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二百零七章 岳林疑惑

第二百零七章 岳林疑惑

  仿若一道耀眼的圣光一样,岳林用手半挡住自己的眼睛,余光瞥见锦官手中的墨骨剑,惊叹之下,放下手来,走到锦官面前,仔细端详了起来。

  看罢之后,岳林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这把剑……可是墨骨剑——”

  “前辈真是好眼光……”

  “最像的仿品了!”岳林把话说完后,锦官立即不淡定地说道:“前辈,你再细细看看,看看这剑的工艺,看看这上面的雕刻,再看看这上面的这块墨骨藤的木头……你仔细瞧瞧,瞧准了再说!”

  岳林于是再仔细瞧了瞧,良久之后,继续说道:“不错不错,这把剑仿得真的是太像了,这人一定是把写司辰天的书翻来覆去看了个遍,不然他是不可能做得这般像的!你们是从何处得来这剑的?”

  听着这些话,锦官摇摇头,丢下一句:“不识货!”然后抬头便看见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诸葛昂。锦官伸手指向那边:“前辈,你去问问那家伙吧!”

  岳林顺着锦官的手指看过去,看见诸葛昂操着手莫名笑了起来,于是不解地喊道:“你笑什么?什么时候来的?站那里干什么?赶紧过来看看,这把剑可真像墨骨剑!”

  诸葛昂摇了摇头,放下手手跨步走了过来,然后故意使坏冲着岳林说道:“你要不要拿起来玩玩!”

  瞬间,锦官似乎明白了诸葛昂的意思,于是将手中的剑递给岳林,挑眉道:“前辈,请!”

  不知为何,岳林的神情有些激动和兴奋。“说实话,真正的墨骨剑几乎无人能够驾驭,不过,这把假的,应该可以拿来试试!”岳林跃跃欲试着,看着锦官手中的剑,伸出手犹豫了一下。

  “说实话,这把剑好像有点威力,我都没拿,都觉得有些排斥感了,这感觉和以前司辰天的墨骨剑还真挺像的!”

  “你赶紧的,没看我徒弟手都都举酸了啊!”诸葛昂在一旁催促着,似乎比岳林还激动。而岳林在这样一催促下,将手越来越靠近了锦官手中的剑,然后一把握住。

  霎时间,一阵莫名的力量从剑身里面传来,将岳林给弹开了。岳林后退了一段距离后站定,难以置信地看着锦官手中的剑,飞身过来落在诸葛昂的身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诸葛昂忍不住笑了起来,“要不是你是天渊阁的人,修为深厚,要是旁人,恐怕早就见阎王去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岳林越发疑惑起来。

  诸葛昂觉得,差不多够了,也不想继续捉弄岳林,于是便打算开口告诉他,却不想还没开口,陈之轩就出现了。

  “算了,还是老陈来说吧!我要是说出来这个事情,恐怕你也不会相信!”诸葛昂这样说着,陈之轩就走到了他们中间,看了看锦官手里的墨骨剑和岳林疑惑的神情,直接明了地说道:“这——就是墨骨剑!”

  “哈?”显然,陈之轩这一句简单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岳林的头顶噼里啪啦闪过,弄得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话要是从诸葛昂口中说出来,他一定会觉得这是诸葛昂在忽悠他,但现在这话是从陈之轩的口里说出来的,他就没有任何怀疑的理由。

  那么,锦官手中的剑,刚才差点把自己弹飞的那把剑,真的就是失踪已久的墨骨剑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知道陈之轩作为第二重考验的考官,有自主命题的权利,也知道他给的题目是一个“剑”字,但他没想到的是,这“剑”竟然是司辰天的墨骨剑……

  一时之间,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惊讶之后,他突然冷静了下来,陷入了另一个疑惑——为什么眼前这个小子,能够轻易握住墨骨剑?岳林忍不住打量起锦官来,那种炽烈的眼神看得锦官有些莫名,他低头扫视了自己一下,并咩有发现自己有哪里不对劲,于是开口问道:“前辈这是在看什么?”

  岳林摇着头:“这可奇怪了,这小子没什么特殊的啊!怎么他就拿着这剑,就没事儿!要知道,墨骨剑可是认主的,一般人根本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这小子要灵力没灵力,要修为没修为,怎么就能安然无恙地拿着墨骨剑呢?”

  这话听得锦官可真有些不好受,虽然他说得都是实话,但听在心里,怎么都觉得不得劲儿。于是他只能开口说道:“前辈,小辈不才,有幸获得这墨骨剑的认可,被选中当它主人,所以嘛……”这话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想要在岳林面前扳回点面子,而这话也的确让他有了面子,但不过一会儿,就遭受了岳林的一个白眼。

  “天啊,墨骨剑疯了吗?这要是司辰天在天有灵,知道他的佩剑选了这个毛头小子当主人,怕是得气得活过来!”

  “他要是能气得活过来,我们倒是高兴得很!”诸葛昂在一旁打趣着,然后又抓住岳林的肩膀说道:“你怎么说话的,我徒弟可没得罪你,你至于这么看不上他?再说了,他现在就是个凡人,要是以后在天渊阁修习之后,指不准会成什么样了,你现在看不上他,日后说不定,他还看不上你呢!”

  “切!”岳林有些不屑,“等他真正成为天渊阁弟子再说吧,这才第二重考验呢,可别忘了还有一重呢!”不知为何,平日里沉着冷静的岳林,今日格外反常,尤其是对锦官,尤为地不客气。

  诸葛昂左思右想,觉得他这样,一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突然,诸葛昂就觉得自己平时太过于不知分寸了,以至于天渊阁这些人,把和自己相关的人都看得和自己一样,认为他们一定会“近墨者黑”,所以对锦官的看法,难免会掺杂一些不好的成分在。

  所以岳林在不了解锦官的情况下,对他这般看法,也是情有可原的,待到以后真正了解了,应该就不会有那么大成见了。想到这里,诸葛昂瞬间就释然了,然后开口道:“总之,第二重考验,他们算是完成了!你可以回去给我爹禀告了!”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