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只茸茸(1 / 2)

一只猫从城市的角落里走过。

它穿行在寂静的漆黑小巷,垃圾桶被翻倒在地上,小巧的身影无声无息的潜行在阴影里。它毛茸茸的尾巴并不像是普通的猫咪一样细长柔软,在它潜行的时候,只会紧贴在下侧,并不怎么晃动。

日本。

深夜将这座城市分成了两半,居住区的灯火阑珊与不夜区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交错着,凄冷的月光被璀璨的灯火淹没,直到那只猫从阴影里频频跳跃,从高墙上一跃而下,渐渐远离了热闹的城中心,它才愿意迈开它高贵的步伐,将它自己的身体呈现在月光下。

那是一只看起来宛如幼猫大小的小家伙。

体长只有40公分左右,不足两公斤的体重,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可爱小圆脸。一身漂亮的肉桂色皮满是流顺的光泽,分布着宛如小豹子一样的黑色近圆形斑点,肩上也有着黑色的斑纹,四肢和尾巴都生长着黑环状的纹路。瞳孔很是温暖的金黄色,盈满了机警,高高竖起的尖尖耳朵能够捕捉微弱的动静。

这只有着过分毛茸茸的可爱外表和小巧宛如幼崽体型——然而实际上已经成年的猫,是地球上最“致命”的猫科动物。

一只黑足猫。

拥有平均高达60的捕猎成功率,几乎是狮子的三倍,在整个猫科家族中也是顶尖的层次。

看似软萌却极端凶狠,不断的捕猎。

然而谁能相信普遍只有两只手捧起来的大小的黑足猫们能够攻击体型比它们大四倍的小羊?甚至能够咬死小的跳羚。

它们是天生的,悄无声息的潜行者。

但对于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来说,这到底也只是一只普通的猫而已,或许根本不会有多少人认出这种猫的品种,毕竟,黑足猫主要栖息在非洲戈壁、半沙漠等地区,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城市的地盘。

这只本应该在非洲地区的黑足猫,为什么会在日本的城市生存?

谁也不知道。

而且,这只娇小的猫先生似乎和一般的黑足猫不一样。

此时的它正站在居住区某一间日式房屋高墙的边沿,两只尖尖的耳朵捕捉着周围的动静,没一会就坐下来,眯着眼睛舔了舔自己的黑爪子,抖了抖。

它很有耐心的等待着,金色的瞳孔凝视着下方的房屋,它每一个动作都悄无声息,藏在高处阴影的它也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是是,我马上就过来了,等等我嘛,我也不是有意迟到,谁让今天那个小鬼那么晚才睡,啊啊,小孩这种东西还真是麻烦啊……好了好了,我已经去搭车了!……嗯,不见不散。”

终于,房屋的门从内部被打开,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穿着性感的白色紧身裙的长发女人快步走了出来。她将手机用肩膀夹在耳边,唇上涂着橘红色,指甲花里胡哨,她娇俏的嘟着嘴,美丽的脸上带着迷人风情。女人锁上门,高跟鞋踏的脆响的离开了。

猫先生抖了抖耳尖,金色的瞳孔随着女人渐渐远去的背影移动,在彻底听不到女人的脚步声之后,猫才敏捷的跳到地面,嘴里叼起刚刚偷来的面包,再次跃上了高墙。

这一次,猫先生悄无声息的迈开步子往房屋走去,熟门熟路的走到后门,沿着水管跳上二楼。

窗户关上了。

猫先生一点也不犹豫的伸出自己的爪子,搭在了窗户边上,异常尖锐的爪子陷入了窗户边框,它强行的把窗开拉开。

咔嚓——

卡拉卡拉卡拉!

用力过度,玻璃窗裂开了好几条纹路,发出了摇摇欲坠的声音。

想必那个大晚上离开的女主人再回来之后看到,恐怕又要破口大骂是哪个混蛋往她房子扔东西,砸坏了她的窗。尽管这种裂痕完全不像是砸出来的样子,但按照她的知识水平,也找不出别的理由。

然而猫才不管那个女人的怎么想,猫理直气壮:谁让她关窗呢?不关窗的话,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猫潜行了进来,哪怕落地都悄无声息。

它嘴里还牢牢的叼着面包,那实在是一块很大的面包,相比之下,已经要有大半个猫那么大了。

“呜啊——”

漆黑的房间忽然响起了小孩的声音。

那是比幼猫还要微弱,瑟瑟发抖的声音。

猫先生叼着面包,跳上了婴儿床,它站在纤细的围栏上,平衡感相当好,没有一丝一毫的晃动。

“……呜。”

小孩的呜咽声再次响起。

那是个只有两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