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二百零三章 锦官失神

第二百零三章 锦官失神

  “所以,你们夺取真正的墨骨剑,是为了复活魔尊血厥?”林川激动地问道。

  “血厥重生,三界注定换来一番新天地,你们就等着吧!”左镇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着,“我定会在黄泉路上,静候……各位……”说完,一口鲜血猛喷而出,猛然倒下。

  “剑上有毒,这也算是他自食其果了!”看着地面上左镇古怪的死状,锦官将手中的剑扔在了地上,几人这才看清,剑上的血液已经快速凝固在一起,并变成了可怕的黑血,而那把剑,也在瞬间暗淡了颜色,变成了一把废铁。

  锦官继续说道:“我们赶紧回去,不能让他们的计划得逞!”

  “什么意思?”林川似乎还没有领会到这其中的内幕,无奈之下,宋元只能站出来解释道:“左镇假意跟我们出来,说要带我们来取墨骨剑,实际上,这里的墨骨剑不过是一把假的墨骨剑,而真正的墨骨剑实际上仍然在无名深谷的那个山洞里面,他们在利用墨骨剑复活血厥,至于如何操作,恐怕只有我们过去才能知晓。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赶过去阻止他们!”

  经过宋元这一番解释,林川瞬间反应过来,“那我们赶紧过去!”说着,立即御剑,带着锦官他们回到了山洞前面,一行人一起进了山洞,沿着先前的路线来到了遇见左镇的地方。但他们发现,那里几乎是一个尽头,根本看不见任何往前的通道,甚至是一点空隙,前面那面光滑的石壁,几乎透不出一丝气息。

  锦官站在原地,脑子里面突然冒出一个陌生的声音,似乎在呼喊着他,一种奇怪的牵引力在将他往一个不知名的方向引去,就像魔怔了一般,他迷迷糊糊地开始跟着脑子里面那个陌生的声音走去。

  “臭小子,你干什么?”花朝似乎察觉出他的不对劲,赶紧一把拉住想要继续往前走的锦官。但锦官却并没有在她的阻止下停下脚步,对花朝的呼唤也没有任何反应,花朝觉得这种情况似乎很不对劲,于是拉住锦官的手更加用力了些,但仍旧没有停下锦官的脚步。

  “什么情况?”花朝愈加疑惑,而这种怪异的情况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一时间,本在到处寻找通道的几人纷纷停了下来,朝着花朝和锦官这边看过来,见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头,赶紧聚拢了过来。

  宋元率先开口:“殿下这是怎么了?”

  花朝摇着头,一脸担忧,“我也不知道,臭小子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模样,叫他也不应,一直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我想拉住他他也不听,不会是中邪了吧?”看着花朝那一脸的愁容,林川在旁边突然笑了起来:“这小子,净做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林川一边摇头说道,一边飞身拦在了锦官身前。

  “小子,别走了!”林川以为,自己这样一吓,锦官会立马像以前一样暴躁地跳起来说:小爷我没事儿!但事实却是,锦官对林川的出现视如无睹,对他的话也没有任何反应,这种诡异的情况,让林川的脸色瞬间垮了下去。

  他脸色跨倒不是因为锦官不理会他,而是因为,锦官这总非同寻常的表现,的确像是被什么控制住了一般。

  然而,没人知道,锦官脑子里面一直有一个声音在牵引着他往一个方向走去。实际上,锦官很想挣脱那个声音,但他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没有任何效果,他就像提线木偶一样,只能跟着那个声音走去。

  而且,很奇怪的时,他有自己的意识,但却控制不了属于自己的意识,或者说,他的意识,已经被那个声音给控制住了,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不过,跟着那个声音一直走到了石壁前面,就快逼近的时候,花朝看着,赶紧跑过去拦在前面:“臭小子,可别走了,再走就撞墙上去了!”

  但是,锦官还是对花朝的阻拦没有任何反应,那种失神的状态,让花朝很是担忧。

  看着锦官像一个木偶一样,似乎根本没有看见花朝一样,继续朝着石壁走去。

  花朝被逼得后退着,缓慢移动着,一点一点靠近着石壁……

  她本以为等自己靠在石壁上,锦官就不会继续往前走了,但就在她靠近石壁的那一刻,她突然感到身后一空,根本没有石头的实感,就这样莫名其妙穿过了石壁,一个踉跄后,出现在了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锦官随之出现在她的眼前,二人同时穿过了石壁,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让花朝更加莫名。

  锦官的意识还是存在的,只是他的身体不受控制,所以对穿过石壁这一诡异的情形,他也同样疑惑万分。但是,身体还是不由自己控制,所以他只能在那个声音的牵引下,继续往前面走着,只不过,花朝仍旧一直挡在他的前面,这让他有些担心,因为花朝背后,他的前面,是他们寻找已久的墨骨剑,而墨骨剑下面,是冷旭和无欲二人。

  而在他的身后,自从他和花朝进来之后,就再没人进来了,林川他们都不在,只有他和花朝,显然不是那二人的对手,更何况,现在的他的身体已经被一个陌生的声音给控制了,他根本没有能力保护花朝。

  而他们穿过石壁的动静,也惊动了在那边等待着什么的冷旭和无欲,他们回过神来,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二人,同样露出了不解的神色。

  “他们怎么可能进得来?”冷旭有些惊诧,似乎对锦官他们能够进来感到十分疑惑。无欲随声说道:“就算进得来,也让他们出不去!”话毕,已然已经做足了开打的架势。锦官察觉到不妙,本欲提醒花朝注意避开,但却不能开口,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能给,就这样看着飞身而来的无欲朝着花朝身后袭来。

  花朝根本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危险,她甚至都不知道她的身后是谁,她的眼中只有锦官,她想要将他给呼唤回来,所以上前一步,抓住了锦官的手,“臭小子,醒醒!”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