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 21 章(2 / 2)

那么他有哪一个字说错了吗?

这次的任务中,这个《无名诅咒》有很多地方故意写得事实而非,模棱两可,目的是为了故意增加任务的难度,混淆视听,什么“灵异事件”、“可怕生物”,为的就是让玩家难以找到真相。

结果谁知被江肆给钻了空子!

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诞生的这个疯狂计划,这是一张精英设计的网,等待着猎物毫无防备地走近,然后狠狠地收网。

将一切绞杀!

光球震惊。

江肆不得了啊!这家伙竟然连同系统一起给算计了,而且语气这么嘲讽,这么狂妄!

“……”

长时间的沉默后,系统似乎也找不到理由来反驳,对讲机上的绿灯心不甘情不愿地亮起。

如果系统能说话,它现在肯定要跳出来大骂江肆是个王八蛋了!

但它不能,所以——江肆赢了。

他赢了游戏,也赢了赌约。

他没有依靠光球,仅凭自己摆平了红色等级的游戏。

不过,游戏还没有彻底结束。

光球:“江肆,头顶!”

那恐怖怪物自然也不会甘心,从洞里钻出来,又咆哮着扑了上来。

然而这一次,当江肆抬起头的那一刻。

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是江肆?」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睛竟然变得一片血红!头发长及腰间,乌黑如墨,精致的面孔褪去了所有的血色,苍白得有些发青,眼角的红痣杀机肆意。

江肆这次连武器都不需要了,丢掉陌刀,一手按住怪物的脸,一手抓住它的肩膀,黑色的锋利指甲刺进了它的皮肤里。

“啊啊啊啊啊!”

在怪物凄厉的惨叫声中,毫不费力地便将它的脑袋从上面生生地给拔了下来,丢在地上,一脚踩成了烂泥!

它再也无法复活了。

——一旦化为恶鬼,便战无不胜!

“找到了,找到了!”这时候,贺兰跟徐海俊才终于找到了答案,慌慌忙忙地跑进来:“江肆,你没事吧?”

“……”

“江肆……?”两人都有些错愕。

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江肆盯着这两个大活人,喉咙突然有些干燥,他舔了舔嘴唇,头一次,他的脑子里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欲望。

滚烫的、新鲜的、香喷喷的血肉。

那双变得血红的眼睛中露出了冰冷诡异的贪婪之色。

他想吃掉这两个活人。

“江、江肆?你怎么了?”两人被这骇人的眼神吓到,本能告诉他们,现在的江肆比刚才的怪物还要可怕!

好饿,好饿……江肆伸出手,不由自主地向那两人靠近。

“江肆!不行!快醒醒!别被游戏操控了!你会迷失在这个副本里的!”

好在关键时刻,光球飞到他的耳边大喊道,这一声呼唤猛地击中了江肆已经有些混沌的脑子,震了一下,清醒过来。

他晃了晃脑袋,恢复了理智。

江肆重新拿起对讲机,说出最后一句话:“系统,第三个问题回答完毕,报告完成。”

【叮~玩家boss已被玩家江肆淘汰!】

【叮~红色等级副本《无名诅咒》通关!通关者江肆!获得s级评分。其他通关者:贺兰、徐海俊……】

本场游戏除了王宇超、强向文跟苏泓之外全员过关!

