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救世谬论[无限]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2 / 2)

多好啊,你说对不对?

江肆已经迫不及待了,他强压下心底的兴奋,推开房门,故作惊讶道:“爸妈,文誉?”

“哥?”江文誉猛然转身看过来,惊喜万分:“太好了,哥!你终于回来了!”

其实以前的江肆和江文誉关系“很好”。

由于江文誉本身身体就比较弱,加上很会撒娇示弱,所以不管是父母亲戚还是朋友,都比较疼爱他,作为哥哥的江肆当然也不例外。

他对江文誉的要求几乎不会拒绝,要什么给什么。

所以在外人眼中,江肆和江文誉的兄弟关系非常好。

当然了,这种“很好”,只是江肆曾经单方面以为的。

直到差点死在这三个人手下,他才彻底会回味过来,江文誉那所谓的“天真单纯”到底有多几分是真的。

父母为什么会认为他心机重,心眼多?学校里那些关于他的谣言又有多少是他在后面推波助澜的?

就连江肆曾经爱慕过的一个邻居哥哥,也在某一天也忽然变得非常讨厌他,反而和江文誉走得很近,关系亲密。

“哥!”江文誉的眼泪是说来里来,吧嗒吧嗒地往下掉:“哥,你这两周不在,我真是怕死了!我刚才还在想,你要是不回来了,我和爸妈该怎么办……”

“好了好了。”江肆温柔地安慰道:“别害怕,别害怕,无论发生什么,哥哥都会保护你的。”

“乖。”

江肆脸上的表情太温柔了,柔和得像是在对待自己最重视的人。

非常耀眼。

然而这温馨的兄弟重逢持续不到三秒,万慧芳便怒气冲冲道:“江肆,原来你没死啊?既然没死怎么现在才回来?”

光球:???

这个妈妈是怎么回事?对于两周没见的儿子,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骂,没有半句关心和问候,见面第一句话竟然是咒他?

而且什么叫江肆没回去?难道不是他们没有等他,当天就抛弃这个儿子直接走掉了吗?

更让光球没想到的是,江肆居然低下头,乖乖地认错道:“对不起,妈。我之前受伤了,所以没有及时回来,回家以后才发现你们不见了,我也不知道你们去哪里了,所以就一直留在家里等你们。”

万慧芳冷笑道:“受伤?我看你胳膊腿儿都在啊,你这个从小就爱撒谎的撒谎精,你怎么不能跟你弟弟学学?你知不知道你爸腿都差点断了,快点,把你的积分给你爸用!”

“爸受伤了?”江肆一脸紧张,小心翼翼道:“怎么样,他伤得重不重?”

“你说呢?!你看他都坐在沙发上走不不了了!”

万慧芳说着,江良翰立马配合,哎哟哎哟地叫唤。

“还有,全国第一积分榜上那个人是你?那你应该有很多积分吧,快兑换武器食物给你弟弟,就现在最贵的那个刀,你弟弟从小体弱多病,你当哥哥的要保护他。”

“算了,妈妈。”江文誉作出一副温柔无害的模样,好言好语地安抚道:“我们是一家人啊,哥哥得积分也不容易,对吧,哥?妈,我们要理解他。”

“他能有什么不容易的!?我可真是白养你这个白眼儿狼了!你这么多积分,两万多呢,让你拿出来给你弟弟怎么了?”

万慧芳越说越气。

“不是的妈妈,你们可能不知道吧?积分治疗跟兑换武器道具这个功能是要进入游戏以后才能使用的,明天我带你们去过一个副本,等进了游戏我就把积分都给你们用,全部都兑换成道具给文誉。”

“爸妈,你们别生气了。”

简直低眉顺眼得不像话,

光球:它没看错吧?!江肆居然让这么嚣张地女人踩在头上耀武扬威,疯了吧?!

“卧槽,江爸爸,你怎么了?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睛啊!”

全部兑换成东西给他们?

两万多积分呢!可以兑换多少食物道具了?拥有了这些,他们还怕过不去关?

听到这话,三人都是兴奋到脑子发热,完全没想到要求证一下。

当然他们没有那么多积分,想求证也求不了。

“这还差不多。”看到江肆像以前一样听话,万慧芳满意了:“妈一直跟你说,你弟弟小,你要多照顾他,哎,要不是这事儿……等你念完大学就能赚钱给你弟买房娶媳妇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太好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承诺,江文誉眉开眼笑,装模作样道:“哥哥回来了!你不知道,我都担心死你了,之前还在跟妈妈说,要不要去学校找你呢!”

“那我们明天就去!哥,你连红色等级都过了,随便带我们过一个灰色粉色等级的游戏应该很容易吧?”

这两周时间里,三人其实非常不好过,无限游戏刚降临的时候,他们没脑子地认为这都是外国人的阴谋,外国人拿炎国人做实验,是国家抛弃了北城的平民!

所以江良翰带着万慧芳和江文誉,准备去隔壁市找一个所谓“当官”的亲戚,把他们救出去。

这一路全靠走,他们也只敢进白色游戏,可是一场白色等级游戏出来撑死了就只有四五百积分,想多活一天都很艰难。

要是江肆带他们过一个高级点的副本,他们就能多活几天了!

而且以后吃的喝的武器道具,就都让江肆给他们,抱紧这棵摇钱树,那他们只要躺着就过关行了!

太爽了!

“好。”

——却不知江肆等的就是这句话。

虽然大可以现在就三刀解决他们,但是他怎么能让这三个家伙被淘汰得那么轻易呢?

