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二百零二章 左镇之死

第二百零二章 左镇之死

  左镇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真正的墨骨剑的确是旁人不可轻易靠近的存在,所以听了左镇这样说,锦官他们对前面藏着墨骨剑这一事儿也算心里有数了,对左镇的怀疑也就降了几分,但仍旧有一些顾虑。

  “我过去!”究竟是不是真的墨骨剑,只有真正拿到之后,才能知晓。而能够拿到墨骨剑的人,只有锦官这个被选定的主人,所以锦官才会在沉默了良久之后,上前一步这样说道。

  花朝明显有些担心,但没有说出来,只是看着,但却有些疑惑,因为她觉得这个墨骨剑给她的感觉不像一开始那么强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距离太远导致的。总之,这种似像非像的压迫感并不像一开始那么厉害。

  这种奇怪的感觉花朝说不明白,所以她暗自疑惑了一下,回过神来,就只看见一个锦官朝着那边走去的背影了。

  “我们跟过去吧!”林川突然提议着,眼神一直停在锦官的背影上。剩下几人似乎早有这打算,只是因为锦官离开的时候让他们留下看着左镇,所以他们才没有立即跟上去。

  “林大哥,你还是留下看着这人吧!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要是走了,他不得逃了?”朽兮突然这样说道,顺便用一种不服气的眼神看了两眼一旁环抱着双手的左镇。左镇倒是对朽兮这种小姑娘的眼神很是不屑,在他眼里,这种小家子的姑娘,根本就不重要。

  “我可不会逃!”左镇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来,然后白眼吊得老高,颇为不屑。被这样的眼神弄得心里窝火,朽兮咬牙道:“有本事你就给本姑娘逃一个试试!”朽兮甩了甩她的长鞭,恶狠狠地说着,鞭子摔得地面啪啪作响。

  “幼稚!”

  得到左镇这样的评价,朽兮气得无言。

  仔细权衡了一番,他们还是决定不跟过去,几人就待在原地等待锦官归来。

  过了好一会儿,锦官便带着墨骨剑回来了。

  他拿着剑在空中飞速地划了两下,一边欣喜地说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哪不对劲儿?”锦官话还没说完,花朝就追问道,“你也觉得不对劲儿吗?”

  先前,花朝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担心是自己一个人出现的错觉,但现在就连锦官这个墨骨剑的主人都说有些不对劲了,那真的可能……

  “总觉得,这墨骨剑的感觉不对了!”锦官挥动了几下墨骨剑,说出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来,弄得余下的人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林川不敢靠近墨骨剑,因为他以前吃过墨骨剑的亏,因为好奇想要拿来把玩几下,却被弹得老远,所以现在心有余悸,不敢靠得太近。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司辰天死了太久,这墨骨剑的威力似乎变得弱了很多,他现在靠近墨骨剑,已经感觉不到以前的那种排斥感了。

  锦官看着林川的神色,问道:“你也觉得有问题?”

  林川点点头:“不不不……哪有什么问题啊!这墨骨剑的威力还真是和以前一样厉害啊!”纵然他这样夸赞着,但实际上,聪明如锦官,早已在他的不寻常的语气中听出了端倪,但在左镇面前,他没有立即把话说明,而是顺着林川的话说道:“那可不,这可是司辰天的佩剑,自然不容小觑!”

  锦官一边说着,一边又挥舞了几下墨骨剑,而且是特意走到左镇跟前,像是在故意挥舞给左镇看一般。这番操作似乎有些古怪,但却没人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左镇倒是对锦官这突然的举动有了一些忌惮。

  “小子,你可当心点儿,这墨骨剑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对这把剑都是敬而远之的!”左镇似乎有些害怕,这让锦官莫名有些兴奋,“当初你们将墨骨剑抢走的时候,可没看出你们敬而远之的啊!”

  在锦官这番调侃之下,左镇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再接话,但神情似乎并没有多么失落,这种微妙的细节被锦官捕捉到之后,他心里似乎更加确定了他的猜想。于是乎,他把剑收回来,仔细端详了一番后,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剑刺进了左镇的胸膛。

  所有人,都显然没有想到锦官会这么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林川没来得及拦住锦官,反应过来的时候,忙上前握住锦官要拔出剑的手,“小子,你在干什么?”面对林川的激动,锦官倒是显得异常的冷静,回道:“这么明显你还问,我想杀死他。”

  “无缘无故,何至于此?”

  锦官听着林川的话,皱了皱眉,“无缘无故?”很明显,他觉得林川这个“无缘无故”说的太不合适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左镇欺骗了,更可况,算上幽冥道时候的事情,他们与左镇之间,可是颇有渊源,怎么都不可能是“无缘无故”。更何况,此时不下手,指不准,又要被左镇骗到何种地步。

  锦官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剑拔了出来,霎时,鲜血四溅,左镇面色狰狞地看着眼前这个眼神狠厉的少年,发出一声呜咽:“你……”

  “你将我们骗到这里,用一把假的墨骨剑给他们争取时间,想必他们,是在用真的墨骨剑做什么重要的事情吧?”锦官平静地说着,这时候的他,身上没了一点皇城十六殿下的影子,深沉得根本不像他,这让宋元都有些意外。

  “假的?”听到这话的朽兮惊叫一声,“怎么回事?”

  面对朽兮的疑惑,一旁的花朝站了出来:“看来大家都没感觉到,这把剑和真正的墨骨剑相比,那股力量要弱很多。”

  听着花朝这话,余下几人却摇头,显然,根本没有察觉出这把假的墨骨剑和真正的墨骨剑之间的区别。而锦官和花朝却在第一时间有所察觉,这让花朝也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左镇难以置信地看着锦官:“用我一死,换血厥的重生,值了!”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