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救世谬论[无限]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1 / 2)

有缘再见?

是啊,又不像以前有手机有网络,随时可以联系,在如今的末世之中一旦分开,还能不能再见面就真的是随缘了。21ggd21格格党

所以陆妄怎么可能会让这家伙从自己身边离开?

“你有什么事情要做?”

陆妄揪住江肆命运的后颈皮,把这只没良心的小猫崽强行按回沙发上坐下,两只手臂抓着沙发背。

江肆被他牢牢地框在了中间,蜷起双腿,把下巴放在膝盖上,咬着棒棒糖,抬头调皮地冲他眨了眨眼:“你猜。”

“说出来,我帮你。”

“可是这件事情……”江肆牙齿轻轻抵在糖果上蹭了蹭,突然一口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缓缓抽出糖棒丢在地上。

从说话的语气到动作都是慢条斯理的,陆妄垂着头,似乎也在专注地听他说。

一副“和谐温馨”的画面。

在上门缝偷窥的章爱文小声对杨旭说道:“这下看出来了吧?”

“看……”杨旭正要点头。

可就在那根糖棒落的瞬间,江肆眼神猛然一变,他拔出手术刀,刺向男人的手臂。

陆妄却像是早有所料,熟练地不能再熟练地夺刀,抓手反折,江肆见此抬腿攻向对方的下盘。

哪知陆妄顺势用膝盖抵进了他的双腿中间,将他狠狠地压住了。

“你……”这一下,江肆被陆妄完完全全地给控制住了,紧紧地压在了沙发上,动弹不得,浑身炸毛:“喂,陆妄,放开我!”

“想都别想。”男人英俊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冷意,他单手解开皮带扣,准备又把皮带抽出来绑人:“不要耍花招了,否则……”

章爱文、杨旭:???

刚才还好好的,这两人怎么说打架就打架,还动刀子脱裤子的?

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沙发上的小疯子忽然抬头。

“啾~”

他亲了陆妄一口。

陆妄:?!

然后趁着对方愣住,他猛地挣脱,双手抓住身后的阳台的边缘,一个灵活的后空翻从他的怀里翻了出去,直接一跃而下。

“娘子,拜拜~”

等陆妄回过神来,江肆已经从三楼跳下去,跑得没影了。

“小疯子……”

指尖轻轻在唇上摩挲了一下,男人被气笑了,这小东西还真是不折手段呢。

不过,他以为他跑得掉?

男人拿出了那个红色小木偶。

江肆出逃后还谨慎地绕了绕路,在一个隐避的房子里待到了接近天黑,见陆妄没追出来,自以为已经摆脱了陆妄,下楼后就往家的方向走去。

可脸上却也没有很高兴,反而撇了撇嘴。

那家伙应该是已经和同伴回海城了吧?

以后估计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

“江爸爸,为什么不同意和陆妄一起走?”光球冒出来,叹气气:“你跟陆妄合作简直无敌好吗?”

光球时刻牢记着自己要拯救世界的光荣使命,试图劝说江肆跟陆妄走。

先不说焱黄那里有大把的现成资源可以供他们使用,只说陆妄本身。

毋庸置疑,他们两个是最适合的搭档。

江肆脑子好使,但真的太疯狂了,疯起来没有下限,连命都可以不要,而且所有技能都是攻击性的,没有一点保命能力,随时可能把自己玩死。

而陆妄呢?他的能力不管是进攻还是辅助都非常强大,最重要的是……也就他有能力管着点江肆,让他不至于疯到没命。

江肆和陆妄就像是完美互补。

只要这两个人在一起,打红色等级的boss都跟玩一样。

除此之外,光球能清楚地感觉到,江肆跟陆妄在一起时候的状态与先前截然不同了。

乍一看,江肆该疯的时候好像还是很疯,不要命起来还是不要命。

但实际上,他在面对陆妄的时候就是跟对别人不一样,会生气会大笑,甚至偶尔还会撒撒娇。

连跟陆妄亲密接触都不抗拒。

在陆妄面前的时候,他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普通的十八岁少年。

这些都是无意识的转变,江肆自己或许都没有意识到。

“但是呀。”江肆半眯着眼眸,又恢复了一贯什么也不在乎的模样,懒洋洋地说道:“太无敌就没意思了,我还是更喜欢一个人。”

“可是陆妄救过你。”光球提醒道:“整整三次!”

“第一次他使用了新手机会救你,第二次他掏空了全部积分救你,第三次他为了救你,身体四分五裂,你还欠他人情!”

“……是他自己要救我的,我又没请他。”没良心的小疯子理不直,气也壮。

“怎么能这么说呢?江爸爸,你不觉得你就像个渣男吗?怎么可以用完就扔呢?而且你明明很在意陆妄的。”

从刚才开始就一副心情极差的模样。

“我不在意。”

“你在意。”

“不在意。”

“你明明就在意。”

“不、在、意。”

“在、意。”光球今天仿佛跟江肆杠上了:“到底有什么事情那么重要啊?”

“胖灯笼,你是嫌命长了吗?”正在上楼梯的江肆终于没了耐心,一把将它从天上抓了下来,团了团,正准备丢出去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脚步一顿。

少年抬头看向自家的房门,嘴角溢出了一抹兴奋的笑意。

“你不是想知道是什么事情吗?”他缓缓松开手:“你马上就可以知道了。”

那件对他而言,无论如何都要亲手了结的事情。

“啊?什么……”光球正要追问,可是一抬头,却被对方脸上的表情吓到了噤声。

江肆明明在笑,可是那双红色的桃花眼却像是泡在冰冷血水中的玉石,浸着刺骨的寒意,连眼角那颗泪痣都变得冰冷。

仿佛一把没有感情的尖刀。

江肆离开前在从进入单元楼门到楼梯之间的路上都设置了小机关,如果有人上来,他便能看出痕迹,加上随着靠近,他听到了一些房子里的动静,基本可以肯定——门里是他“日思夜想”的那件事情。

他贴到家门上,从虚掩的门缝里,他看到了三个熟悉的人影。

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矮个中年妇女跟一个瘦高的中年男人正在屋子里翻来翻去,客厅、浴室、江肆的房间,试图找到“宝贝”。

中年男人皱眉道:“搞什么,怎么会什么都没有?江肆不都混成全国第一了吗?他的道具奖励呢?”