【叮~北城最高等级通关记录已刷新,第一名:红色副本——江肆。】

【叮~北城积分榜已刷新,第一名:江肆。】

【叮~全国最高等级通关记录已刷新,第一名:红色副本——江肆。】

「我的天!!」

「过关了!真的过关了!」

「这个智商,肆宝真的是无敌了!」

「你们看到了吗?!最后江哥手撕怪物头的时候,真的是帅呆了啊啊啊啊啊!!」

一时间,直播间兴奋地仿佛过年,甚至有人激动到哭了出来。

「啊啊啊啊,我觉得我们夺回地球有望了!江哥可以的!!江哥干他们!」

「不愧是学长!我好感动啊!」

「江哥,呜呜呜,我们回家就靠你了!!」

「……」

「对了,对了,那几个傻逼键盘侠呢?」

「……」

「哈哈哈哈早就跑了吧!脸都被打烂了!」

「哈哈哈,我头都笑掉了,我估计他们就是被江哥淘汰的那几个傻逼吧,他们现在肯定后悔死了!红色副本全员过关诶!要是他们不作妖,起码能到手800积分!过两个灰色副本都不一定能拿这么多几分,江哥带领,躺着拿高分!」

「妈的,笑死我了,肯定是肠子都悔青了。」

「我爽了,我爽了!」

「我关注了,期待江大佬的下一次直播!」

这次不止是直播间了,整个北城乃至整个炎国听到通报的玩家都震惊了。

昨天最高通关记录还是才灰色副本呢,今天就变成了红色等级的副本?!

游戏才开始四天呢,竟然就有人通关了红色等级的副本?!

这个江肆究竟是何方神圣?!

伴随着游戏结束的通告,玩家们被传送出了游戏,江肆也回到了家中。

家里的一切照旧,只有他浑身是伤,血液不断从伤口涌出的血液哗啦啦地滴落到地上。

“江……”光球刚要说话。

少年便再也支撑不住,眼睛一闭,直挺挺地倒下了。

他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浑身都是血,特别是被怪物撕咬过的地方,血肉模糊,血液不要命地往外流。

“啊啊啊啊!江肆!江肆!”光球不是玩家,没办法救人:“江肆,你醒醒啊,起来治疗,江肆!你不能晕过去,你晕了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它挤到江肆的身边,用圆滚滚的身体不断去拱他的脸,希望能用这样的办法让他醒来。

可是没有,江肆伤得太重了。

完了,完了,完了!

更糟糕的是,就在这时,光球突然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有人来了?是谁啊。光球第一反应是警戒,经过刚才的通报,除了正好在游戏里的玩家之外,整个北城的人都听见了。

如果附近有认识江肆的人过来,现在的江肆可以说是毫无自卫能力,一个十岁小孩都能抢走他的东西并且淘汰他。

光球悄悄飘到猫眼的位置看了一下外面,糟糕,还真是几个不认识的人。

“那个江肆是不是不在家里了?”

“不可能吧,不在家里了能去哪儿?”

“游戏才开始的时候我看到他爹妈带着江文誉一起走了,说是去找一个当官的亲戚,他是不是也去了?”

“管他呢,撬开门看看,万一有什么值钱道具呢?他肯定是有不少宝贝,不然凭什么过红色等级的游戏?”

它猜对了,还真是来打劫的!该怎么办?

好在江肆家的防盗门质量过硬,这些人一时半会儿没能撬开。

就在光球四处张望,寻思着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让它没有想到的身影出现在了外面的楼道里。

来者仍穿着深色的风衣,面无表情,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冰冷。

“哥们,你也是来找江肆的?”

“先来后到你懂不懂?”

“不想死就赶紧闪人!”

那几个人嚣张地比划着手里的砍刀。

失去了法律的制约后,这个世界里多了不少暴徒,凭着武力解决问题,杀人放火,抢劫掠夺无恶不作。

可惜在陆妄的面前,这几个小混混根本不够看,一分钟解决问题,揍跑了这几个混混,然后一脚踹开了江肆家的门。

“陆妄!”光球激动得叫了起来,嘤嘤地扑过去:“你来得正好!快救救江肆,他要死了!”

陆妄没理会光球,一进去便看到了那个倒在血泊中的少年,他把人抱起来的时候,对方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那把银色的手术刀。

哪怕是晕过去,他也绝不会服软。

“系统。”陆妄伸手触碰了一下自己的条码:“给江肆兑换并且使用一张高级治疗卡,积分从我这里扣。”

他眼睛都没眨一下地就给江肆换了张价值2000积分的最高级的道具卡。

光球有些意外地发现,咦,怎么陆妄的条码也不在手腕上?