第二天天亮,江肆带他们到了北城乡下的一个小村子。

这是一个粉色等级的副本《村中古井》。

没错,就是上一世江肆被他们压进井中,差点死掉的那一个副本。

江肆还是头一次进入他上一世进过的副本。

因为他要让他们把他曾经遭受的痛苦都品尝一遍。

江肆没有注意到的是,他们前脚刚进入这个副本,一个高挑的身影后脚就跟着他们进去了。

【叮咚~玩家已全部到位,欢迎来到泥河村,本次玩家的身份为修井工人,你们需要完成村长的任务——修复村子里的井,将井修复成功后即可离开村长。】

“卧槽,是粉色游戏?!”

“太倒霉了!”

“呜呜呜,早知道还不如自己去灰色游戏了!”

“这是什么村子啊!里面肯定有怪物吧?!”

此时无限游戏才开始不到一个月,现阶段因为生存时间结束而随机进入游戏的玩家非常多。

「江哥进副本了?我来了我来了!!」

「哇塞,粉色游戏?好厉害啊!不愧是江哥,白色游戏助助兴,大头还是红色粉色游戏!」

「江肆身边那三个人是谁啊?挺嚣张?」

一看进入游戏了,江良翰迫不及待道:“积分呢?快给我疗伤!赶紧把我的腿治好。”

疗伤?其实江良翰腿上那点小划伤顶多三天时间自己就好了,却装得像是腿要断了一样,企图榨干江肆手上的每一点积分。

万慧芳也叫道:“对,还有给文誉换武器!喂,江肆,你手上那把刀不错,快拿给弟弟用。”

江文誉也非常自觉地走过来,伸出手说道:“哥哥,给我吧。”

「这难道是江哥的爹妈还有弟弟?怎么长得一点都不像?」

「虽然是亲人,但我怎么觉得他们要东西的口气让人好不爽!是我的问题吗?」

「不爽+10086!」

「我吐了!要东西怎么要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这种父母好恶心啊!之前江哥一个人过游戏的时候呢,他们在哪里?现在就想要东西了?」

「听这语气,以前恐怕对肆宝就不怎么好吧?」

江文誉等着江肆把武器递过来。

哪知道少年慢条斯理地笑了笑,眼神不知道在何时变得冰冷:“江文誉,你以前拿走过我的书籍、篮球、奖学金,现在你又想要我的东西?”

“好啊,那你就求我啊。”

江文誉怔住:“哥,你怎么……”

“喂,你这臭小子说什么呢?!怎么跟你弟弟说话的,又找抽?”江良翰怒气冲冲的走过来,抬手就想抽他耳光。

却没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江肆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并且毫不留情地一脚将他踹到了地上。

万慧芳大惊,走过来怒斥道:“江肆!居然敢打你爸?你这个王八蛋,你疯了?!”

她说着也要过来打人,哪知道江肆一点不手软,也一脚将她踹到了地上。

江文誉:“妈!!”

“听好了。”江肆脸上的笑容无比灿烂,他用指尖轻轻弹了一下手术刀的刀尖,一字一句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管你们了,我想看看你们能活多久。”

他满意地看着三人的脸色变得煞白,笑得更开心了。

“亲爱的父亲,母亲以及弟弟,不要让我失望,加油哦~”

「6666,我舒服了,不愧是打脸狂魔江哥!」

「哈哈哈,那个什么江文誉脸上的表情好好笑哦!」

「等等,陆哥呢,呜呜呜,陆哥怎么不在?」

「对啊,肆宝的老攻哪儿去了?」

「没有cp磕,我不开森!」

被江肆踢到的两人蜷地上疼得嗷嗷叫。

“妈!爸!”江文誉简直难以置信,被吓得直掉眼泪:“哥,你怎么可以这样?”

“别装了。”江肆神情冷漠:“我可没使多大劲儿。”

毕竟他也不想一下就把这两个人踢死了。

万慧芳闻言气得又坐了起来,像个泼妇一样大喊起来:“打人了,打人了!儿子打老子了!怎么会有这种不孝子啊?快来人管管啊!有没有人管管啊?!”

“哎呀,我们怎么这么可怜啊——遇到了这种不孝子!打老子,欺负弟弟!还想抢我们的东西!”

可却压根没人理会他们。

都末世了,谁有心情去关心你家那点“父慈子孝”的糟心事儿啊?赶紧找线索过关才是重点。

和上一世一样,他们出现在了一个小宅院里,江肆扫了一圈这次的玩家。

加上他们,这次副本的玩家总共十二个人,四女八男。

上一世,江肆带着江良翰、万慧芳、江文誉过了十来个白色灰色等级的副本,直到他家附近的低级副本基本没了,他们才不得不进入了这个粉色游戏。

由于时间不同,匹配到的队友当然也完全不同了。

他挨个看过去,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黑口罩的高个男人。

那双蓝灰色的眼睛正冷淡地注视着他。

江肆愣住:“……???”

不是吧,这么巧?

男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只是一直淡淡地盯着他,直到村长讲完规则,所有玩家开始分头找线索的时候。

他才收回视线,转身走了,江肆跟过去一探究竟,前脚刚跨进屋门,就被男人一把抓住胳膊,拉进了卫生间。

“唔!”

江肆背靠在墙壁上,眼前的男人扯下了脸上的口罩,那双深邃的蓝灰色眼眸死死地盯着他。

像一只咬住了猎物的狼。

“陆妄……”江肆被盯得有点头皮发麻,他下意识地想溜走,结果刚一动。

双手就被握住了,接着腿也被压住了,整个人被他狠狠地抵在了墙壁上,动弹不得。

……多么熟悉的擒拿,多么似曾相识的画面。

江肆的视线下意识地在男人的嘴唇上停留了一下。

“又想那个方法逃走?”陆妄一眼看透肆猫猫的那些小心思:“好啊,这次我帮你。”

他说完,掐住江肆的下颌,低头用力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