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 65 章(1 / 2)

(救世谬论[无限]);

“剩下的……等回去再做。”

男人低沉的声音就贴在他的耳边。

赤果果的威胁!而且其中的特殊含义——江肆很清楚。

这个变态!

江肆的脸颊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

红扑扑的,像只小苹果,看起来十分可口。

「?!」

「啊啊啊啊啊,

我听到了什么?!天呐,这是我们免费观众能听到的声音吗?」

「“回去再做?”等等,

做什么???大魔王,你把话说清楚啊!」

「别回去啊!就在这里做就在这里做,

做给我们看!搞快点!」

「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要回去再做啊?!我想看我想看,

求求了,

一人血书跪求系统转播现实日常呜呜呜!」

直播间再次爆炸,一波是肆意妄为女孩的疯狂尖叫声,一波是被江肆刚才“处理”3号的手法帅了一脸。

「靠,之前看江哥一直没出手,

差点以为他转性了!」

「呜呜呜,不愧是江哥!真是太帅了!」

「那么问题来了,

江爸爸打算什么时候送那个姓白的下来?我看那几个队友都还行,

就他全程拖后腿,说话也怪恶心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是必须的,许哥好歹也是上一任全国第一!」

「不止许哥好吧,全国第五,第十一,第四十五都在这里了,除了那个姓白的。」

「靠,阵容这么强大?他们这是要搞什么大事情吗?」

「啊啊啊,好期待!」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是燃起来了,

白宴书却是不高兴了,他万万没想到,江肆刚才侥幸没死就算了,居然敢说他是愚蠢的恋爱脑?!

相比被骂的愤怒,这种小心思被看穿还给当众揭露出来的感觉,更让白宴书恼羞成怒!

这个王八蛋,等着,他一定要证明给陆妄看,谁才是真正有用的人!

白宴书强压下怒火,装作受了委屈的模样:“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一定用最快的速度使用技能!”

又是这委屈兮兮的声音,听得唐宋明有点暴躁。

你委屈个屁啊!不是你的话,根本不可能发生那么多意外!江肆也不会涉险!

“……”

只是江肆刚才怼这么狠,搞得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继续骂了。

刘彬适时打圆场:“好了好了,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游戏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快走吧,只有三个小时的游戏时间,不要耽误了,在那东西出来之前,我们尽量跑快点。”

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他们明明在路边停了五、六分钟,可除了3号之前的五辆超过了他们——现在已经开得没影了之外。

后面的愣是没有一辆车再敢开过来了。

因为全部被吓得不敢动了,亲眼看到3号车整个被撞了下去,谁特么还敢从装甲车旁边过啊???

不要命了吗?!

他们停在后面,排成了一列,连喇叭都不敢按一下,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

11号是在3号前面两个过去的,他刚转过弯,就在后视镜里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妈的,好恐怖的报复心!这家伙真是心狠手辣啊!

他无比庆幸,还好、还好刚才没有打中,否则现在车毁人亡的恐怕就是他了!

现在回忆起来,那个21号手上这么多攻击卡,他刚才一定是脑进水了吧?被别人一劝竟真敢对他动手!

11号暗骂自己太蠢了。

可就在他正庆幸的时候,自己车上的屏幕突然闪了闪,上面显示出文字。

【请注意,您正在被别的玩家瞄准!】

“什么?!”他大惊失色,下意识地问道:“谁?!是谁在攻击我?”

“嘿嘿。”车内语音里出现了一个阴险男声:“给你一个惊喜。”

车上的语音通讯功能除了能公开“群聊”之外,还能选择编号私聊。

11号听出是刚才一直怂恿他攻击江肆的声音:“你是谁?!你为什么攻击我?我又不在第一个!”

“老想打你就打你,需要什么理由?”

他看到前车升起了炮台,可糟糕的是他手上没有防御卡!只有一张刚抢到的攻击卡。

更糟糕的是,前面有两辆车都升起了炮台,他一时间不知道是谁在攻击自己,不知道那个阴险的声音是谁,想先下手为强都做不到!

“嘻嘻嘻~”

「咿,好恶心,这是个变态吧?」

「不是变态就是神经病!」

「靠,我见过这个人,是5号,他是极端玩家!」

游戏降临以后,除了大部分求生存努力拯救世界的正常人之外,还有少部分不太正常的。

有些是被刺激到了变得不正常,有些则是本来就不太正常的,没了法律的约束,开始肆意地搞破坏。

以抢劫杀人、放火烧街甚至是折磨别人为乐。

他们为所欲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也被称为极端玩家。

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江肆也算是个极端玩家。

该死,听到对方的嘲笑声,11号意识到绝对不能坐以待毙!他来不及多想,正要也使用攻击卡随便打一个人的时候,瞄准他的攻击发射了!