随着江肆身上有白光闪过,那些看上去恐怖骇人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苍白的脸色也逐渐有了些血色。

光球感动得泪流满面:“陆妄!陆大救世主!谢谢你!”

要不是陆妄的话,他们这次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问完光球就想起来了。

哦对了,它当时和陆妄约定的时候,陆妄说过调查完会来找它,约的位置就是在江肆的家,所以他有地址。

“所以陆妄,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查到身份信息了吗?”

他当然不知道陆妄是为了江肆回来的。

“没有。”陆妄一如既往的冷淡,也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只是把江肆抱到了卧室里的床上。

光球郁闷。

怎么救世主一个个的都跟资料上不太一样啊?!

陆妄也太高冷了,好歹是暂时结盟的关系了,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呢?

光球刚在心里抱怨完,便看到陆妄给江肆盖上被子以后,竟然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像是在抚摸某种小动物,那动作竟透着几分温柔。

光球:???

一定是它看错了!

陆妄看着自己的手掌。

软软的小疯子。

江肆这一晕睡到了第二天才醒来。

醒来就一个感觉,痛,全身都痛!

江肆吸着凉气,强忍着剧痛抬起左手看了看,发现之前被怪物咬断的五指骨头重新接上了,伤口的血也止住了。

之前说过,系统的治疗卡只能把人从死亡边缘拉回来,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断手断脚都能接回来,但只能加快愈合的速度,做不到立刻彻底痊愈。

江肆伤得太重,就算是在高级治疗卡的加速作用下至少也要四五天才能彻底痊愈。

不过……他记得他当时应该是还没来得及兑换治疗卡就晕了过去。

是谁救了他?

江肆这么想着,往旁边一看。

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陆妄坐在床旁边的小沙发上,他穿着件黑色的长袖衬衫,两条长腿随意的交叉着,右手掌心跟有颗灯泡似得会发光,膝盖上放着一本书籍。

江肆通过那花花绿绿的封侧认出来了,正是他进副本前看的那本《霸道总裁小娇妻》。

“……”

有那么一瞬间,江肆竟然有一丝丝羞耻。

别问,问就是路上随便捡来的。

不过,这家伙又救了他?

一张高级治疗卡得2000积分呢……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那个小木偶道具吗?

……不对,如果是因为这个,他肯定早就搜过身,知道那个小木偶不在了。

这个男人到底想从他这里获得什么?

上一世江肆被抛弃背叛了太多次,所以当有人无缘无故对救他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永远是怀疑对方居心不良。

可他一时半会儿又想不到陆妄能图个什么?道具?他现在手上最值钱的就手术刀,虽然属于稀有道具,但是在游戏前阶段哪有积分值钱。

而且他看到,他的道具们就放在床头柜上。

陆妄一件都没有动。

好奇怪……他图什么?

难不成还真是一个不求回报的大好人?世界第一善良的救世主?

江肆眼里透着茫然,疑惑地盯着陆妄看了半天。

这个男人的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出色,连侧脸都很英俊,从鼻梁到喉结轮廓线深刻锋利,那双蓝灰色的眼睛里总是没什么感情,让人难以琢磨。

高冷、严肃、霸道。

就连看本十八流言情小说都透着股居高临下、睥睨天下的感觉。

江肆突然油然而生一种想把这男人冷硬外壳强行撕下来的冲动。

于是他眨眨眼睛,柔声问道:“怎么样,这本书好看吗?”

