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 43 章(2 / 2)

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陆妄聊天。

其他玩家们多少有些紧张。

“真的行吗?那个鬼会不会出来……”

“害,怕什么,江大佬和陆大佬都在这里,而且反正任务是修井,虽然村长说都行,但怎么也得修出个大概形状吧,不然系统肯定不认可。”

“那倒也是。”

与其紧张兮兮地躲在房间里过夜,在深夜里不知不觉中地被鬼怪杀死,不如大家一起修井,如果boss出来不是还有江肆跟陆妄盯着吗?

就是打不过跑也行啊。

这么一想,倒也算是一个妙计。

当然了,如果没有江大佬跟陆大佬坐镇的话,他们是肯定不敢这么干的。

随着天彻底黑下来,由于院子里没有灯的,逐渐就看不清楚了,大家只好拿出各种电筒照亮,施工有些困难。

江文誉立马就想偷懒了。

“那个,哥哥姐姐,我、我有夜盲症,现在实在是看不清楚了,我怕不小心又把锤子掉下去了,所以要不你们来吧?”

“啧,你还真是个废物。”林露无语,她实在不想个这个弱智说话了,多说几句都容易让人血压升高,正要让自己的同伴把锤子接过来的时候。

却万万没想到,陆妄挥挥手,从他的空间里拿出了两盏灯,那种可以照亮整个大广场的超级led灯。

一接上电,院子里仿佛多了两个小太阳,方圆百里灯火通明,别说是夜盲看不清楚几块石头了,现在就是连飞过几只蚊子都看得清清楚楚。

江文誉:“……”

江肆满意地点头:“江文誉,继续吧,好好替受伤的哥哥干活哦。”

?!

还能这么操作?

江文誉人都傻了。

「哈哈哈,陆哥牛逼!」

「笑死我了,陆妄也越来越坏了!」

「都说相爱的两个人待在一起会越来越像对方,所以陆哥逐渐肆化是正常情况!」

「哈哈哈,打大魔王无敌了,这么大两盏灯都能放进去?他的空间到底有多大啊?」

「恐怖如斯!」

「我一直以为陆妄没江哥厉害,现在看来好像不一定呢……」

「新粉么?你是没见过大魔王之前一个人闯关的时候,打boss就跟碾蚂蚁一样吗?」

对于两人的这一番操作。

其他的玩家也可以说是集体服气,服得不能再服了。

有了这样的灯光驱散黑暗,他们也有了安全感,毕竟只要井底的“贞子小姐”敢冒个头,大家都看得见,跑得掉,于是干活更来劲儿了。

不止是直播间里的粉丝。

江肆也好奇了,他身体侧过去,趴在桌子上,脸搁在手臂上,两只漂亮的眼睛望着男人,用手指戳戳他:“哆啦陆梦,你的次元口袋里到底都有些什么啊?”

神特么的哆啦陆梦!

偏偏小疯子这趴在桌子上眼巴巴看着他的模样,有点像无辜的小狗狗。

陆妄忍不住又摸了摸他的脑袋,黑发的手感十分柔软。

“你猜。”

“猜对了有奖励吗?”

“没有。”

江肆撇撇嘴,嘴撇成了小八字:“那不猜了。”

他才不做没有好处的事情。

少年正要冷酷无情地转身,陆妄手里却多了一颗粉色的棒棒糖,轻笑道:“猜没猜对都给你。”

耶!

小疯子雀跃地从他的手里拿走了那颗糖,开心了。

光球无法直视,这狗粮的酸臭味哦!

「我要守护这个笑容!!」

「啊啊啊啊!大魔王也笑了!!好宠!!」

「好甜啊啊啊啊啊!」

「他们真是绝配!!」

「我太可以了!!今天也是为神仙爱情落泪的一天!」

「嗑到了嗑到了!」

「就是死,我也要高声喊出那句话,肆意妄为是真的!!」

「求求你们了,快在一起吧!!」

材料备齐,加上村长手把手指挥,九个人一起行动,哪怕有江文誉这个拖后腿的憨憨,也只花了三个小时,井边就砌得差不多了。

接下来就等水泥凝固,再做最后一道程序就行了。

整个过程简直顺利得不可思议。

就在水泥干得差不多的时候。

江文誉三人组开始作妖了。

万慧芳忽然哎哟一声,倒在地上浑身抽搐,仿佛有人抓住了她一般,尖声大喊道:“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啊啊!”