“啊!”因为慌乱,他的反击不仅没打出去,车头还砰一声撞在了右侧的岩壁上,好在他系了安全带,人才没有飞出去,只是额头磕在了方向盘上,破了块皮,火辣辣的疼。

这些跑车应该也都是被改装强化过的,这么剧烈的撞击,车头竟然都只是被撞变形了一点,车内一切正常。

还能开。

11号牢记着只有前三能活下来的条件,生怕被超过,他来不及查看伤口,踩油门,摸上方向盘继续上路,结果却没想到,方向盘不止何时变得滚烫!如同铁烙一般,手一握上去就巨疼。

“啊!”他下意识地松开了手,车却因惯性开到了路中间。

恰好后面的7号车开了过来,这位明显车技不算太好,看到有人突然横在路中间,来不及刹车,一声惊呼:“啊啊啊啊啊!”

于是当江肆和陆妄开过去的时候,就听到了“砰!”一声巨响,两辆车高速追尾,前头那辆整个翻了出去,彻底失控,直接冲下了悬崖!

后面一辆也差点就下去了,险之又险的——有半个车都挂在了悬崖边!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

【叮~11号参赛者已被7号参赛者淘汰。】

这次游戏为了让玩家们区分出谁是谁,所有播报都没有使用真名,而是用的赛车编号。

「卧槽,好惨啊!」

「啊啊啊,太刺激了!!看得我好紧张,简直是速度与激情加强版。」

毕竟人速度激情也没那么容易死人啊!

江肆却只是轻轻啧了声,有些可惜。

11号说得没错,他就是报复心强。

从第一场游戏开始,胆敢对他动手的玩家——可都已经进直播间了。

11号本来是他的下一个目标,没想到却被别人搞下去了。

无意间把11号搞下去的7号就是个倒霉蛋,半个车身挂在外面,摇摇欲坠,他一动不敢动,连大气都不敢出,欲哭无泪地用车上的语音功能问道:“有人吗?谁能帮帮我!”

“我有一张防御卡,谁帮我,我等会儿给你用。”

然而现在谁也帮不了他,毕竟这个游戏不能下车,所以哪怕他们想要那张防御卡,也没办法帮他。

「噗,这个7号好倒霉!」

「哈哈哈,确实,真的倒霉!」

江肆、陆妄、许哥等人从他旁边开过的时候,隔着车窗都能感觉到他的无奈与绝望。

这位7号是卡路上了,但游戏还在继续。

跑在最前面的几辆车已经互相伤害了一波,原本跑第一的19号同时被两个人攻击了,在手上没有防御卡的情况下,他也想效仿江肆来个悬崖边漂移,结果没成功,非但没能躲开攻击不说,还差点掉了下去。

两道攻击击中了他,先是方向盘变得滚烫,然后眼前亮起一道白光,仿佛□□在眼前炸开。

虽然只有短短一秒的时间,却刺得人眼睛生痛,这一瞬间什么也看不见了。

19号猝不及防,下意识地举起双手挡住脸,身体往下躲避,脚无意识地猛踩油门,车轰隆一声冲了出去,也直接滚下了悬崖。

【19号参赛者已被淘汰。】

「卧槽!!原来道具卡的作用是这样啊?!」

「这特么有点刺激啊!」

「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啊!」

「让我总结一下,滚烫是方向盘变烫,车内气温升高,让人握不住方向盘,闪光会影响人的视觉,我估计寒冰是制冷吧,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这规则,还真特么和赛车网络游戏一模一样!」

就是效果直接作用在真人身上了。

19号被淘汰以后,2号冲到了第一,她也被攻击了,不过有了前面两起血淋淋的教训。

她根本就不敢再想像江肆那样玩漂移了。

这样的冷静,这样的反应速度,这样的精密的计算……

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

她选择了稳妥的方法,从被瞄准开始就降低车速,缓缓靠右,被寒冰卡攻击后,整个车内竟骤然降温到了零下10度!冻得她浑身发抖,转眼间,窗户上竟然都开始结冰了。

好在持续时间很短,30秒后就消失了。

可尽管如,2号也被冻得够呛,手指僵硬不受控制,不得不彻底停了下来。

在她停车的这十多秒里,后面的车就刷刷地超了过去,她立刻就被甩到了后面,而江肆和陆妄再次冲进了前五。

江肆刚才露那一手后,现在不管是前面的还是后面的玩家都不敢轻易攻击他了,这人车技太好,那么惊险的攻击都躲过去了,打不中就是浪费一张卡不说。

如果“不幸”打中了,则有可能被他疯狂报复。

这种人,惹不起。

就在这时,前面又出现了一个“小广场”,一排十五张卡片出现在了面前。

许哥立刻道:“我们抢防御卡!白宴书你跟着他们,以防发生意外。”

“好的。”

“好!”