陆妄早就知道他醒了,听见声音看过来,平静地合上手里的书本,那双蓝灰色的眼睛还是一如平时的冷漠淡然,声音也没什么温度,直白地回答:“不好看。”

他的视线落在少年的脸上,那张卡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黑发软软的垂着,刘海贴着额头,显得脸更小了,但有些没有精神。

褪去了平时那股子疯狂与妖冶,这样的江肆看起来干净纯洁得就像块无邪的玉石。

很脆弱也很乖巧。

陆妄眼神都难得缓了一下,不过语气仍很淡漠,他起身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药瓶走到床边:“小疯子,吃药。”

江肆昏迷的时候,他去了趟附近的医院,想办法搞了几瓶止痛药回来。

小疯子?对于这个称呼,江肆像个小孩耍脾气,略有些不满地挑了下眉:“不吃。”

纯爷们受伤从不吃止痛药。

陆妄没理会他,拧开了矿泉水瓶的盖子,递给他。

“不吃。”

“别逼我动手灌。”陆妄语气冰冷。

江肆抿了抿唇,有些委屈地抬起头来:“我可是病人……”

这小模样相当可怜。

可就在陆妄微怔的时候,便听到少年笑着说:“娘子啊,你要温柔地对待夫君呀。”

娘子?

小疯子变脸果然比翻书还快。

少年嘴角上扬的弧度分明有点恶劣,又是故意在戏弄他。

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痛?

这个小疯子果然很欠收拾。

男人原本想要压抑的古怪控制欲再次被江肆给激发出来了,蠢蠢欲动。

“你告诉我的,海城在北方?”陆妄突然开始算账。

多少有些心虚的江肆怂了一秒,下巴便被捏住了,对方稍微用了一些力气让他乖乖张嘴,然后把两颗止痛药塞进去。

“呜……方凯奴(放开我)!”

塞完药,江肆趁着陆妄去拿水,立刻闭了上嘴。

被强行喂药什么的。

他北城第一大佬江肆不要面子吗?

而且这药好苦,呸!

陆妄皱起眉,轻轻啧了声。

这倔强劲儿和某种长得很小只却喜欢龇牙咧嘴的猫科小动物真是越来越像了。

“张嘴,否则我老账新仇跟你一起算。”陆妄竟也笑了笑:“你不会想现在被我报复的。”

江肆:“……”

他想起了之前被绑在床上的事情。

用余光扫了一下摆放在半米之外的武器,又看了看自己差点断掉的左手,然后掂量了一下现在反杀陆妄的可能性。

最后乖乖张开了嘴。

江爸爸吃瘪x2。

躲在暗处的光球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它爽了,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陆妄威胁起人来气势霸道强势,动手喂水的时候却十分小心,矿泉水瓶那么小的口,却一滴水都没有漏出来。

看着小疯子把药咽下去,陆妄冷硬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

“很好。”

像是奖励听话的宠物,男人又摸了摸江肆的头。

小疯子侧过脸来看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一瞬不瞬地望着,因为疼痛眼眶微微地红了一圈,连带着眼尾的痣都透着一股楚楚可怜的味道。

可偏偏那眼神戏谑,带着几分挑衅……

不,是勾人的劲儿。

于是陆妄的手指从头顶移到了发尾,手掌停留在了少年脆弱的后颈上。

那里的皮肤很白,细长敏感。

稍稍使点劲儿便被他轻而易举地掌控在了手里。

完、完、全、全。

作者有话要说:战损美人和lsp陆哥!(bu)

今天留评前50都会发红包哦!未来三天都在0点更新,且有发红包活动!另外还有抽奖活动,跪求订阅!猛钥哭泣!

顺便再推一下我专栏的预收文~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点进去看看嗷!

感谢在2021-03-29

10:23:38~2021-03-31

23:00: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宋声声圈外女友、最是人间留不住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今天wen过飞崽了吗

140瓶;舟妍

100瓶;江肆睡在我床上

30瓶;尘霜

26瓶;曲呦呦

25瓶;画九棠、稻谷与麦子

10瓶;我有粉色糖糖

6瓶;泽泽是憨包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救世谬论[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