一个相貌清秀的男生坐在沙发上,低声说道:“会不会是哥藏起来了,不想给我们啊?”

“他敢!”妇女恶狠狠道:“我们养了他那么多年,那小子敢不给我们?”

男生又说:“妈,别总这么凶啦,哥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少来了,别以为江肆像你一样傻,他花花心思可多了,之前初级游戏结束还装死不回来,要不是我们看到排行榜,估计他就准备独吞所有积分道具了!”

“算了,老子不想找了,等他回来再说。”中年男人也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江肆离开的时候专门在冰箱上贴了张纸条,告诉他们他会回来。

男生安慰道:“爸爸,你辛苦了。”

中年男人拍拍他的肩膀:“还是文誉会心疼人。”

光球跟着凑近看了看,似乎有点难以置信:“这就是你的父母跟弟弟吗?”

没错,这就是江肆的父母江良翰、万慧芳以及弟弟江文誉了。

光球那里的资料都是江肆成为高级玩家以后的了,在那之前的,关于游戏初期发生的事情,它也不清楚。

毕竟末世没有档案没有摄像头,它库里的资料都是人工收集而来然后录入的。

不过。

它怎么觉得这三人和江肆一点都不像呢?

不光是相貌上的,连气质都完全不像。

咋说呢,从第一次见到江肆的时候,光球就觉得他像是那种贵族家庭出生的孩子,相貌俊美身姿挺拔,一举一动无不优雅从容。

可眼前的这对中年夫妇,身材走形,发福发胖,不知道几天没洗澡换衣服了,十分狼狈。

江文誉也只是长得还算清秀,但也仅仅只是清秀而已,跟江肆这张妖孽级别的脸差距太大了,而且他看着就一副很弱气的样子。

半点没有江肆身上那种夺人心魄的气势。

江文誉比江肆小两岁,身体不太好,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毛病,从出生开始就比较虚弱,平时跑两步就喘气,走几步就腿酸脚疼,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因此从小父母就更疼爱他,甚至可以说是偏心得毫不掩饰。

比如饭桌上永远只有江文誉喜欢吃的菜,比如江文誉的玩具、被子、衣服永远是新的,而江肆的永远是旧的。比如家里的水果零食必须让江文誉先吃,江肆只能吃剩下的。

两人一旦发生争执,不管是谁的错,被骂被打的一定是江肆,因为他是哥哥,哥哥要让着弟弟。

江良翰和万慧芳总是跟他说,弟弟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你要对他好,让着他,等以后工作了,赚了钱就要拿来养弟弟。

所以江文誉想要什么只要撒娇就一定能得到,新玩具、新衣服、电脑手机,哪怕是江肆的东西,他的父母也会完全不经过他的同意便强行夺走。

而江肆哭闹撒娇,只会挨打挨骂,被厌烦。

在江肆的印象里,从小到大江良翰和万慧芳都很少给他好脸色看。

好像他在这对父母的眼里永远只有缺点,永远十恶不赦,永远不堪入眼,被生下来就是原罪。

江肆打小自尊心就极强,发现哭闹撒娇没用后便再也不哭不闹了,他渴望得到父母的认可,想着只要自己努力学习,只要自己足够优秀,足够厉害,他的父母就会喜欢他。

可是并没有。

不论江肆如何努力刻苦,变得怎么样优秀,拿多少奖都没有用。

其实江家条件还不错,江良翰跟万慧芳开了两家茶馆,不说大富大贵,但赚的钱养两个儿子绰绰有余了。

毕竟江良翰和万慧芳都有赌博的爱好,经常输个二三十万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他们却舍不得在江肆身上多花一分钱。

江文誉打小什么都有,想要什么有什么,被捧在掌心里爱护,衣服裤子全是潮流名牌,还经常被追着问有没有钱,钱够不够用。

而江肆呢?一年到头就那几身衣服穿来穿去。

从来没有零花钱,初中住读,一个月就几百块钱生活费,别说吃零食买其他东西了,连吃饭都得剩着点花。

他们并不关心他在学校里过得怎么样,有没有饭吃,有没有被欺负。

甚至从高中开始,父母就没给过他一分钱了,生活费全靠奖学金维持不说,连学费都得自己攒。

好在因为成绩过于优秀,中考之前就保送一中了,学校给他减免了大全部学费不说,还有食堂补贴。

江良翰和万慧芳唯一对他笑也就只有他把奖学金拿回家的时候了。

“对,江肆,你是哥哥,就是应该让着点弟弟。”

“就是要把钱拿回来给弟弟花。”

“爸爸妈妈当然也爱你的了,只是弟弟身子弱,所以你也要对弟弟好。”

“家和万事兴,弟弟高兴了,我们也高兴,所以他高兴才是最重要的。”

他从小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被父母弟弟洗脑得跟成功,所以上一世,直到末世来临,江肆都认为。

父母是爱他的,只是弟弟更需要照顾。

所以他应该孝敬父母,也宠爱弟弟。

而现在——江肆打算让这一家子去直播间里高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