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朝锦官君莫知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前尘往事(7)

第二百二十六章 前尘往事(7)

  “我真的来自花渊谷!”也许是察觉到了司辰天的异样,女子继续证明:“墨骨藤在你的剑柄处对吗?世间仅存的一节墨骨藤,在你剑柄三分之二的地方,因为大火烧损的缘故,墨骨藤表面斑驳,但墨骨藤坚硬无比,根本无法打磨,所以你将其投入铁水之中……”

  “你为何知晓得这般清楚?”墨骨藤是怎样的融入墨骨剑的,除了他和琼空仙长,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为何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会知道得这么清楚,仿佛她亲眼见过墨骨剑的锻造过程一般。

  女子灿灿一笑:“因为我看得见啊!”

  “看得见什么?”

  “看得见你剑中的墨骨藤啊!”

  “什么意思?”司辰天愈发不解这女子所言究竟是是真是假,但她天真的眼眸之中所呈现出来的感觉,却又不像是说谎,可若是不是谎话,这一切,又着实太不可思议了。纵然她是一株灵物所化,但也不应有这般本领,而且,他能够察觉,她道行并不深。

  所以,她真的如她所言,是来自花渊谷的?

  因为和墨骨藤同出一地,所以和墨骨藤有着不可言说的联系,所以能够察觉旁人不能察觉的东西?

  司辰天这样猜想着,等到回过神来,想要继续追问,却发现不知何时,女子早已倒在一旁,闭眼睡过去了。

  无法,他只能就这样任由她睡下,而他自己,却因为这种种的疑惑,一夜未眠。

  翌日醒来时,女子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躺在了床上,睁眼所见之景皆是无比陌生,疑惑之际,恍惚中记起昨夜之事,猛地坐起身来,四下打量一番,却未发现任何人,而那个身上有着花渊气息,拿着融入墨骨藤长剑的男子也不知所踪。

  “难不成我是在做梦?”陡然失落,低声道:“我还以为他真的迎来转世了呢,唉……”一声叹气后,她下了床,准备开门离去,却还没来得及开门,门就随着一声:“喂,阿辰,起来练功了!”

  陌生的男子突然出现,女子还来不及藏,就已经被抓了个正着。诸葛昂厉声吼道:“你是谁?”本来嬉笑的脸突然严肃起来,诸葛昂目不转睛盯着女子,“阿辰的房间你也敢私自闯入,懂不懂规矩?”

  一时之间,女子着实不知如何解释,而这样一来,她也瞬间明白过来,昨夜的一切,并非一场梦,而是真真切切地存在的,那个身上有着花渊气息的男子,就在这里。突然,她就笑了起来,而这浅笑,在诸葛昂的眼中,被曲解成了轻蔑的笑意,令他愈发不爽。

  “你笑什么?擅闯阿辰的房间,究竟想干什么?”此刻的诸葛昂脑子里面,不由闪过许多画面,且都是一些不可描述的场景。

  “难道你把阿辰给……?”

  空气瞬间凝结。

  “你找我?”司辰天的声音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对峙,诸葛昂循声转过身看向司辰天,发现他额间全是汗水,又见他衣衫汗湿,不由面露惊恐,心下想到:不会吧,这么激烈的!平日里不近女色的,动起真格来势如猛虎啊!

  “想什么呢!”司辰天见诸葛昂那一脸复杂的神情,心想他脑子里面一定想的不是什么好事儿,于是赶紧解释道:“我刚练了晨功,看我这一身汗,今天天气恐怕有些热。”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一边往里面走着。

  听着司辰天的话,诸葛昂的神情缓和了下来,跟着他往里面走,路过女子时又忍不住瞟了两眼,然后窜到司辰天身旁,小声询问道:“这女子谁呀?你小子玩金屋藏娇啊?”

  司辰天听罢,摇头道:“要真是你说那样,我还会让你瞧见?”

  “那也是!”诸葛昂点了点头,又问道:“那这是什么情况?这人面生得很,好像没在天渊见过,新来的?你收的徒弟?还是远方亲戚?”

  司辰天继续摇头,“都不是!”

  “那是什么?难不成是地里长出来的?”

  “对!”

  “啊?”诸葛昂顿了一下,惊声大叫一声:“什么?”

  视线在女子和司辰天之间来回流转,诸葛昂的脸上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片刻之后,他离开司辰天,来到女子身旁环顾一周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指着女子确认地问道:“地下能长出这样的仙女?”

  “呵……”听到诸葛昂形容自己为仙女,女子掩嘴偷笑一声,诸葛昂立即问道:“有何可笑?你这模样,放天渊阁,的确算得上数一数二,形容成仙女,不过分!”

  “行了行了,你就别贫嘴了,仔细吓着人家姑娘!”

  “哟!”诸葛昂见司辰天这般态度,瞬间来了兴致,“你这人什么时候学会护着人了,平日看你对那些生扑的女子都是避犹不及的,今儿怎么了?”

  “人初来乍到,你这般热情,我担心人家受不了,怕你在人家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我这可是为你着想啊!”

  纵使司辰天这般说,诸葛昂却不领情,继续戏谑道:“我这天渊小霸王的名头可不是浪得虚名,我要是以礼相待了,传出去,可就有损我威名了!”

  “你就贫吧!”司辰天不想继续和他争辩下去,转眼看向女子,柔声问道:“昨夜本想问明你情况,但你不小心睡着了,便不忍打扰,今日你清醒了,那你可说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纵然声音柔和,但问出来的气势,却有些逼迫的意味,这种感觉,不知为何让人有些紧张。女子双手攥紧放在身旁,抬头迎上司辰天的目光,咬了咬牙,许久都未曾说出一个字,而一旁的诸葛昂,却是一脸看热闹的神情,嘴角一抹不明所以的笑意,悠闲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端了杯凉掉的茶,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花渊谷,墨骨藤,虞美人!”女子说出这三个关键词,然后怔怔看着司辰天,问道:“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他应该记得什么?司辰天迷惑万分地看着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