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前尘往事(2)

第二百二十一章 前尘往事(2)

  山茶见状,颇为无奈:“你看看你看看,它这不是对你言听计从吗?”

  花渊摇着头,并不说话,只是嘴角浅笑地看着山茶,然后转头,视线落在了那株虞美人身上。

  这一晃又过了几百年,墨骨藤根旁的那株虞美人每年花开花败的,可就是不见任何其他动静。花渊倒是不嫌麻烦地悉心养了它几百年,似乎并没有觉得不耐烦,久而久之,反而处出了一些感情来。

  山茶每隔几十年便会前来花渊谷探望探望老友,这一次,山茶来的时候略微和以往有些不同,他的脸上似乎带着光彩,这让一向清冷的花渊有些在意。

  “卜谷山近来可是有什么喜事儿?”

  山茶听此一问,愈发高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嘛……”说着说着,他的嘴角就不自觉上扬起来,这让花渊越发在意起来,遂听得山茶继续说道:“我家中,有添丁之喜罢了。”

  看着山茶那喜气洋溢的脸和骄傲的神色,花渊难得露出了笑意:“这等喜事儿,可不是一句‘罢了’能总结的,这可是天大的喜啊!”

  没人比花渊更清楚,山茶与妻子成婚多年无子的痛楚,尽管山茶人前总是一张笑脸,但一想到以后无人继承他的衣钵,他就忧愁万分。而这种事情,他又向来不与人说,也只有在和花渊一同饮酒后,在醉意之下才会唠叨几句。

  所以,得知山茶多年夙愿终于能够实现,花渊打从心底为他感到高兴,一时兴起,伸手便召唤出一物来,递给了山茶:“我这花渊谷也没别的值价的玩意儿,这甘霖泉水,能够洗去世间污秽,你拿去找个泉眼倒进去,日后也许用得着。这算是我给你未出生孩子的贺礼了!”

  “你这人,客气啥!”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手上动作却是极快,一把就抢了过去,抱在怀里说着:“你放心,我一定让山神给我找个最好的泉眼!”说完,山茶看了看天色,突然开口说道:“这天气,可真够热的!”

  花渊抬头看了看悬在空中的如火球一般的太阳,的确觉得有些炎热,“许是要变天了,你赶紧回去照顾夫人吧!现在你家里的事要紧,我就不多留你了!”

  山茶的确没什么心思多留,此次前来,他也就是来看看老友,他担心这家伙一个人在这里太孤独,所以每隔几十年,便会带些人间的酒给他,以往总会待上十天半个月,但这次不同,他心里有了牵挂,所以也就没以往那般随性了。

  山茶走后,花渊独自来到墨骨藤旁边,看着那株虞美人喃喃自语道:“小家伙,现在也就你能听听我的牢骚了!”

  出乎意外地,虞美人摇了摇茎秆,好像听懂了他的话一样。他嘴角浅笑,抬头又看见凤凰蹲在墨骨藤上面眯着眼睛在睡觉,便不便打扰,于是便回了自己的住所,开了山茶带来的酒,独自小酌起来。

  又过了几百年,虞美人依旧没什么变化,花渊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了,按常理,若是灵物,这都快一千年了,却什么动静都没有,于是乎,他便觉得,这或许就是个普通的花草。普通的花草,在花渊谷里面,就如同异类一般。

  但想到这虞美人,在墨骨藤旁边生长了这么多年,在就算再是一株普通的花草,也多多少少会有点灵气,所以,花渊也就没有将它给拔了。

  就这样,又过去了几百年,墨骨藤长得越来越茂盛,虞美人也长成了一颗非同寻常的巨大植株,花渊谷的日子依旧百无聊赖。

  不过,在这无聊的日子里,花渊终于迎来了一个出门的借口,那就是山茶的儿子要办千岁宴,特别送来了请帖。若是旁人,他向来置之不理,于是久之,也不再有人会给他送什么请帖来。

  三界于是就有了传言,说花渊谷谷主是个高冷的仙人,无人请的动他,传言传久了,也就成了真的,于是不了解他的人,便真觉得他高不可攀,没人敢造次。但实际上,从前他拒了的那些邀请,大多是因为他嫌麻烦。

  他向来不善应酬,更加接受不了别人的巴结和刻意奉承,所以才会拒绝以往那些邀请。但山茶不同,他们是挚友,所以,就算知道自己此去,会招致闲言碎语,但还是备足了礼物赴约去了。

  山茶好不容易得了一子,这事儿在三界传开后,众人都说他老当益壮,临了临了有了后人,山茶却不认同,总是解释道:“我山茶正当壮年,你们怎好这般评价,要不要打个赌,看谁活得久?”

  宴席之上,喝得有些醉醺醺的山茶在人群里面胡乱说着,而他千岁的儿子现在不过是个半人高的山茶苗,距离开花化形,恐怕还有些许时日。

  花渊的到来并没有像他想象中一样引起骚乱,一来是因为他鲜少出现在大众面前,所以鲜少有人认识,二来是,山茶知道他的个性向来不喜欢那些虚伪,所以也没有特别在人前介绍。他就这样静静地待在一个角落里面,看着他们欢闹着。

  这时候,山茶的妻子抱着小山茶走到花渊跟前,小声说道:“大兄弟,我有一事,不知你能不能帮帮忙。”

  看着山茶妻子的神色,花渊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妙,便关切问道:“嫂嫂,何事?”

  山茶妻子欲言又止,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出口:“大兄弟,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和山茶这儿子,恐怕……”

  看着山茶妻子越发担忧的神色,花渊意识到,她应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而当她将包裹在小山茶茎秆上的一块丝绸拿掉之后,花渊看见那根部的一个青黑色的疙瘩时,不由张大了眼睛。

  他经管花渊谷无数年,深谙所有植物的习性,他知道,小山茶,病了。而这,或许就是小山茶千年都未能化形成功的原因。

  “你能不能,给他治治?”

  这千年来,山茶每次前去花渊谷,都未曾与他提及过此事,想来,他是抹不开面子才不说的。山茶的性子,花渊是知道的。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