“boss来了?!”

“快跑!!”

吓得玩家们连忙后退,以光速后退,纷纷躲到了江肆跟陆妄的后面。

江肆却只是咬着糖,甚至都没有起身,面不改色地看着他们表演。

万慧芳在地上滚啊滚啊,各种嘶声尖叫了半天。

“啊啊啊啊!救命!救命!江肆,救救我——!!”

“妈!!妈!!抓紧我的手!!”

“老婆!老婆!别放手,别放手!我不会放弃你的!你抓紧了!”

江良翰和江文誉也在那里抓啊抓,上演深情戏码,实际抓了个寂寞。

江肆似笑非笑。

“……”

五分钟后,就在他们实在快要演不下去的时候,江肆终于动了。

看着他走近水井伸手来拉万慧芳。

三人一个对视,立马发动了技能。

随着万慧芳使出技能,一直沉寂的井底突然传来了诡异的水声。

“哗——哗——哗——”

紧接着有一股冰冷的寒气从井口冲了出来,院子里的两盏明灯开始咔咔闪烁。

boss来了!

江良翰也立马发动了技能,扶起万慧芳就想跑。

江文誉站起来想拍江肆的肩膀。“哥!!你快来帮帮妈啊!”

然而就在他的手拍下去的瞬间,江肆一把将万慧芳扯到了面前,于是江文誉的那一巴掌就拍到了她的身上。

与此同时,boss出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一把拽住了万慧芳的双腿,将她往井里抓去。

啊啊啊啊啊!!

还真是印证了那句话——虽然只有两秒时间,但足够boss行动了。

他们这一套阴人计划在过去游戏里已经实施过很多次了,从来没有失败过。

大多数人都没想到,这看起来柔弱的儿子跟两个“老实巴交”的中年夫妻会这么阴险。

然而这次却轮到他们万万没想到了!

江肆是重生来的,对于他们的技能当然是了如指掌,早在江良翰接近他的时候,他就有所防备了。

那个小人贴在身上虽然会隐身,但不代表会消失,他脱下外套一摸就找到了,然后在之前就反手贴到了万慧芳的身上。

被自己亲儿子一巴掌拍掉行动能力的万慧芳甚至连惨叫一声都没来得及,就被抓紧了井里!

“啊!!”江良翰也被那股力量带了一段,差点也被带入井里,他低头往里面一看。

“啊!啊!救命!救命!老公,救救我!救救我!”万慧芳不会游泳,她只能拼命拍打着井水,噗通噗通,想抓住井壁,却被那股力量抓着不断往下滑:“放开我,放开我,啊啊啊,救救我!救救我!文誉,老公,救命啊!”

“老婆!”江良翰本来想伸手,可下一秒,灯光闪烁中,他看见万慧芳身后出现了一道黑影!

他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想都没想,竟然站起来转身就要跑:“文誉,文誉,我们快跑!”

“老公,救我啊!!救我啊!!”

“喂,你去哪里?!你们去哪儿?!救命!救命!儿子,救命!!”

万慧芳不断被拉入冰冷的井水里,呛了好几口水,肺部像是要爆炸般难受,当她意识到江良翰和儿子竟然抛弃自己跑掉的时候,绝望顿时涌上心头,她气得破口大骂。

“啊啊啊,江良翰!!你这个狗男人!!你不得好死!!你浑身长疮,脚底流脓,出门被车撞死!”

“江文誉,你这没良心的畜生!你见死不救,你害死亲妈遭雷劈!!”

万慧芳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好儿子,她的好老公,她最亲密的两个人竟然会抛弃她!

很快,肺部进水的痛苦将她撕裂,脑子仿佛要爆裂了一般。

她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跟无尽的绝望。

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就在意识已经模糊的时候,她被一堆黑色的头发缠住双腿拖到了更深的水里,穿过了一道缝隙。

黑暗中,她并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比死亡更恐怖的事情!

实际上江良翰和江文誉并没有能跑掉,因为江肆拦住了他们。

结果就在这几分钟里,boss又出手了,那股无形的力量瞬间抓住了江良翰,试图将他拉入井中。

“啊!”

