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再为皇家妇 > 第 1 章(玉磬之死)

第 1 章(玉磬之死)(1 / 2)

第1章玉磬之死

那天玉磬拿着绷子刺绣,料子是宫里头赐的,苏南织造新出的雪缎,之前萧湛初拿回来的并不多,让她随意给自己做个什么,她便突发奇想,给萧湛初绣一个荷包。

毕竟成亲三年,她也没做过什么物件给他。

刺着时,她身上便觉得不对,手底下针脚不稳了,正说把那绷子放下来歇一会,就见那雪白的布料上多了一滴红色,她诧异,用手去抹,那鲜艳的红便在料子上抹了一道。

再之后,一滴血一滴血落下来,她才明白,这是自己鼻子流血了。

她忙站起来,口里叫人,进来的是小惠儿,小惠儿看到她,顿时惊叫出声。

她还说只是鼻血罢了,怎么这么大惊小怪,正想着,便晕了过去。

这晕过去后,便再也没醒来。

玉磬知道自己死了,她看到宫里头里来人给她办丧事,来来去去都是人,她身子就在皇子府上方飘着,眼睛却瞧着皇子府门前,那里两尊巍峨的石狮子在太阳底下泛着光。

顾玉磬这辈子,若说欠了哪个,定是萧湛初了。

顾玉磬比萧湛初大两岁,本来定的是淮安侯府的嫡长子赵宁锦,是打小定的亲,谁知道大一些,赵宁锦却在外面养了外室,养的还是曾经寄养在顾玉磬家的远房表妹陈佳月,这事说起来虽然丢人,可也没什么,但凡不出格,别在家里先弄个庶长子,年轻公子哥便是荒唐一些,家里教训一顿也就罢了,可谁知道,陈佳月也是有夫婿的,那夫家找上门,闹了一场,赵宁锦一气之下,竟然带着陈佳月私奔了。

淮安侯气得当天就病了,派了人去捉,又撑着病体携淮安侯夫人过来给安定侯府顾家请罪,说定是要抓回那孽子让他跪在安定侯府。

可问题是,顾玉磬的爹娘也都是疼着顾玉磬的,和一个外室私奔了的夫婿,谁愿意要?便是跪在门前,他们都不舍得把女儿嫁给他,更何况人家私奔了,不见人影了。

顾玉磬她爹,安定侯当时就冷笑一声,直接请淮安侯夫妇退了这门婚事,淮安侯自然是不想,可是又能怎么样,赔着小心,退了婚事。

退了婚事后,顾玉磬当时已经二十岁了,年纪不小了,就这么耽误了,又遭上那么一个夫婿,于女儿家的名声终究有碍。

那一段日子,顾玉磬都不怎么出门,昔日小姐妹都已经嫁人了,甚至孩子已经有了,唯独她还耽搁在家里。

她倒未必是非要嫁人,可她不嫁人,当老姑娘,爹娘面上终究不好看。

顾玉磬生得貌美,倒也不是找不到合适的,想娶她的也有不少,可那些终究入不了爹娘的眼。

以爹娘的意思,被淮安侯府骗了,怎么也得找个比淮安侯府更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皇上赐婚了,赐的却是当今九皇子萧湛初。

要说起来,九皇子的母亲黄贵妃其实和安定侯府一直不太对付,这要追溯到后宫一些陈年旧事了。

不过既是天子赐婚,安定侯在最初的惊讶和疑惑后,也顿时眉开眼笑了。

九皇子萧湛初,那可不是寻常人物,也才十八岁,但是人家十五岁入军营,恰好赶上和北狄的那场潘杨之战,那么年轻的少年,金戈铁马,铿锵铮鸣,万千敌军难以撄其锋芒,终于力挽狂澜,击退了北狄犯军,并追击敌军数千里,捷报一重一重地传来,那少年的英名便响彻在燕京城的上空。

萧湛初一战成名,凯旋归来,帝王亲自出午门迎这个战功卓绝的儿子,拍着他的肩膀说,此吾子也!

十八岁的萧湛初,是鲜衣怒马目无下尘的时候,不知道多少小姑娘看到他耳热。

这样的萧湛初,竟然赐婚给了顾玉磬。

安定侯府两口子自然笑得合不拢嘴,再没什么不满意的,被淮安侯府坑了,自己女儿却嫁入天家,且嫁的是堂堂九皇子,还有比这更春风得意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