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藤仙记 > 272 一步二步三步……

272 一步二步三步……(1 / 2)

这生魂居然存在于这里一事,当真是把连意惊着了。

那被偷窥的感觉尤其的强烈,连意至今也忘不了那一瞬间的冰冷。

比起阵法如此轻易被她破了所折射出的答案:这组合阵和她布设手法何等的相似,宛若她自己的手段,这些都令她在意,不过,她显然更在意的是那吓人的生魂。

这前人洞府中有生魂?这却是无论是从飞雁真君的手札之中,还是龟大嘴里,连意都没听说过的。

连意也闹不清是只是她遇到了生魂,还是别人也遇到了,只是独她感觉到了。

这一处,连意几乎肯定,和她相关,但是应该也不是她的洞府。

连意低头看着这满满血色的断铁箭,扎的到处都是,她用灵线摄了一根吊在手中仔细端详,半晌,她皱眉无言,很有些若有所思。

她望向迷雾叠嶂的不知名远方,此甬道漫漫,其中危机,该说是杀机,便是连意如今感知不出来,也知道是重重叠叠,当真是不好过啊。

只是,她居然在这前人洞府中感到了深深的杀意!

这是为什么呢?!

此洞府设在这眉昆界和半界之间,天堑之下,是巧合吗?

连意觉得不是。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

这一点也从旁佐证了连意不是这洞府主人之事。

若是连意为洞府主人,绝不可能这么做。

且不说,连意一只藤妖,也不是什么水生植物,真的对江河湖海的兴趣不大,若不是什么不得不做的理由,断然不会连洞府都按在海下。

何况,天堑之下,原本未成为天堑时,也不是什么灵气充沛之地,半界那边不就是因为灵气贫瘠,道修和佛修才会把妖修、魔修往那边赶么。

这洞府若是在此处一边灵气充沛些,一边贫瘠些,两相中和,哪里有在眉昆界这边设立洞府好?

连意觉得除非自己突然脑子坏掉了才会如此做。

最关键的是那生魂,若是藤仙本尊,断然不会对她这个转世出手的,居然还是杀意满满。

还有那机关,那带着血色的铁箭头,可不是什么好物,连意在其上感觉到了不好的气息,只是因为年代久远或者什么其他原因,连意也搞不清楚是不是魔气或者是什么混杂之气。

只是本能的不喜。

她连意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谈不上光风霁月,虽然自在随性了些,但,至少是个有底线的道门弟子,这种陌生又不喜的气息,断然不会是连意自己所有。

可是,这么一来事情又扑朔迷离了,何以这阵法的排布又给她熟悉感。

否则,她也不能那么快便找到生门所在,这分明是她专精的组合阵,除了她连意,这世上,谁会这么专精,生门的排布位置仿若她自己所设,连猜都不用猜。

连意心情不大好,不光是近在眼前的危机等着连意面对,还有这种被人处处偷窥,以及技法被剽窃的不爽。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如今进了这洞府,已无退路。

她觉得,许是飞雁真君和龟大都没有真正触及到她之前所处的机关。

否则,那万剑齐发的强度,绝不可能是当年飞雁真君一个结丹修士,或者还是幼年期的龟大的龟甲所能抵御的。

这洞府敢情对那进来的人还看人对汤,分人对待?

她抿抿嘴,缓步往前走,知道那生魂如今却是遁去,隐藏在暗处,它必然是在另一处致命之处等着她呢。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洞府中突然变得极其安静,静到连意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心跳声,甚至……血液潺潺流动的声音。

那流动速度不知为何,原本还正常,可是没过多久,反复就随着她的步数,突然越来越快的奔沸起来,心跳更是跳的宛若锤鼓,似乎下一秒就得捶断鼓裂。

慢慢的,连意便感到头逐渐的昏沉,眼冒金星。

连意步伐没停,依然维持着她的节奏,绿色水袖却是一甩,便有几道如叶片般缥缈的浅绿色飞刀犀利的飞出,所过之处,发出尖啸的哨音。

那飞刀在空中乱飞乱切,似乎无序,可是又乱而不散。

声音尖锐而长昂,经久不息。

若是有旁人在此,只会觉得神奇而异样。

那尖锐的哨音听起来刺耳非常,仿佛要将耳膜震破,可是却巧妙的中和了之前令人窒息的平静。

连意只觉得浑身一松,那血液奔沸,头痛欲裂的感觉一瞬间便缓解了。

她聚灵成线,绿色的灵线勾住飞刀,狠狠一掷,只听见轰然巨响,似乎周遭有什么东西碎了。

连意唇角一勾,缓步往前,步伐不乱,仿若刚刚之事只是错觉。

其实,那阵破的并没有连意表现的如此轻松。

刚刚实则是个音攻阵,只是它和寻常的音攻不同,寂静无声也是一种音。

古语有云:“此时无声胜有声。”便是这个道理。

“无声”代表的音功的最高境界。

只是碍于天道局限,在眉昆界使来,总不能脱了化神以下的局限。

更何况,在此地施展此音攻术的人,压根没到达那个境界,最多算是刚摸到“无声”的门槛罢了。

连意手中有棱刺风兽的角制成的法宝,棱刺风兽是出了名的音攻兽,一身音攻的本领全部藏在它的刺中,当年连意特意研究过了。

所以,连意虽然将此角制成了飞刀,但是这飞刀音攻的本领可没有散。

平日连意用它是因为它有攻击神识之效,想不到,反向使用效果更是出乎意料的好。

连意一步一步往前走,突然听到有人叫她。

“夫人,夫人。”

连意一扭头,就看到两个丫头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夫人大喜。”

连意皱眉,“这好端端的,一惊一乍的做什么。”

那两丫鬟对视一眼,显然是连意的心腹一类,倒是不在意连意语气中那淡淡的苛责。

“夫人,老爷起事成功,定了国号为连,现在亲自回来接您啦!”

“哦?”连意总觉得哪里不对。

“是啊,夫人,奴婢刚刚去看过了,小少爷和小小姐那边,行李也收拾的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