江良翰身上有个增加握力的buff,关键时刻这个buff救了他一命,他死死地抓住了井边,没有掉下去。

但也只是暂时的,那股力量没有放弃,还在不断把他往下拉扯,他随时可能掉下去。

“救命啊!!救命啊!!文誉,文誉,快拉我!”江良翰失声尖叫,看江文誉傻在了原地,连忙将目标转向江肆。

“江肆,江肆,儿子儿子,快救我!对不起,是爸爸错了!爸爸以前不该那样对你,其实我不想的,都是万慧芳,那个恶毒的女人,她总觉得是你抢走了文誉的一切,她痛恨你,恨不得你去死!可是我没有!”

“你还记得吗?爸爸给你买过文具,给你买过衣服,你之前生病也是爸爸送你去医院的!”

“当然记得。”江肆慢条斯理地走到井边,一只脚踏在井口上,似笑非笑地低头看着他,反问道:“不过你是指我跪了一个小时求你,就为了买支钢笔这件事情呢?还是指你输了牌,打了我一顿泄愤,事后为了掩盖我身上的伤口才买了件长袖给我穿的这件事呢?

又或者是我初中的时候高烧,你把我丢在医院就不管了,跑去打麻将,要不是医生好心救了我,我可能就被烧死了这件事情呢?”

如果说万慧芳是言语上的辱骂,江良翰就真的是家暴了,在江肆离开家住读之前,经常被江良翰打。

「天呐,江哥也太惨了吧!!」

「啊啊啊啊,心疼,难怪肆宝恨成这样!」

「这他妈是虐待儿童了吧?!仇人我不过如此了!这绝对不是亲生的吧?肆宝到底做错了什么?」

「日,我拳头硬了,我想杀人!建议把这两个人千刀万剐五马分尸!」

「啊啊啊,快把这两个人送下来,我要气死了,我要骂死这两个王八蛋!」

“不不,江肆,你误会了,不是那样的,求你了,拉我上去吧!从今往后,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爸爸再也不会打你了!”

“拉你上去?也不是不可以。”江肆摸了摸下巴,看向旁边被吓傻的江文誉:“你们曾经说过,‘父债子还’,让我以后给你们还债,所以你们这次的债——让江文誉来还怎么样?”

“你让他下去,我就拉你上来,怎么样?”

“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江文誉被吓得脸色苍白,看江肆的眼神充满了恐惧,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拼命摇头,慌忙后退。

只想远离这个可怕的恶魔!

江良翰虽然知道江文誉的个性,但却没想到他会这么毫不犹豫地拒绝,甚至没有丝毫要来救他的意思。

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了。

看看,这就是他们养出来的好儿子啊!

想到万慧芳临死前绝望的咒骂,看到江良翰难看的脸色。

这一刻,江肆心情好到了极点,甚至忍不住哼起了小曲儿,他慢悠悠地拿出手术刀,在江良翰的手背上方比划了一下。

江良翰看着那把锋利的手术刀,被吓得脸色苍白:“你、你想做什么?!”

江肆又竖起了五根手指,笑容灿烂道:“我数五秒,每五秒剁你一根手指,看看你能撑多久,怎么样?”

“你疯了?!”

“五。”

江肆在笑,可是冰冷的眼神却让江良翰清楚地意识到,他真的敢这么做!

这个魔鬼!

“等等!别别,你听我说。”江良翰再也瞒不下去了,慌忙喊道:“江肆,其实你不是我们亲生的儿子,拉我上去,我就告诉你你的亲生父母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今天更晚了,去打了新冠疫苗,排队排了一下午qwq,耽误了(小声bb:都说不疼,但我被打的时候觉得还是挺痛的or2)

大家猜对啦哈哈,的确不是亲生的,但是真相没有那么套路,后面会有亲生爹妈的剧情。

感谢在2021-04-22

21:22:51~2021-04-23

21:59: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话唠唠唠唠唠、肆爷怀中崽、阿喵喵、咪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persion

143瓶;江肆睡在我床上

50瓶;涳月

14瓶;方蛋蛋

10瓶;小林casper必过!

9瓶;熬夜是因为我发量多

5瓶;我有粉色糖糖

4瓶;话唠唠唠唠唠

2瓶;我想静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救世谬论[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