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藤仙记 > 273 闻名不如见面

273 闻名不如见面(1 / 2)

那男子一脸的错愕,脸上有伤心欲绝的绝望。

连意可没什么感觉,她又不认识他!

她下手可没有留手的意思,十指尖尖,即便是个弱女子,可是那长长的指甲若是上去,怕是面前谪仙般的男子脸就得花了。

连意咬咬牙,管他是谁,反正她心里感觉不对劲,今天铁了心要把面前这男子的脸挠花!

只是刚触及到那男子的刹那,连意自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而面前的场景也如纸张般,慢慢陈旧变黄,斑驳脱落……

再定睛一看,依然是在昏暗的洞府中,连意发现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这儿。

面前飘飘荡荡的掉落了几张纸,纸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密密麻麻的字,连意仔细一看,都是阵法之道,从那字到那内容,连意都有无比熟悉之感,这分明就是她自己的东西!

连意心中一动,接着便是恨恨的咬牙,真有它的!这回她是真的不耐烦了。

她索性停下了步伐,不再往前走,而是嗤笑一声,抱臂站在原地:“差不多得了,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也别躲了!”

周遭寂静一片,连意空荡荡的声音在其中回响,说不出的寂寥。

连意倒是也不急,语气中也听不出半点尴尬的意思,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指甲:“你当真不出来?偏要我喊出你的名字么?”

她现在这指甲倒是短短的,并不像那迷幻阵中的连意,指甲尖尖长长,挠人脸的利器!

周遭还是没有声音,连意是真服了这位,居然这么沉得住气,是对自己特别自信,觉得她连意铁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没必要出来相见;还是他抱着侥幸心理,觉得连意这是在诈他,诓骗他呢;亦或者是躲在暗处,想对她突然袭击?

连意索性也不走了,臀下突然自动勾起了鲜翠欲滴的藤蔓,编织出了一个藤编的躺椅,连意半倚在上面,翘着二郎腿,继续道:“你莫不是以为,这洞府中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连意叹了口气,她自恢复记忆,旁的倒是还是如从前一般,只是随性中原本的那一丝属于世俗的端方之气没了,变得越来越随性所欲,胆大包天,这还是其次,她这贪图享乐的恶习也越发的严重了,在哪儿都喜欢倚着靠着。

这不,这会子,她烦了,便不想再走这阵法了,倒不如当面锣对面鼓的敲,若是从前的自己,便是心中再不耐,估摸着面上还是会端着些许的。

她竖着指头开始细数:

“先是组合阵、再是音攻阵,然后这是加了被迷幻之人气息的迷幻阵,再然后呢?”

“莫不是还有冰山火海阵、地狱级雷劫阵、落叶萧萧阵……”

孰不知她自己在这细数之时,那藏在暗处之人简直悚然变色。

连意唇角微勾,似笑非笑,话却是说的毫不留情:“都是我玩剩下的东西,拾人牙慧,有意思么?”

不错,这些阵法都是藤仙连意的自创阵法!

因为她当年受了一场差点害死自己的雷劫之后因祸得福变成了一根含有雷属性的雷公藤。

藤类妖兽原本就属于木系,和所有植物类妖修或者妖兽一样,生来可以很好的使用水属性和木属性灵气。

而她曾经得到过一只冰极王,原本也不是她主动去招惹这灵物,是这灵物已经初具灵智,居然来招惹她。

她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反杀了它,结果在吸收它的时候,也不知道是那冰极王留了一手还是其他,她那一身的水灵气没有得到升华,反而是变成了半冰半水状态,害她吃了不少的苦。

她一个血脉普通的藤妖,又不是什么生长在冰天雪地中的异种,怎么可能喜欢冰冷的感觉?

不过,既然这半冰半水的灵气这么跟着她了,她也只能将就着用了。

等到她阵法修炼越发精深,她更是把这些她擅长的灵气属性用到了极致。

她本就是植物类妖修,喜欢的是顺应自然,顺势而为。

她由天地中而生,扎根在泥土中,接受风霜雨露,享受着天地的馈赠而成,顺势而为是它们植物的本能。

是以,哪怕在阵道之上,连意也更喜欢用自己擅长的灵力自创阵法!

至于组合阵,不过是阵道专精之后一腔本事无处发泄升华后的结果。

连意说的这些,当真是她前世自己玩的阵法,她这人随性散漫,造下这些阵法之时,那勾画阵法排布方式的算法、方位的图纸许是被她随意扔在了洞府之中,本是自己的东西,她压根不在乎,甚至不记得自己扔在何处,却没想到倒是便宜了小人。

连意既然说了此话,便是挑破一个事实,那便是前世的她回来了!

“想不到拿着别人的阵法,剽窃了别人荣誉的古韵阵君,还是个缩头乌龟啊?当真是挺让我开眼界的。”

是了,这世上若说谁对她恨之入骨,又对她最了解,甚至比连意恢复前世记忆之前还要了解她,那只有一个人!

排除了其他答案,哪怕呈现在眼前的唯一答案再不可能,那也必是真实存在的。

是了,这里的生魂应该就是古韵。

想不到,他对自己挺狠的,那天界的古韵既然在,这洞府之中的生魂气息稍弱,可没有那等气势,不过又比普通的神识强得多,是以该是用斩魂法之类的密法斩魂而下的魂魄。

只是,古韵耗费这么大的力气,是只为了留下自己,还是还有其他原因?

若只是为了留下自己,这得是多大的仇才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这执念也太深了些?!

斩魂之法可不容易,一旦实施,不仅损耗修为,本体之魂还会变虚弱,若是分魂发展得好,得了大机缘,超过本尊的主魂,没准还能回去吞噬主魂,反客为主……

比如,魔主的分身!

若是那乙火界的魔主的分身发展的好,有一日超过魔主,它为了摆脱本尊对它的控制,难保它不起回去吞噬本尊的心思。

是了,这种法子和魔主养分身的方式何其相似?

连意心中又是一动,古韵究竟什么时候就和魔主勾结的?是在他飞升前还是飞升后?

连意这么干脆的将话挑明了说,为的自然是激怒暗地里躲着的古韵的生魂,人在愤怒时,最容易出乱子了,只要能泄露一丁点气息,连意就有把握确定那生魂的方位,把他揪出来。

这一句话,连意缓缓道来,平和的如闲话家常一般,可是却字字如刀,刀刀往人家最不愿意被提及的地方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