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再为皇家妇 > 第 2 章(重生)

第 2 章(重生)(1 / 2)

第2章重生

秋日的阳光自窗棂倾泻而来,将窗纱上那寒梅图映得格外鲜明,而窗外的藤萝已经变为墨绿,秋风似有若无地吹过,便在窗棂下方落下摇曳的影子。

顾玉磬坐在窗棂前,缓慢地望向房内,一架独扇素面屏风斜放着,可以看到屏风后的上京拔步床,床上挂了蜜色锦帐,用藕荷勾儿随意地拢起来,藕荷勾儿挂着一只玉粉刺绣小荷包。

床上锦被绣衾都整齐地叠着,拔步床旁挂了一幅字,是仿前朝王大真人的笔迹,顾玉磬自然记得,这还是自己当姑娘时写的,笔迹略显柔弱,后来嫁给了萧湛初,他见了自己的字,好像颇为不喜,还亲自教她写字,不过也只是教了那么几回罢了。

旁边妆台上零散放着几样小玩意儿,顾玉磬走过去,拿起来看,其中还有一本抄写了一半的《佛说阿弥陀经》。

顾玉磬拿着那经书摆弄,仔细翻看了,这本经书,她分明记得,应该是自己十九岁那年秋天抄的,当时未婚夫婿赵宁锦派了外任,骑马受了伤,当时便说替他抄经书来祈福。

顾玉磬对着镜台,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梳着姑娘家时的发,穿了折樱色挑银线枝玉兰花交领长裙,又戴了梅开五福錾花金锁,这装扮,分明就是自己未嫁时。

顾玉磬恍惚地望着自己,心开始怦怦直跳,她隐隐有个意识,自己并没死,不但没死,好像这时光倒流,竟回到了没嫁人时候。

她提起裙子,走到窗棂前,看外面动静,两个小丫鬟正在门廊前逗着廊上挂着的鸟儿,那鸟儿是顾玉磬哥哥去苏南带回来的,能说会道,是个巧嘴儿,不过可惜照顾不周,没到一个月那鸟儿就咽了气。

顾玉磬心中涌起狂喜,果然自己回到了十九岁这年吗?

她还是心存顾虑,生怕自己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孤魂野鬼,略犹豫了下,走出去,咳了声,对两个小丫鬟道:“怎地在这胡闹?”

两个小丫鬟,一个叫小若,一个叫小静,见到顾玉磬出来,倒是唬了一跳,之后忙低头请罪。

顾玉磬见她们能看到自己,心里便有数了,要知道之前自己飘在国公府,便是飘到那些人跟前,那些人也根本看不到自己。

她果然重新回到了十九岁。

一时心中百感交集,她想到了许多事,比如哥哥去外任遭遇了流匪事件,比如堂妹嫁给了王尚书家的儿子,结果那尚书儿子只喜欢男人,又比如赵宁锦做得那些龌龊事。

如今她能未卜先知了,倒是要把这些提前预防了。

当然了,为今之计,最紧要的是先退了赵宁锦那婚事,然后赶紧寻夫婿,虽说依然耽误到了十九岁,但好歹比上辈子早了一年。

这辈子,不攀附那宁国公府的萧湛初,也不贪图未来夫家有什么权势,只要人品稳重家风正派,她都愿意。

当下她也没理会两个小丫鬟,径自过去了母亲的院落,到了那里,却见抱手游廊上有几个小丫鬟正洒扫,门廊下一整排的各品种菊花吐着芳芬,千姿百态。

那几个小丫鬟见到顾玉磬过来,纷纷上前见礼,顾玉磬微微颔首,径自进了自己母亲房中。

她母亲安定侯夫人正笑吟吟地看着几块料子,见到顾玉磬过来,笑着道:“你看,是你哥哥托人从苏南送回来,这种料子,燕京城倒是少见,听说是那里新做出的画样,就连宫里头没有,得等到下个月才能送过来呢。”

顾玉磬看过去,果然是的,那叫烟笼纱,是苏南织造处的新花样,后来进献到宫里头,宫里头喜欢得紧,为了这个,列为贡品,一时烟笼纱水涨船高,贵得离奇。

顾玉磬心里一动,想着如果能囤积居奇,或许能卖个好价。

不过她一时顾不得这些,还是赵宁锦的事最为紧要,便道:“娘,我先和你说个紧要的事,你听了可别急。”

安定侯夫人笑呵呵:“这几块料子,给你三个嫂子各一块,你留一块,再给如燕一块,她一定会喜欢。”

顾玉磬:“娘,我这里和你说正事呢。”

安定侯夫人看向女儿。

她得了三个儿子后,才得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爱若珍宝,便是女儿已经留到了十九岁,她也觉得她是个小孩子,当下笑着挑挑眉道:“玉磬,是什么要紧的事,可是想吃哪里的糕点,或者看中了什么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