“没问题。”

他们分为了两路,江肆和陆妄直奔攻击卡,后面一点的许哥、何姗、唐宋明则冲向防御卡。

江肆和陆妄的车毕竟块头比较大,哪怕速度已经快到极点了,也还是不如小跑车灵活,眼看要被后面的车超了。

江肆直接一个急转弯,强行把他们别到了一边,庞大的车身在这种时候非常管用。

想从江爸爸嘴里抢食物?那是不可能的!

两人配合一贯默契,他别车,陆妄一个漂移顺利地抢到了最后三张。

可是另一边,许哥他们却出车祸了,大家都想着抢卡,有些车技不太行的追尾了,一辆撞上一辆,把最前头的怼到了石壁上,形成了连环相撞。

虽然许哥他们车的损伤不算太大,卡也顺利抢到了,但是一时半会儿都走不了了。

一群人狂按喇叭,催着前面的人快让开。

“可恶!”许哥连忙道:“陆妄,江肆,你们先别走!”

防御卡虽然不需要瞄准,但也是有范围限制的,超出了500米就无法使用了。

现在不少人都拿到了攻击卡,恐怕还会攻击他们。

白宴书立马说道:“没关系的,许哥,我跟着呢。”

许哥:“……那行,你们先走。”

江肆本来也没打算等他们,说话之间,他就已经冲到了前面。

现在他和陆妄在第五和第六,他们的前面有四辆车。

“我靠!”对讲机里传来唐宋明的惊呼:“这群人疯了吧?!”

眼看堵住走不掉了,玩家们担心被淘汰,有人直接开始使用技能攻击周围的人了。

眼看着就要演变成一场混战。

刘彬问道:“要不告诉他们真相?”

何姗:“他们会信吗?”

许哥考虑了一下:“试试吧。”

前头的江肆和陆妄倒是一路畅通,还捡了一张前面几辆车漏掉的攻击卡。

奇怪的是,前面四辆车居然都没有主动发起攻击了,平静得有些不太正常。

陆妄皱了下眉,提醒道:“小疯,小心点。”

话音刚落,江肆车上的屏幕就亮了起来。

【请注意,您正在被别的玩家瞄准!】

“是谁这么不长眼?”光球刚说完,抬头一看,好家伙,前面四辆车的炮台都在瞄他们!

“这些人做什么?怎么突然来攻击你?!”

就在这时候,语音里传来了5号阴险的声音:“嘻嘻,怎么样,这次你没办法躲开了吧?”

没错,是5号通过私聊语音联合了前面的另外的三辆车。

装甲车的威力他们见识过了,硬碰硬是肯定碰不过的,江肆车技了得,手上又有那么多攻击卡,虽然不清楚他为什么一直没用,但如果他一旦开始用了,会成为全场最大的威胁!

而且他还有好几个同伴,实力都不弱。

这就是个定时炸弹!

与其提心吊胆,不如先手干掉他。

他再厉害还能躲开4个人的攻击不成?

那些人被5号说服了,趁着许哥他们被堵在了后面,决定攻击江肆!

前面说过,鹿角山十分曲折陡峭,陡坡转弯都极多,明明是在上山,却又有很多下坡路,这条就是个连续转弯的下坡路,还是个巨大的椭圆形,等一直跑到对面那个山坡都还是在往下。

这样的路本来就比较考验车技,想躲避可没那么容易。

就算不能淘汰他,只要把他的速度拉下去,想再追上来也难了。

这是最好的机会!

先干掉21号,再用同样的手段干掉22号,这样一来,前三多半在他们里面了。

“其实游戏刚开始我就认出你了,你是那个全国第一江肆。”那个5号继续阴阳怪气:“这是我的技能,没想到吧?嘻嘻,全国第一呢,你要死在我的手下了!”

「草,这是什么变态?」

「哇,这些人太过分了,四个打一个,还要不要脸了!」

「江哥手上这么多攻击卡,至今没用过,这些人却追着他打,太不讲武德了!」

许哥通过对讲机听到了,立马道:“白宴书准备保护江肆跟陆妄。”

“我们在赶来的路上了。”

白宴书又是满口答应,当然——他什么也不打算做。

尽管同时被四架炮台瞄准,江肆却面不改色,非但没有减速反而猛踩油门,追了上去。

前面的车因为在瞄准,速度不快,车尾一下被江肆撞了个正着。

那辆车猛地一抖,撞在了山体上,被迫停了下来,炮台打歪了,金光弹在地上消失了。

陆妄也趁机追上来,与江肆并排,两辆车几乎是同时并列转弯,带着一股不用言说的默契,男人追上来撞击了另一辆瞄准江肆的车。

于是又打歪了一发。

可令人没想到的是,这次前头那辆车被撞了一下后,慌乱中直接把车开飞了,整个撞在山体上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