦官接过一看,不禁惊叫一声:“宫里的画师看来要换一批了!”然后大声吼道:“这也忒丑了!”说完,很嫌弃地往身后一扔,恰巧被花朝给接住了,她将画像摊开一看,瞬间大笑了出来,作何感想,不言而喻。

  她这笑声引来朽兮他们的目光,众人看罢之后,皆不约而同大笑起来,弄得锦官倍感尴尬。

  “差不多就得了!”锦官制止住他们,“看画不能只看表面,要看内涵,你们懂个屁!”然后一把从花朝手中抢过画像,继续解释道:“写意派懂吗?”

  几人被他这番说辞哄骗得一愣一愣的,然后看着他将画像揉作一团,用力扔出了门外,露出一脸的不爽来,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这是有多嫌弃自己的画像。

  议论完锦官的画像之后,诸葛昂才开口说到正事儿。

  “反正你们也完成任务了,不如咱这就回天渊阁如何?”

  此话一出,众人惊讶不已。

  锦官于是问道:“这就完成任务了?”

  “陈之轩的任务不是很清楚嘛,‘剑’,想当然就是墨骨剑啊!你们都拿到墨骨剑了,当然就是完成任务了啊!不然你们还以为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吗?”

  “可是这也……”锦官想说“这也太容易了”,但内心思考一下后,觉得这样质疑任务的难易程度,是对考官的大不敬,于是话锋一转,说道:“太好了!我巴不得早些完成任务回去呢!”

  听了锦官这样说,诸葛昂哈哈大笑道:“既然这样,咱们即刻启程可好?”

  “可是,陈老板呢?”

  诸葛昂有些焦急,“不管他了,咱们先走,他自己会跟着回去的!”

  “这样——”锦官有一丝迟疑,“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难不成你想继续在皇城,然后说不准哪天出去就被捉回去了?”诸葛昂继续说着,锦官听得觉得十分在理,于是回头看向花朝他们,问了句:“要不咱们听师傅的?”

  诸葛昂嘴角露出明显的笑意。

  花朝他们似乎也觉得早日回天渊阁要比继续呆在皇城要好,于是应了下来,然后跟着诸葛昂一起,离开了木匠铺。

  离了木匠铺,诸葛昂带着他们一路往长清山走去,这让锦官疑惑不解起来,于是走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问了句:“臭老头,为什么我要来长清山呢?”

  诸葛昂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锦官,露出了一脸的坏笑,这笑意莫名有些瘆人,锦官觉得似乎有些不妙,因为这种阴冷生硬的笑意,似乎不像诸葛昂。

  “因为长清山,是我们的据点啊!”诸葛昂目光狠厉地看着锦官他们,与此同时,伸手往脸上一扯,扯下一张皮下来,然后露出了一张锦官他们十分熟悉的脸来。

  “左镇!”看到那张皮下面的真实面貌,锦官和花朝同时叫了出来,而锦官也瞬间明白了过来,他们中计了。

  “没错,是我!”左镇一脸的得意,“看来你小子挺好骗的嘛,这样轻易就跟了过来,既然这样,就老实跟我们走吧!”

  “你们究竟要干什么?”锦官对左镇如此执着于他和墨骨剑十分不解,不过就是司辰天的佩剑,况且,就算他们得到墨骨剑,也根本无法驱使墨骨剑,所以墨骨剑对他们而言,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作用才是,但为何?

  难道墨骨剑中,还有更加不为人知的秘密?锦官如是想到,不由觉得恐慌起来。若是墨骨剑真的还有更为重要的作用,那他就更不可能将墨骨剑拱手让人了!但在这之前,他的好奇心驱使着他想要弄清左镇他们的真实目的,所以现在,他并没有急着逃跑。

  实际上,他想逃,却也没什么机会了,因为瞬间的功夫,他们就被团团包围了。同时,那晚的蒙面黑衣人也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一次,他仍旧蒙着面,锦官他们还是没能看清他的模样。

  不过,从左镇对他的态度来看,他在影鬼派,应该地位很高,所以,或许从他的口中,能够知道锦官想要知道的信息。这样想着,锦官在内心快速思忖了一番,然后冲着了冷旭嬉笑道:“大哥,你们费尽心思骗我们出来,不过就是为了墨骨剑,我上次都说了,我给你们啊!”

  “小子,别耍嘴皮子了,你知道我们动不了墨骨剑,所以你还是乖乖和我们回流光阁吧!”

  听到“流光阁”三个字,锦官的脑海里面不禁回想起上次被左镇捉进去的事情,但看冷旭的状态,似乎并不知道他们早已进入过流光阁,更加不知道左镇被他们耍得团团转的事情。锦官于是在心里吐槽到,看来这左镇还是个要面子的人,自己的蠢事儿都不想让人知道,既然这样,那我不如就给他抖露出来?

  锦官这样想着,不注意就笑了出来。冷旭见状,颇为不解,“你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上一次和这位左护使大人之间,貌似有点过节,所以我就想,这次再去流光阁,一定好好了结一下这过节,不然一直这样,我怕左护使大人心里不快!”

  左镇听完,气道:“你小子别太狂妄了!”

  “我可什么都没做呢,哪里看出我狂妄了?难道就因为左护使被我耍过,我就狂妄了吗?”

  左镇:“你……”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