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暗部新队友(1 / 2)

宇智波鼬认为即便是这么做,可能连止水的右眼也不能够找回来。

除了增加木叶的警惕性,没有多少的实际意义。

闻言,宇智波富岳沉吟着,然后说道:

“你说的很不错,但这么做的话,会让你的名声受损,你和止水两个人为好友,这是族中都知道的。”

“止水的死亡,虽说留了遗书说是自杀,但必然会怀疑到你这个好友身上,那——”

毕竟,宇智波止水这忽然就自杀,当然会让人怀疑的。

“这没关系。”

宇智波鼬摇摇头,很是淡然的说道:

“族人的些许埋怨我不会放到心上,另外这样一来的话,也可以保持我心向木叶的人设,更加能够取信那些人。”

宇智波鼬和父亲宇智波富岳的这一次交心,让宇智波富岳明白了宇智波鼬的决心。

这一夜,那些根部忍者竭尽所能也并未找到宇智波止水的踪迹。

黎明到来之前,志村团藏带着几名根部忍者站到宇智波止水最后所在的悬崖之处,心情很是不美妙。

“宇智波止水——”

神色变幻不定的看向那悬崖下方流淌的水流。

第二天;

宇智波止水自杀身亡这个消息流传整个宇智波家族驻地;

顺势的也让每个木叶之人知晓这个消息。

很多人都是暗叹一声可惜。

“可惜了,没想到闻名忍界的瞬身止水也会自杀——”

得知这个消息后,那志村团藏开始时是不相信的。

但通过根部忍者的调查,那宇智波止水所留下来的遗书确实是真实的;

那一夜后,宇智波止水从未出现,也是证实了这个消息。

这让志村团藏心中极为失望;

因为这样一来的话,宇智波止水的左眼,志村团藏就没有机会得到了。

“该死的止水,竟然会自杀?”

但不管怎么说,志村团藏也只能够无能狂怒。

与此同时,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作为木叶隐村的掌控者,自然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

立刻召见了宇智波鼬,询问了这件事。

“火影大人,止水确实留下来遗书,最近也并未出现,但也并不能够确认自杀身亡————”

宇智波鼬的语气充满着失落;

让三代火影猿飞日斩能够听出来几分伤心之处。

想着:

“以宇智波鼬的语气来看,那宇智波止水大概率是自杀身亡了,但为何要自杀?”

这让三代火影猿飞日斩想不明白。

但事情已成定局,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眯着眼睛看向了面前的宇智波鼬,干巴巴的安慰了几句话。

顺势说出来所谓的火之意志。

又开始给宇智波鼬洗脑。

这也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习惯。

每次看到木叶忍者都会说什么火之意志之类的。

“······所以,为了木叶,你更要坚定火之意志,身为一名木叶忍者不能够沉浸以往的悲伤······”

这些罗里吧嗦的话,让宇智波鼬心中皱着眉头,暗叹真是个啰嗦的老家伙。

但明面上,宇智波鼬保持着精湛的演技,附和着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