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 88 章(1 / 2)

(救世谬论[无限]);

看着那排机器人手上拿的各种工具。

牢固的金属铁链、锋利的锯子、小巧的锤子、银光闪闪的手术刀、尖锐的锥子……

两人的脸色都在刹那间变得无比苍白。

再看看江肆冰冷的眼神,

他们遍体生寒,无比清楚地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这个少年可没有在吓唬他们,他是真的打算就这么做!

看着这几个人高马大的冰冷机器人缓缓靠近,

闻青云恐惧不已,

浑身发抖:“不、不……”

疯了,

江肆彻底疯了!得跑,赶紧跑!

可是他的道具早就交出去了,而这个房间八面围墙,

通往出口的铁门在江肆、陆妄的身后,刚才那个上来的洞……

他扭头一看,

才发现那只大章鱼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爬了上来,

庞大的身体堵在了洞口前,巨大的触手蠢蠢欲动。

很显然,

闻青云如果敢跑肯定和张艳玲一样会被拍回来。

前后逃跑的路都被断了,

他根本跑不掉,闻青云绝望了。

“不,不是的,江肆,

你听我解释,

都是这个女人!都是这个歹毒的女人一直在挑唆!”他扑过来想抱住江肆的大腿,却直接被陆妄一脚踹翻,

踩着手按在了地上。

“啊啊!江肆,

江肆,求求你了,放过我!真的,我没想害你的,都是这个恶毒的女人,

张艳玲,都是她!!”

他现在趁着张艳玲不能说话可劲儿泼脏水,恨不得把所有罪名全部扣在那个女人的头上以换取自己活命。

真爱?哪有自己的命重要!

“真的,江肆,你相信我,我也是被她骗了,一时鬼迷心窍才做出这种事情来的,我只是脑子一热,是她,是她让我哄骗你的,是她让我从你手上骗走道具的!”

“我后悔了,我早就后悔了,这辈子我想着对你好,想着弥补上辈子的错,但她却逼着我继续骗你,不然就告诉你真相,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的!”

闻青云趴在地上疯狂道歉,满脸悔不该当初的内疚表情,双眼发红,目光真诚,语气诚恳。

给光球看傻了。

好家伙,它之前还觉得上辈子江爸爸图样图森破,原来不是,这演技确实厉害。

要不是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做了什么样的事情,恐怕光球都要信他真的是被迷惑一时鬼迷心窍了。

假如他认真演戏磨练自己而不是到处找富婆包养想走捷径爆红的话,指不定还真能当上影帝呢。

闻青云看江肆没说话,只是盯着他,以为他回忆起了以前的事情,念及旧情动摇了,顿时内心一阵狂喜,连忙挤出几滴感人的眼泪,深情道:“肆肆,你知道我的心意的,我怎么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呢?我那么爱你,我那么……啊啊啊啊啊!痛痛痛!”

他的真情表白还没说完,踩在他手背上的脚突然用力,狠狠地碾在他的手指上,直接踩断了他的三根手指。

当着大魔王的面给江肆表白,他怕是不要命了。

要不是要留着给江肆解气,陆妄早就把这对狗男女千刀万剐然后neng死了。

“痛?别着急,才刚开始呢。”江肆也看够他们这无聊的表演了,从金属箱子上跳了下来,目光一转。

那些机器人立刻拿着各种工具靠近他们。

“不不不,不要啊,江肆,我错了,我错了!”闻青云恐惧不已,趴在地上乞求江肆的饶恕:“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骗人了,你饶了我吧,给我一个机会,我会重新做人的,求你了求你了,我、我……”

“重新做人?”面对他的求饶,江肆面带笑容,却连是眼皮都没抬一下:“抱歉,那个我没有关系,我只是……”

“想让你生不如死。”

主人一声令下,机器人们迅速上前,把两个人抓起来按在了地上,拿起各种工具直接上。

“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

接下来的七个小时里,惨叫声不绝于耳。

流血了就止血,伤口包上了又撕开了。

哪里痛往哪里整,但绝不伤及要害。

痛晕了弄醒,醒了就继续。

但就像江肆所说的。

25200秒,420分钟,7个小时。

一秒都不能少。

江肆重新坐到金属箱子上面,优雅地翘起二郎腿,一手插在兜里,仿佛在观看一场有趣的戏剧,面带微笑,尽情欣赏着他们脸上痛不欲生的表情。

另一只则手垂在身侧,把玩着一块拼图碎片,指尖轻轻摩挲着碎片的边缘。

这就是箱子里拼图少的那一块。

是的,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让他们完整的离开这个房间,必须留下一条胳膊。

实际上,在这关的后面还有两关,分别是拔舌地狱跟冰山地狱。

一个是要拔掉一方的舌头,一个是要把一条腿关进冰库里,冻到关节坏死才能拔出去。

原本江肆的计划就是想让这两人为了活命互相伤害,撕破脸皮然后等到最后才发现——他们拼命所保护营救的npc竟然是他。

那不得被气死?

