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一百八十章 尾随跟踪

第一百八十章 尾随跟踪

  锦官了听了副统领的话,说道:“将尸体烧成灰,的确能够防止她们异化,但是,你难道能够保证,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了吗?近日宫里怪事频发,荣贵妃疯癫,侍女莫名死亡,妖物传闻越来越烈,而你们近卫队的人,除了处理了几具尸体外,就没有任何进展,难不成,你们打算一直这样,出了事,把尸体烧了,就一了百了了?”

  面对锦官的质问,这个副统领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的确,从竹林出事到近日侍女死亡,近卫队没有查出任何一件事情的真相。不过,这两天没有宋远志的安排,他们的确有些群龙无首,许多事情都不知该如何定夺,而且,也不敢擅自行动,所以现在,进退两难,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殿下的意思是……”

  锦官笑了笑,“我的意思嘛,很简单,把这些尸体给我处理!”

  “这……”副统领迟疑着,“有些不合规矩……”

  “规矩?”锦官有些不屑,继续说道:“在本殿下这里,这宫里的规矩从来都不应该是用来约束和强制执行的东西,你好歹是近卫队的副统领,怎么就不懂变通了!”锦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现在你们宋国公身体不好,你就不能装个糊涂?”锦官走到他身边,凑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放心,你这些属下不敢乱说的!”

  “这……”副统领仍旧犹豫着,思忖了良久,仍然拒绝道:“殿下,请恕我不能答应您!您还是请回吧!”

  “我说你!”锦官气结,大声囔着:“算了,我亲自去找父皇!”

  “可是陛下不是……”

  听闻此言,锦官突然意识到,羲皇在这些人的认知里面,已经是个一睡不起的人了,所以他现在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十分容易引来别人的怀疑,于是他赶紧装个糊涂:“对哈,父皇还昏睡着呢!那我去找你们宋国公去!”

  “殿下,听闻国公大人身体不适,恐怕……”

  “我算是明白了,感情你们近卫队这两位能够发号命令的人都没空管你们,所以你们才这般理直气壮地拒绝本殿下的要求是吧?”

  “殿下,属下这的确是在秉公执法,并无冒犯之意!”副统领赶紧赔着罪,锦官见他倒是诚意十足,也不便有所怪罪,只能叹道:“算了算了,本殿下不管就是了!你们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走行了吧!”

  说着,立马转身作势要走,一边走一边还碎碎念着:“要是宫里在出现死人事件,你们还查不出个什么,到时候父皇醒来,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副统领没有听着锦官这些话,反而恭敬弓着身子,朝着锦官说了句:“殿下慢走!”

  锦官“切”了一声,嘟哝着:“我才不走呢,我还要看你把尸体弄哪儿去呢!”这声音细弱蚊声,连锦官自己都听不到,更别说那副统领了。

  锦官假装离开,实际上等走到他们看不见的时候,就飞身上了一棵树,躲在茂密的树叶里面,远远望着近卫队那边。只见那边的人在自己走后,立马开始撒一些液体来,锦官也不知道撒的是什么,不过,他猜那些应该是用来辟邪之类的药水之类。

  撒完药水之后,士兵们便开始将尸体一一搬上了一架木板车,然后拉着木板车离开了。锦官赶紧从树上下来,偷偷摸摸跟了上去。

  根据刚才那副统领所说,他们现在是要将这些侍女的尸体送去火化,可实际上,人若正常死亡之后,向来都是土葬为主,只有在疫病发生的时候,才会对染病死亡的人进行火化,防止疫病的扩散,但大羲朝几百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根本没发生过疫病,所以火化场所,几乎没有。

  所以,锦官更是好奇,近卫队要将这些尸体运到哪里去火化了。

  一路跟着,最后锦官发现,近卫队将尸体运到了冷宫。

  大羲朝到了锦官他爹这一代,只有一个妃子被打进过冷宫,就是锦官他娘。后来也许是锦官他娘这前车之鉴太有影响力,后面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值得被打进冷宫的事情和人,所以这冷宫,已荒废十多年了。

  此处杂草丛生,草丛足有一人那么高,里面更是空寂得让人不寒而栗。不过,这样一个地方,的确是个用来处理这些尸体的好地方。

  而且,这里已经有过一个碳灰堆,看来早有人已经在这里化为一抔尘土了。不出意外,应该是被狐狸精附身后杀掉的那名侍女吧。

  上次被关了,尸体就这样被烧了也没办法,但这次,锦官可不能再让这些尸体就这样被烧了,他必须想想办法,阻止这些人。可是,现在他一个人,就算出去硬抢,也打不过,于是,他决定去搬救兵。

  火化之前的准备工作还有很多,所以锦官还有足够的时间能够回去将陈之轩他们叫来。于是,他飞速回了青禾殿,猛然推开大厅的门,冲着里面的人喊道:“陈老板,别睡了,有情况!”

  陈之轩缓慢睁开眼睛,气定神闲地抬头看向锦官,问道:“什么情况?”

  “又死人了!而且死状怪异,我怀疑是妖物所为!”

  “在哪儿?”陈之轩依旧很是平静,若不是锦官了解他,一定会以为他还处于刚醒来的迷蒙状态。

  “他们要火化尸体,我需要你和我一起去……”锦官在房间里面到处乱翻了起来,一边接着说道:“抢尸!”说着,锦官将一块黑布递给陈之轩。

  “这种事情,怎么能少了我呢!”诸葛昂突然出现,闪身窜到锦官身边,将他手中的黑布夺了过来,然后快速套在了自己头上,将自己的半张脸蒙住了。

  “酒醒了?”看着诸葛昂那般急迫的模样,陈之轩悠悠问道:“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在发酒疯?”

  “废话,当然不是!我可是也听到了几声尖叫的呢!”

  锦官听得他这么说,气道:“那你怎么不去查探情况?”

  “自然是因为,我懒!”

  锦官:……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