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只茸茸(1 / 2)

猫在敏锐的察觉到经常在晚上被饿醒的小初流乃之后,就开始自发的开始叼食物回来。

最开始带回来的是刚刚咬死的小鸟,后来抓来的是新鲜的鱼,每次都投喂失败的猫先生最终发现城市里生活的人类幼崽根本不吃这些生食,猫才一脸麻烦的把自己捕猎回来的食物吃掉,去给初流乃去找人类可以吃,然后他也能叼回来的东西。

黑足猫先生是一只野猫,野性十足,还不喜欢人类,他不但看不起家猫,还敢暴打它们。傲慢的猫先生脾气糟糕,娇小可爱的外表常常给人造成弱小可怜无助的错觉,然后吸引行人的目光,然而要是有不长眼的人胆敢靠近,这只有着特别力量的猫先生甚至可以当场跳起来咬断来人喉咙——尽管并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毕竟麻烦的路人只是把自己当做了没有骨气的家猫罢了,这种程度,宽宏大量的猫先生还不至于下死手,最多是狠狠的挠对方一爪子。

猫先生很强,却也很聪明,它可不想让讨厌的人类找它的麻烦。

——但是人渣例外。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人均道德水平还不够高,街道的监控系统也还未普及,在阴暗的角落自然会滋生让人作呕的罪恶。

既然会有好人的话,自然也会有连活着都让人感觉在浪费空气的渣滓存在。

啃老吸毒的家伙结伴的在小巷里寻欢作乐,欺辱着赶路而走进来的无辜路人,偶尔见到的动物也会被他们大笑着折磨至死……这种见不得光的垃圾并不少见。

猫先生不幸遇上过这种人,啊,倒不能说是猫先生的不幸,反而应该说是那不长眼的渣滓们的不幸。毕竟猫先生相当暴躁的跳起来,一爪子把人的脑袋拍进了墙上。

和收敛起来对待幼崽的力道不一样,那是毫不留情的一爪。

直接把脑袋都快要震碎,眼球突出,墙壁陷下一个可怕的龟裂纹,血液和脑浆飞溅,完全没有反应就被杀害。

没有人会相信这是一只猫做出来的事情。

那是一匹恶魔一样的野兽。

拥有着可怕的力量,听得懂人类的语言,有着智慧,却完全没有相对道德观的野兽。

它可以对人类的幼崽手下留情,当做自己的幼崽照顾,也可以对不喜欢的人类狠下毒手,说到底,所谓的野生动物,就是就是捕猎和被捕猎之间生存。

更加强大的野兽能够撕碎它盯上的猎物,也能干掉挑衅自己威严的弱者。

这对猫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它毕竟是一只野兽,哪怕拥有智慧,也是一只和人类截然不同的野兽。

你不能指望一只野兽遵守人类的道德观。

猫觉得自己已经很有强者的气度了。

至少,对于没有恶意靠近自己的家伙,只要不在食谱上,猫不喜欢的话都只是不耐烦的赶走而已。

小心翼翼吃完面包的初流乃舔掉手上残留的面包屑,猫先生抖了抖耳尖,机警的环视了周围一圈,然后跳下了床栏,朝房间外走出去。

猫熟门熟路的来到厨房,堆积满未清洗碗碟的洗手盆乱糟糟的一片,甚至还有一些虫子在角落里爬过。猫先生嫌弃的抖了抖胡子,爱干净的猫显然不喜欢这种环境。

它迈开步子,柔软的黑足肉垫免去了一切声音,猫来到冰箱,高高的跳了起来,把冰箱门扒开。

冷气呼出冒了出来,猫眯起金色的眼,在里面翻出了一袋牛奶。

初流乃的母亲有囤食物的习惯,并不是什么危机感,只不过是她不想要每天出门像个家庭妇女一样买东西而已,她厌恶那样的生活,每次不得不买东西的时候,都是一箩筐的带回来,胡乱塞进冰箱里,就这样支撑到下一次购物日。

也多亏与此,猫基本上都能在冰箱里找到牛奶。

叼起袋装牛奶的一角,猫再次跳起来把冰箱关上,然后回到初流乃的身边。

初流乃很乖的坐在婴儿床里等猫先生回来。他被猫照顾了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如果说一开始他还会为猫的离开而感到着急难过,后来在发现猫并不会抛下自己之后,便非常懂事的尊重猫的行动。

那真的是一个很乖的孩子,太过懂事,很少会哭闹,也基本不会提出什么要求。他的婴儿床上没有任何小孩子应该有的玩具,也没有人会在他半夜醒来的时候好好哄他。这在初流乃只有两岁的年龄衬托下,不免显得有些太过可悲。

猫把牛奶袋子小心翼翼撕开一个口,然后叼住上方,免得牛奶洒出来,然后跳上床,让初流乃接过去。

猫很是欣慰的看着初流乃抿着那一个小口子把牛奶喝完,眯起金色的眼睛满意的点点头。

猫骄傲的想:不愧是我自己,把幼崽好好的养胖了呢!

一个月,原本有些消瘦的初流乃肉眼可见的健康了一点,尽管还无法和同龄孩子相比,却也要比没遇见猫之前好上很多。

吃饱喝足的初流乃终于困了起来,他揉着眼睛,小心翼翼的抓着猫先生毛茸茸的尾巴,脑袋一点一点的。