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再为皇家妇 > 第 12 章(请罪)

第 12 章(请罪)(1 / 2)

第12章退婚

当晚洛红莘难得舍了自己女儿馨儿,和霍如燕过来陪着顾玉磬,安慰顾玉磬不要在意,并暗地里把那位九皇子贬了一通。

“此人确实无趣得紧,玩藏钩,他以为是行军打仗抓内奸吗?”

“就是个小孩子罢了,根本不懂我们玩这个的趣味,怕不是觉得自己多了不起呢!”

“你看那冯家兄妹,竟然能和他一起玩?我真是同情他们了!”

“哪能真一起玩儿,不过是奉承着罢了,他那身份,哪个不奉承着!”

两个人纷纷点头,同仇敌忾,不过很快看向顾玉磬。

顾玉磬可是当场戳穿,直截了当告诉那位天之骄子,我们不想和你一起玩,你走开。

顾玉磬看两个好友都看自己,也是有些尴尬,她咳了声:“当时也实在是来气,忍不住说了,现在想想也怪后怕的。”

霍如燕摇头:“人都说九皇子龙章凤姿天纵英才,我只以为是一个气度恢弘真君子,不曾想,竟如此小肚鸡肠,使出那样不入流的手段来害你。”

顾玉磬听着,一愣:“什么?”

虽说她也不喜萧湛初,但萧湛初那人也不至于用不入流手段害自己吧?包括最后,自己死了,虽说她觉得自己死了萧湛初怕不是松了口气暗暗高兴,但若说他害自己,她是怎么都不信的。

霍如燕:“毛毛虫啊!他竟然拿毛毛虫吓你?他也不是小孩子了,也是沙场点兵立下赫赫战功的人,竟如此幼稚可笑!”

顾玉磬:“…………”

这误会大了!

她咳了声,吞吞吐吐地把事情真相说了:“他也是帮我,只是他既帮我拿走,却不扔了,我自然吓一跳。”

那种脸上被毛毛虫爬过的感觉太过惊悚,而睁眼看到那么一只毛毛虫蠕动着向自己晃脑袋,简直是能吓得人魂飞魄散,她当时实在忍不住就跑了,但其实现在想想,人家也是帮自己,而自己却太过无理,连谢谢都没一句。

然而解释过后,洛红莘却依然皱眉,霍如燕叹道:“玉磬,你也是心性太过单纯,才会这么想,他既然不把那虫子赶紧扔了,还拿到你眼前晃,自然是吓唬你的。”

顾玉磬愣了下,不免疑惑,难道真是这样吗?

**************

当夜几个姑娘同住一处,倒是说了许多,往日不好说的话,都没羞没耻地提了,洛红莘问起来顾玉磬和赵宁锦的婚事,顾玉磬照实说了,洛红莘替她惋惜之余,又告诉她,燕京城好儿郎多的是,让她不必担心,顾玉磬听这话里意思,多少有些明白,倒是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真想嫁入洛家,并不难。

说话间自然提起来霍如燕的婚事,顾玉磬不着痕迹地提点了,说到了她那未来夫婿比较“文弱”看上去倒像是姑娘一般,奈何霍如燕根本没听进去,顾玉磬也不好太直接,只能稍后等到时机再做计较了。

第二天,顾玉磬便离开了庄园,洛红莘自然依依不舍,想让她多住两日,不过顾玉磬想着赵宁锦的事需要料理,到底是准备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洛红莘和霍如燕送到庄园处,便由洛少商护送前去官道。

顾玉磬想着或许自己将来和洛少商有缘,便撩开车帘多说了几句,洛哥哥三个字也叫得亲昵了,洛少商自然受用,倒是和顾玉磬说了一番话,又指了指后面那辆马车:“是采摘的庄园瓜果野味儿,给顾伯父顾伯母尝尝鲜。”

顾玉磬其实自家在郊外也有庄园,倒是未必缺了,不过还是感激一番。

正说着,突觉得哪里有些异样,逆着这秋日的阳光,远远望过去,却见那边有一处竹楼,竹楼上,隐隐有人影。

顾玉磬认出,那是萧湛初的庄园了,他估计正在竹楼上弹琴看书什么的。

他这个人,文武兼修,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说起来实在气人,就没见哪一样他不会的,小小年纪,那么出类拔萃,还要别人怎么活?

呵呵。

顾玉磬收回目光,不再看他,告别了洛少商,回家去了。

而就在那竹楼之上,萧湛初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辆马车,等到那马车转入官道后,才缓步下楼去。

**************

满载而归,一到家,自然先去拜见母亲,恰好三个嫂嫂都在,正商量着明日淮安侯府的人过来请罪的事,顾玉磬一听,心里自有计较,就要躲出去。

谁知道安定侯夫人却把她叫住,问起来她在别庄的事,顾玉磬少不得一五一十说了,只是隐瞒了萧湛初那段,若是让母亲知道自己得罪了萧湛初,只怕是再疼自己,都要把自己打死了。

安定侯夫人却依然不放过她,拉着她详细地问了一番,顾玉磬心里犯嘀咕,不知道自己母亲打得什么主意,少不得小心翼翼地说了。

最后安定侯夫人若有所思一番,看着她。

顾玉磬越发小心:“娘?”

安定侯夫人:“你先出去吧。”

顾玉磬略松了口气,但还是忐忑,一时又担心自己和三哥弄那烟笼纱的事被母亲知道,回去用了午膳,过去三嫂那里,不过三嫂却说安定侯夫人那里并没提起,这才放心。

当晚回去,因从别庄带来了许多新鲜的野菊花,便用那菊花来沐浴,菊香扑鼻,她浸在那菊汤之中,通体舒畅,仿佛所有的疲惫和不快全都一扫而光。

谁知晚上睡时,却又梦到了那萧湛初,她在那里拿着竹竿,竹竿顶端绑了一层薄纱兜来捕蝉,谁知萧湛初却拿着毛毛虫吓唬自己,气得她便用竹竿打他,谁知道还没打到,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