但就像江肆所说的那样,他没想到这两只狗在这一关就直接撕破脸皮了。

而且张艳玲不想被淘汰的原因居然只是不想一个人待着,不想没有漂亮的衣服,不想没有化妆品。

仅仅只是这样,她就毫不犹豫地断了闻青云一根胳膊,显然她根本不在乎这个男人的生死。

什么“老公”、“私奔”、“真爱”,那都是谎言。

那一刻,闻青云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精彩了,精彩到让江肆完全控制不住地大笑起来。

光球听着那两人痛不欲生的哀嚎生,心里就一个想法,还好还好,还好它有眼力见,还好它又乖又听话,站对了队伍,及时抱紧了爸爸们的大腿。

否则它恐怕早就被拆了!

神经病的可怕之处在于,如果他铁了心想干一件事情,就会不折手段,谁也拦不住。

更何况是江肆这样一个高智商高武力的神经病呢?

他为了报复闻青云和张艳玲,千里迢迢地跑到了海城,沉下心布置了两个多月,将监狱改造了大半,设置好了每一步的关卡。

而当仇人真正站在面前的时候,他也可以做到云淡风轻,冷静从容,甚至是伪装成董嘉,笑着和他谈生意。

根本看不出来,他对这两人恨之入骨,每一天都在想着让他们如何惨死。

不过在知道一切的真相后,光球也算是彻底理解为什么江肆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了。

在经历了那么多背叛,那么多伤害与折磨后,再善良再温柔的人都会变得不正常吧?

如果说江肆是个疯子,那么他就是被逼疯的。

太惨了,呜呜呜,江爸爸以前真的太惨了,人类真是太恐怖了。

光球抱着铁板烧一起痛哭流涕。

等这愉快的七个小时过去。

躺在地上被铁链困住的两个人——不,已经可以说看不出是人了。

他们曾经割断了江肆的手筋脚筋,让他成为废人,那今天江肆就斩断他们的手脚四肢,然后一寸一寸的凌迟。

他们曾经让他经历了蒸笼、铁树、刀片、铜柱、剪刀地狱的痛苦。

如今江肆也让他们尝遍了这些滋味。

“淘汰我……淘汰我……求求你……”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闻青云和张艳玲终于体会到了江肆当初所承受的痛苦,这种痛到发疯,痛到想死的感觉。

双双泪流满面地求江肆给个痛快,赶紧淘汰他们。

他们宁愿被淘汰了去直播间。

直播间再恐怖也不会比现在的地狱惨了吧?

可他们好像忘了,当初他们也没有信守承诺给江肆一个痛快呀。

仅仅因为闻青云心里那点怨恨,就把他推入了地狱的十八层,让他被恶鬼撕咬吞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而现在七个小时过去,这一切都结束了吗?

不,当然没有。

别忘了,江肆说的是百倍奉还。

“刚才本金是还完了,接下来还有利息呢。”江肆在两人恐惧的目光里缓缓开口。

“闻青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有……”少年稍稍抬头,食指碰了碰唇,若有所思的模样显得无害又天真,可说出口的话却无比残忍:“100多天的生存时间?”

听到这句话,闻青云猛然瞪大了眼睛!

还记得闻青云从“董嘉”身上偷走的2万积分吗?那真的是闻青云自己偷走的么?

当然不是,江肆是故意引导他偷走的。

在他提起过“王统”这个人后,江肆就调查了一下。

得知两个人曾经发生过冲突,冲突的原因是王统的积分莫名其妙少了大半,问及系统,系统居然说是被其他玩家给偷了。

偷了???

那个时候他们在开荒,很少跟外人接触,所以多半是自己人干的,虽说小队里总共就二十个人,但闻青云这么会演,稳重高玩的人设也立得妥妥的,一般人是怀疑不到他身上的。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王统除了新手技能之外,居然还在副本里获得过一个天赋技能。

那个副本的主题是逃婚,为了帮助npc人类新娘逃离妖怪的魔爪,王统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门穿上喜服,坐上花轿代嫁去了。

他运气很好,在“选择题”面前几次都是刚刚好躲过了妖怪大军们的搜查,于是在顺利通关后获得一个天赋。

『女人的第六感(普通)』。

一听名字就知道。

这个天赋技能和直觉有关,可以预判一件事情的结果,但由于只是普通等级,所以是时灵时不灵,

偏偏那一次他就灵验了,他直觉是闻青云干的。

闻青云当然是死不认账,他和张艳玲在加入焱黄的时候都隐藏了自己的技能,找了些不重要的强化能力来替代,别人都不知道他拥有偷取别人积分的能力。

在来海城之前,他就偷过不少人的积分,甚至坏到故意去和别人套近乎,套出对方有多少天生存时间和多少积分后一口气全部偷完,让他毫无准备的就被随机传送进副本里。

来个死无对证,让对方就算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等从游戏出来,他早跑了。

要是运气不好,那人被丢进高级副本里被淘汰了,那就更好了,也不用担心被寻仇了。

而这一次,他无意间得知了王统手上有不少积分,一时心动,联合张艳玲吸引走他的注意力,然后动手偷走了人家一大半的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